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金主教专栏 > 金主教的心愿 >> 正文

金主教的心愿

发表时间:14-05-04 来自:《驛》(香港) 作者:  点击次数:3634

我们的好朋友天主教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在今年2013427日安息主怀。

我们最后一次与金主教会面,是在去年20121022日。当时,金主教原则上已不接见中国大陆以外的来宾。但他确是视我们为老朋友,一般他都会与我们见面;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在1980年代初刚出狱后,我们是他最先接见的两位外来客人。

这次与金主教的会面谈话,他向我们表达了他两个心愿,现在也可算是他的遗愿:

(一)希望,天主教上海教区能够成为一个关心贫穷人的教区;

(二)希望,上海社会用时间停下来,重新反思上海发展的目的和方向,如何继续向前迈进。不能光是紧张于经济急速发展和GDP(国民生产总值)的不断增长,更要整全地考虑市民的生活方式和各方面提升质素,不要陷于拜金主义而疏忽生活质素,破坏环境。

——关心穷人:会成为上海教区的主流意识和实践方向吗?

为了实践关心穷人,金主教成立了「光启社会服务中心」,以教区每年收入百分之一,拨去在这方面的关心和实践的开支。然而,关心穷人这重点,在教区牧民工作上还未成为上海教区的主流意识和实践方向。

金主教给我们说出他这些心愿,我们深深感到这是他心底里的热切的期望。我们觉得这是值得考虑和实践的,与基督基本的心意共鸣和配合:「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25:40)。凡我们对最小的兄弟姊妹疏忽,我们就是对耶稣疏忽。

——上海如何反思社会发展重点与方向

至于上海社会与经济的急速发展,会否变成以拜金主义为主?道德操守不受重视,社会不平衡,让各方面的污染和环境的破坏继续恶化下去?事实上是有这个危机。幸好,正在建筑的上海中心大厦和天津正在建造中的「低碳生态城」(low emission eco-city)可带来点点的曙光。

上海中心大厦

上海中心大厦位于浦东小陆家嘴地区,被视为「绿色摩天楼」,将在明年2014年落成,总高度632米,成为中国最高的楼宇,有128层,总建筑面积57.6万平方米,而最重要的是绿化率有33%

上海中心大厦采用了从未在超高层建筑中使用过的双层玻璃幕墙。在幕墙中,有9个空中花园,方便团体互动的交流,以植物作绿化,亦会有十米高的树种植在这些空间。双层玻璃幕墙是透明的,视觉和设计上,与楼宇外的城市可建立和保持一种亲密的联系。

建造商从设计到建筑过程,花了很多心思和各方面的考虑,每方面都考虑绿色环保环节的要素和需要,包括大厦成为一个公共场所,大厦内要充满人气,有多方面的社交活动。

这构思是值得赞赏,然而,还有一点要考虑,将来使用这个地方的人和机构,他们会否有同样的绿色环保意识?在他们的计划和实践中,会否作同样各方面的绿色生态环保的考虑和实践?否则的话,这充满绿色气息和极有创意的大厦,会缺乏一个绿色的心,而变成一个绿色的外壳。如果大厦内的气息,是以商品化的方式,只着重利用人和利用环境各方面,不多理会人和生态环境,只顾利润,而助长拜金主义,这与建造这个大厦的原意和理想,会产生很大的矛盾,辜负了这构思而耗用的人力物力和心思,难于带来所需要的突破性的改变,更谈不上真正挽回生态大灾难的危机。

人的心灵改变是很复杂的,需要多方面的不断学习、反思和实践。希望教会在这方面可以共同学习、反思和踏实的践行,因而可以作出贡献。

——中梵关系

我们于1980年代初与当年的金鲁贤神父首次相识和见面,当时他说他刚出狱,我们二人可算是在他出狱后首次接触的中国大陆之外的嘉宾。从此我们就成为可交谈的朋友。

金主教由始至终都坚持应与普世教会及教宗保持关系和沟通。他多次到访欧洲等国家,受到热烈欢迎。唯他不方便访问的,是罗马。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因为本来可以藉着他而增进与罗马的交流。他最后亦是希望中梵关系可以有所改善。

中梵关系现在是如何呢?

19世纪鸦片战争后,中国大陆受到西方势力不同的迫害和瓜分,至1949年共产党执政后,建立新中国,解放中国并从压迫和瓜分中释放出来。共产党是无神论的,视宗教有神论为鸦片,蒙蔽人民,于是就与教会关系产生矛盾,不过在解放初期他们亦希望与教会对话,希望教会能在某方面予以合作共同建设新中国。

1950年代的天主教教会,基本上是反共,反无神主义,所以开始难以合作和对话。在当时被赶走的西方人士中,也包括西方传教士,其中住在中国的梵蒂冈代表(Nuncio)也被驱逐出境。

一般人认为,这就是中梵外交关系决裂的开始,事实上并没有这回事。梵蒂冈(宗座或罗马教廷)从未承认过新中国,亦从没有与新中国建交,所以,何来断交这一回事!而只是断了来往的关系。梵蒂冈当时是与旧中国的中华民国政府建立了外交关系,而所保持的外交关系,是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保持下来。如果梵蒂冈要与新中国建交,梵蒂冈需要确实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行政府,以及与台湾中华民国政府断交。本身来说,梵蒂冈早已准备这样做,但仍要等待适当时机和双方接受的情况下才成。中梵建交后,梵蒂冈会与台湾保持文化经济等等的关系,与台湾教会的关系不变。

但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国主教的选举、委任和认可的问题。这问题本来已是属于较容易解决的事情,中梵双方认可就可以;但最关键的问题是彼此的信任,双方互不信任,所以需要多点沟通、接触和对话,增进友谊和彼此的了解,以互信为基础。

中梵新领导层的开放

现时的中梵领导层,都显得愿意进行内部的改革开放,基本态度对外亦是开放和友善,这有利于中梵之间的沟通,增进彼此的了解和认识,建立友谊,打破彼此的不信任。新教宗方济各平易近人,简单直接,愿意面对和解决存在的问题,不会受西方势力唆摆,反对以战争解决问题,而要以和平对话进行。新上任的梵蒂冈国务卿对中国亦是开放友善,按我们所了解,他们愿意以温和和友善的方式与中国政府在多方面进行接触和交流,不会以强硬方式进行。他们愿意从中方的角度了解他们,也希望中方可以从他们角度了解他们,助长彼此的了解和信任,早日把关系正常化。

现在是希望的时代!愿我们各尽所能在各方面继续努力。【驿】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