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推荐文章 > 今夜无战事:1914年的平安夜奇迹 >> 正文

今夜无战事:1914年的平安夜奇迹

发表时间:16-12-24 来自:(《境界》公众号) 作者:(ijingjie/赵征)  点击次数:1748

最近,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真实故事改编的史诗级电影《血战钢锯岭》震撼了中外观众的心灵。这部影片描写了一名美国救护员Desmond Doss坚守基督信仰,在战火中不带武器,不杀一人,而救出多人的奇迹。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经出现过一个更不可思议的奇迹。1914年的圣诞夜,在欧洲的西北部前线,本来相互残杀的敌对的军人在没有任何上级干预的情况下,忽然摒弃宿怨,化敌为友,甚至冒死相助。2005年上映的法国电影 Joyeux Noël《圣诞快乐》记录了这个真实的战地故事。

(圣诞日,三国军官决定继续停火,掩埋战死的士兵)

炮火和寒冷中的天籁之声

1914年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里程碑。极端民族主义导致的敌对情绪在德意志帝国、奧匈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之间和欧洲其它国家迅速膨胀,在这一年终于爆发了。科技发展及工业革命加速并放大了国家之间冲突的灾难程度。

交通技术突飞猛进:汽车、舰艇、飞机在陆海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各个国家的年轻人送往相互杀戮的前线。武器技术迅速升级:机关枪、毒气弹、坦克炮、火焰喷射器以史无前例的杀伤力,把美丽的山川家园瞬间变成人间地狱。历时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人类自相残杀了1600多万个同类的生命。这是继亚当的长子该隐杀死其弟亚伯以来,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规模最大的相互杀戮。

19149月,德军向法国大举进犯,已打到距巴黎仅70公里处。法军在英军的配合下强力反击,阻挡了德军的进程,使德军退至艾纳河北。战事遂转入僵持不下的阵地战。交战双方在近距离挖掘战壕,短兵相接。影片的故事就在这个背景下发生在一个西部战线的战略要地,比利时古镇Ypres

在冰雪覆盖的法军战壕,法国第三共和国26步兵团中尉Audebert接到上级命令,率领自己的士兵在苏格兰盟军的配合下,向不远处的德国战壕发起突袭。两边军人刀枪相见,血肉横飞,最后法军付出死伤三分之一士兵的惨重代价,无功而返,撤回了自己的战壕。德军和苏格兰方面也各有伤亡。一些伤员和士兵的尸体都被迫遗留在德法苏三军的战壕之间的无人地带(No Man's Land),无法收救。各国军人都悲愤交加,杀红了眼。

1224日,圣诞前夜就悄然在炮火和寒冷中降临。德军在战壕上方摆出了很多圣诞树。不远处战壕里的法军立刻高度警惕,怀疑德军要在圣诞树掩护下发动偷袭。 忽然,苏格兰士兵在随军牧师Palmer的风笛伴奏下,唱起了思乡的苏格兰歌曲《梦回故里》。 听惯了枪炮声的士兵们都被这美妙而忧伤的音乐震慑了。德国士兵屏息静听。法国士兵泪光满盈。苏格兰士兵越唱越动情。

来自敌人的掌声

德国战壕里面刚好有一位原柏林歌剧院的男高音歌手,二等兵Sprink。他在烛光中用德语唱起了一百年前一位奥地利乡村牧师创作的圣诞歌曲 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英文:Silent Night, Holy Night, 中文:《平安夜,圣善夜》)。这首圣诗虽然是德语原创歌曲,但是一百年来在欧洲已经广为传唱。苏格兰的牧师深为感动,竟然吹起风笛为敌军士兵Sprink 伴奏。Sprink听到风笛先是一愣,然后他冒着被法军开枪射杀的危险,违反军命走出了战壕,站在无人区里放声歌唱:

平安夜,圣善夜!

万暗中,光华射,

照着圣母,照着圣婴,

多少慈祥,多少天真,

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平安夜,圣善夜!

牧羊人,在旷野,

忽然看见了天上光华,

听见天军唱哈利路亚,

救主今夜降生,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圣善夜!

神子爱,光皎洁,

救赎宏恩的黎明来到,

圣容发出来荣光普照,

耶稣我主降生,耶稣我主降生!

 

一曲结束,他听到背后传来热烈的掌声。他回头一看,掌声竟然来自敌方的苏格兰军队的战壕!原来所有苏格兰士兵早都已经爬出战壕,坐在战壕外面听他歌唱!

在曾经杀得你死我活的阵地上,《平安夜》的歌声唤醒了三个国家的士兵以往圣诞夜的美好记忆,把他们从人间地狱般的战场带回到了1900年前的伯利恒,和那为了人类的平安而降世的圣婴前。那圣婴所带来的宁静和慈爱悄然地把一颗颗充满仇恨和戒备的心软化了,一种神圣的平安降临在寒风凛冽、雪覆横尸的阵地上。

德国士兵Sprink唱完《平安夜》,苏格兰的Palmer牧师又用悠扬的风笛,吹响了古老的拉丁文圣诗 Adeste Fideles(英文:O Come All Ye Faithful,中文:《众信徒齐来敬拜》)这首圣诗创作于17世纪,在欧洲各国广泛传唱。Sprink 举起一棵圣诞树穿越无人区,走向敌人的阵营,和着风笛的伴奏,用欧州通用的拉丁语放声歌唱:

哦,齐来虔敬信徒,一同喜乐欢唱!

