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礼仪 > 黄叶地(乙年 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 >> 正文

黄叶地(乙年 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

发表时间:18-11-23 来自:【香港公教报网】 作者:黄锦文神父  点击次数:60

读经一:达七 13-14 答唱: 93 读经二:默一 5-8 福音:若十八 33-37

从多伦多市区乘车北上,沿途是起伏的山丘,山丘上是深秋的森林。

黄叶洒在绿草地上,一片凄清,想起了范仲淹名词《苏幕遮》的首两句。虽然雾霭四伏,没有碧云天,秋色连接心湖,水波不兴,波上寒烟翠。

血红的枫霜,与常绿的乔木,形成鲜明的反差,黄叶,竭力调和二者的矛盾,三者恍惚在辩证黑格尔的正反合哲理。

黄叶,让我想起中国古代皇帝的龙袍。

皇帝,是何等尊贵的名号!然而, 回忆的弦线,却奏起哀乐。厚重的历史典籍,随着乐章起舞,翻开一页又一页的历史剧本。皇帝,常是戏剧的主角。

想起了中外君王的「德性」。

纣王酒池肉林。秦始皇焚书坑儒。汉高祖滥杀功臣。隋阳帝大兴土木劳役人民。唐玄宗安史之乱。成吉思汗遍杀欧亚。明思宗杀袁崇焕自毁长城。西方又如何?亚力山大帝以鲜血征服欧亚。罗马皇帝尼罗焚城。皇帝龙袍上的血渍,在墨绿的历史画布上,鲜艳耀目,红于眼前的枫叶。

血红的秋霜,自历史的舞台殒落, 乘风飘荡,落在加尔瓦略山的十架上, 形成斑斑血痕。

本主日的福音,记载一位君王,曾被罗马总督比拉多审讯。「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君王回应总督:「我是君王。我为此而生为给真理作证;」比拉多回问:「甚么是真理?」不过,未曾等待耶稣回答,比拉多已离开。君王最终被判死刑。

世间的君王,无论是贤君或暴君, 都无比尊贵,出巡时千骑护驾,百官随行。唯独基督君王,最「尊贵」的时刻,不过是带着几个渔夫,乘坐驴驹「荣进」耶路撒冷。遍寻中外历史,大概无法找到同等「尊贵」的君王,因为连废帝宣统,退位前也享受过几年尊荣。然而,几天后,「荣进」圣城的君王,被钉死十字架上。

按世上的标准,基督大概是历史上最不堪的君王。是的,降世的圣子,从来都没有君临天下的打算。他的血未流尽以前,没有人认他为君王。圣言生于此世而不属此世。为主耶稣,世界并非原乡,只是羁旅。难道凡尘尊荣,能增加宇宙君王的荣耀? 

山园祈祷时,被犹达斯出卖,其余门徒四散。身悬十架上,只有母亲和几位妇女,以及所爱的门徒相伴。信誓旦旦要与师傅一同赴死的伯多禄,神隐无踪。可怜,是基督君王的荣冠。

然而,可怜的君王,却以悲惨的死亡,彻底颠覆了生死的定义。罗马时代,十字架是罪恶和惩罚的标记。所有被钉的罪犯,都是被迫服法。主耶稣山园祈祷时的内心挣扎,却流露绝对的内在自由。一同被钉的左右二盗,恶贯满盈,罪有应得。主耶稣未曾犯罪,却背负整个世界的罪债,不单如此,当右盗恳求怜悯,主即恩赐永生。基督在十字架上,以鲜血重写天人的盟约,将罪罚的标记十字架,转化为怜悯、仁爱、服从的象征。

基督君王以绝对的谦卑和服从, 交付了自己的生命,身悬天地之间,身上的鲜血流遍宇宙,化为霜红,完成圣父的救恩计划。圣父也为爱我们,交付了唯一的爱子,承受丧子之痛。基督君王的逾越奥迹,是真实的象征,显露圣三极深的自我牺牲,流露绝对的爱和怜悯。天主以自身的苦难,赚取人类永恒的福乐。

从今以后,所有藉信、望、爱跟随君王的门徒,都与师傅一同交付生命。当君王复活时,也和他一同凯旋,回归永恒圣父。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