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金主教专栏 > 为您送行——金鲁贤主教 >> 正文

为您送行——金鲁贤主教

发表时间:13-05-20 来自:平民愚公的BLOG 作者:  点击次数:3887

我不是教友,和金主教也非亲非故,更没有什么交往,但是在《新民晚报》上看到金鲁贤主教逝世的消息,却不禁怦然心动,悲从中来。立刻在微博上表达了我的追悼之情,今天又来写一篇追念的短文,这是为什么呢?

回想当年,我母亲不幸仙游之时,老教友们从四处来到我家,为我母亲诵经追思,祈祷我母亲能够升临天堂,尽享天主的恩泽。当时,我父母只有一间房,那些我父母辈的教友们挤在狭窄的过道里,坐在小凳子上诵经,一念就是一个小时,站起来就不免腰酸背疼。这样连续三天,从来没有人缺席。我们十分感激,请他们吃饭,但是他们却说,这是教友应尽的义务,婉言辞谢了。

当时,我就非常感动,深切地体会到了教会的博爱和教友的真情。要是你请和尚道士,那可就要大大破费了。

这些父母辈的教友每次诵完经,都真诚地劝慰我们,给我们各种指点,还和我妹妹一起商量了追悼会请神父的事情。

我家的亲友不多,有点担心追悼会会冷清。但是追悼会的那天,除了我家亲友、单位的代表、我母亲一起的教友之外,还来了许多素不相识的教友——他们在徐家汇天主堂看到了有关的信息。

追悼会开始的时候,神父来了。教友们惊异地轻声议论起来。妹妹过来对我说,金主教来了!当时,我正准备宣读悼词,无法前去招呼,远远望去,金主教身穿法衣,手执法杖,穆然肃立,身后还有一队神职人员。我不认识金主教,但想这样一位主教老人前来参加我母亲的葬礼,对我母亲来说,那是一种极大的荣幸。

在我悲痛地念完我的悼词之后,金主教便主持了教会的追悼仪式。仪式庄重肃穆,教友们齐声诵经,亲友们默立致哀。金主教发表了简短而挚爱的演讲,整个厅里充满了哀痛却又神圣的气氛,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金主教脸容肃穆而悲悯,言辞平易而深沉,既像天主的代表,又像亲切的父辈,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时,我又悲痛又忙碌,没有时间前去感谢,也没有时间去送别。当我送走母亲出来时,金主教已经率领徐家汇天主堂的神职人员离去了。金主教那时已经八十多岁,他冒着酷暑,不辞辛劳。赶来参加一个极为普通的教友的追悼会,没喝茶、不吃饭,更没有收费,博爱无私,令人钦佩——这或许就是许多人信仰教会、投身教会的一个极为重要原因吧。

后来,我妹妹说:金主教临走时说,他参加过许多教友的追悼会,可是从来没有听到过像我一样的悼词,到底是亲生骨肉啊!是的,确实如此,一般的追悼会都是单位、领导等致悼词,哪里会像我一样有发自内心的血肉相连的感情呢?我之所以不要居委代表发言,原因就在于此。知我者,金主教也!

据说教会对每一个教友都是博爱的,但堂堂大主教为什么会来参加我母亲的葬礼,我一直不太明白。

前天,看了金主教的履历,才知道金主教也曾是个孤儿,是教会培养他成长起来的,也经历过大磨难;而我的母亲年龄和金主教相仿,也是个孤儿,是在教会的孤儿院里长大的(可能是从蔡家湾转到土山湾的),一生历经风雨,备尝辛劳。一个孤儿出身的大主教,为一个孤儿出身的平民教友做追思弥撒,这是教堂的特意安排,还是上天的旨意呢?我不知道,但我却真切地感受到了教会的温暖。

像我母亲这样一个极为普通的人的葬礼,连居委会的主任都不会参加,而教会的上海主教金鲁贤先生却躬自莅临,并且主持仪式,岂不令人感佩,发人深思?

那时,我没有来得及向金主教道谢,今天借此文表达我衷心的永远的感谢;当年我没有时间为金主教送别,今天在这里致敬献礼真诚地为他送行。

愿金主教天堂安息! 

【说明】我不是教友,我的这篇文章也不是为教会唱赞歌,只是真实的记录和我真切的感受。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