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文章 > 沃耶蒂瓦教宗的发言人,远不止是发言人的纳瓦∙罗瓦尔斯安息主怀 >> 正文

沃耶蒂瓦教宗的发言人,远不止是发言人的纳瓦∙罗瓦尔斯安息主怀

发表时间:17-07-07 来自:【梵蒂冈内部通讯】 作者:Andrea Tornielli - Salvatore Cernuzio  点击次数:388

医生、记者、领导圣座新闻发布中心长达二十二年。伴随在波兰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身边,足迹踏遍世界

身材修长、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精通多种语言,颇受美国媒体偏爱。他不仅仅是若望保禄二世的发言人,还是先教宗的“公关顾问”。多次担当波兰教宗的顾问和非官方大使。约阿金纳瓦罗瓦尔斯,心理医生,然后转行新闻业;主业会发独身愿的男性成员、沃耶蒂瓦教宗时代的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昨天七月五日,这位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印象的发言人安息主怀,享年八十岁。

纳瓦罗瓦尔斯远不止是波兰教宗的发言人,而是他的左膀右臂、他的影子顾问。这位风度翩翩的发言人目光深邃,一度被视为是台伯河对岸(即梵蒂冈)的核心人物。深受神长、新闻记者、职员们的爱戴,以至于获悉他去世的消息后,人们满怀深情地在社交网络上留言道,“永远别了,大老板,谢谢您”。

他的接班人,现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和他一样也是主业会平信徒成员、美国籍的格里戈伯克博士在推特上引用了海明威的名句——“压力下的恩宠”——向他的前任致意。在一张纳瓦罗瓦尔斯和若望保禄二世一起开怀大笑的照片下面写到,“继续微笑”。

一九八四年,若望保禄二世出人意料地邀请主业会平信徒成员纳瓦罗瓦尔斯出任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因为迄今为止,始终是由神职人员担任这一职务的。当年,一张纸条上写“今天到教宗那里午餐”开始了他长达二十二年的圣座发言人生涯,直到二OO六年七月十一日,向本笃十六世教宗请辞。

纳瓦罗瓦尔斯对专业一丝不苟,以美国国会新闻中心为模式打造教廷新闻中心。他与教宗保持着密切的私人关系,一旦需要,身为发言人的他可以越过国务院、真正地领导了教会的传媒行动。例如第三千年伊始,借助作家维多利奥梅索里的文章,告知世人,尽管饱受巴金森氏病的折磨,但先教宗不会辞职。

他常常能够揣摩出沃耶蒂瓦教宗的心思、更能完美诠释教宗的想法。他亲自讲述说,在波兰教宗生命的最后一刻,堂堂的纳瓦罗瓦尔斯甚至戴上了小丑的红鼻头,只为博得病榻上的老人一笑。在伴随教宗104次出访中,始终充满了各种轶事,有时还有媒体强加给教宗的话。他的许多选择,也曾多次招致与圣座国务院的摩擦,因为国务院认为他越权了。例如二OO一年十月,波兰教宗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他说美国人有权因九一一被袭击事件而自卫。瞬间,世界各国媒体,特别是美国的CNN立即将这段话演绎、简化、归纳为梵蒂冈为“攻打阿富汗放行”。

雷厉风行的沃耶蒂瓦教宗在身体尚可时非常活跃,发言人也不乏一些意外失误。例如一九九六年,教宗从危地马拉城和卡拉卡斯返回的专机上,纳瓦罗瓦尔斯向记者们介绍了教宗同诺贝尔奖得主里格贝塔门楚见面的方式,还提到了一些谈话内容。但事实上,两人未能见面。

但与其出色的圣座发言人工作相比,这实在是微不足道的。特别是在一位像沃耶蒂瓦这样在传媒方面十分强势的教宗身边。他亲自指导出书,驳斥了当时一本书中描述的所谓若望保禄一世教宗被谋杀论。

为此,人们甚至传说可能会产生一位“平信徒枢机”或者在联合国发挥外交官的作用。

事实上,他曾在教宗身后处理了很多重要棘手问题:是他处理并解决了罗马主教第一次到罗马市内犹太教会堂访问的复杂礼仪问题。最终,若望保禄二世应犹太大拉比的邀请成功走进了犹太会堂;他率领圣座代表团出席一九九四年联合国民族与发展问题国际会议;第二年在北京出席联合国主办的世界妇女大会。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经过他充满智慧和出色外交才华的努力,促成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一九九八年十月的古巴之行。是他,于当年的一月先行来到哈瓦那,手持一杯葡萄酒与菲德尔卡斯特罗畅谈一整夜,扫清了教宗这次划时代历史性访问道路上的所有障碍。

同时,他机智处理了那个时期梵蒂冈爆出的丑闻,从美国神职人员性侵未成年人、米林格总主教事件、梵蒂冈瑞士卫队上士托奈杀死卫队长夫妇后再自杀,直到和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的照片。诚然,教宗当年在圣伯多禄广场遇刺事件更不能忽略。

纳瓦罗瓦尔斯以无可比拟的专业水平,加上一丝恰到好处的幽默,使人们对圣座发言人的作用有了新的认识。

他伴随了若望保禄二世生命中最后的六个月,在教宗病情的吹风会上,他介绍了教宗的病情进展,帮助记者和信众们详细了解医院的诊断等。伴随先教宗,本着极大的尊严走完生命最后时刻。在讲述波兰教宗生命最后一刻时,一向深沉稳健、沉着不惊的发言人情不自禁动情的场面留在了历史上。后来,他自己不失幽默地讲述了那时的激动和紧张。他说“我努力避免让自己心梗”。

OO九年,他出版了回忆录,记述了二十二年的难忘经历。个中的经验、轶事、趣闻,以及从未公开过的特殊时刻,例如与戈尔巴乔夫、圣德勒撒修女见面;与波兰教宗亲密的私人关系,他本人对教宗的评价。尽管如此,他始终不忘脚踏实地。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