哦,齐来,哦,让我们同往伯利恒;

来仰望救主,天使之王降生;

这时,一些法国士兵也情不自禁地开始和着入侵自己国家的敌军一同唱了起来:

哦,齐来虔诚同敬拜,

哦,齐来虔诚同敬拜,

哦,齐来虔诚同敬拜,主基督!

柔和的音乐竟然胜过了最先进的武器,穿透并占领了人心。歌声载着基督降临的爱和平安,唤醒了人们共同对神的敬拜,在彼此杀戮的宿敌中创造了一个同唱一首歌的奇迹!

接着,三军的长官走出战壕,相互敬礼、问候,用英语进行了短暂的协商,然后一致决定圣诞夜停战。三军的士兵们也走出了战壕,手里拿的不是刀枪,而是各自家乡的食物、香烟、和美酒。

当百年宿敌法、德两国军人面对面时,脸上的表情开始是冰冷的。一个德国士兵默默拿出兜里的巧克力,自己先吃一口,证明没有毒,然后递给了一个法国士兵。法国士兵拿过来吃了一口,脸上开始展出笑容,然后拿出香槟酒和德国士兵分享。

三国军官协商停火,敌人也有爱情

各国士兵最宝贵的珍藏是各自妻子或恋人的照片。语言不尽相通的士兵无声地把带着体温的照片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来,相互交换、欣赏。大家忽然看到了,对面战壕里那些凶恶的敌人竟然和自己一样,心里都有一份温柔的乡情和爱情。

午夜钟声响了,苏格兰牧师在无人区设立了一个敬拜圣坛,三国的官兵并肩坐在地上,洗耳恭听牧师用拉丁语主持简短而神圣的圣诞崇拜,赞美赐给人类平安的耶稣基督。很多士兵都能够用拉丁语朗诵回应祷告。牧师深沉地说:今晚,所有的男人们,不论你们是否有虔诚的信仰,都被吸引到这个敬拜的祭坛前。好像寒冬里的人们趋近温暖的火炉一样,你们走到一起来要寻求主爱的温暖,忘记战争的残酷。

圣诞日清晨,三方军官决定延续停火,互相交换并掩埋死者。苏格兰士兵吹起风笛,纪念所有死去的士兵。苏格兰牧师还应邀给下葬的德国士兵作追思祷告。 掩埋了死者后,空出来的无人区变成了一个热闹的足球场。三个国家年轻人之间不再分敌军和我军,只有甲队和乙队。

坐在一旁看球的德国中尉Horstmayer 和法国中尉Audebert有一段精彩的对话。Horstmayer 在德方的战壕里捡到了Audebert 在前几天率领法军向德军发动突袭时遗落的钱包。

他发现钱包里面的地址恰好是他两年前在巴黎度蜜月时住过的那条街(Rue Vavin)Horstmayer把钱包还给Audebert时说:等我们德军攻占了巴黎后,那时战争也结束了,你可以请我到Rue Vavin 喝一杯。”Audebert 苦笑着回答:你如果想来巴黎喝一杯,大可不必先占领巴黎吧!在两人即将分手时,Horstmayer Audebert 好运,然后若有所失地说:也许以后我们还能在和平的场合相见。” Audebert 诙谐地说:欢迎你来 Rue Vavin 喝一杯 …… 作为一个旅游者。

Horstmayer高兴地用法国俚语说:太棒了,一言为定。

圣诞节一过,非正式的停战期结束了,但是原来的敌人已经成了朋友,谁也不想向对方开枪了。当德国中尉Horstmayer得知德军炮兵要轰击法国和苏格兰方面的战壕的时候,他无法坐看刚才还在一起聊天的朋友遭灭顶之灾,就冒着军纪处分的风险,去邀请法国和苏格兰官兵到德方战壕躲避炮火。

德国的炮击过去后,苏格兰军官估计自己方面的炮兵也要向德方开炮了,就把德军回请到自己的战壕来避险。 就这样,平安夜的奇迹,从敌对双方不再相互杀戮,更进一步发展到彼此保护。一种神圣的爱的力量使他们在平安夜建立的普通友谊上升为生死之交。

在送别德军离开苏格兰的战壕时,苏格兰的士兵们用风笛吹响了苏格兰诗人Robert Burns 作词的苏格兰民歌 Auld Lang Syne (中文:《友谊地久天长》)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

心中能不怀想

旧日朋友岂能相忘

友谊地久天长

我们曾经终日畅游在

故乡的青山上

我们也曾历尽苦辛

到处奔波流浪

友谊万岁 朋友

友谊万岁,

举杯痛饮,同声歌唱

友谊地久天长

后记:不能彼此相爱,人间就没有平安

据统计,在一战的西线战区,大约有10万各国军人在1914年的圣诞夜主动发起了非官方的停火。之后,各国高级将领察觉了自己的军人与敌方之间的友情,对有关前线官兵进行了处分和调动。但经历过平安夜奇迹的官兵们大都没有后悔。

影片中那位苏格兰牧师被调离军牧的岗位,但他说,平安夜的圣诞布道是他觉得最符合基督降世意义的信息。很多官兵的信件里都表达了对那次经历的惊喜和怀念。 

当然也有例外。第十六巴伐利亚步兵团的一个年轻下士,阿道夫.希特勒就是反对停火的。他心里的仇恨与野心,在尼采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超人哲学的催化下,酿成了十几年后一场更具毁灭性的人类大灾难:第二次世界大战。

回顾世界大战的历史,便悲叹人类的相互争斗、伤害、仇恨、杀戮从古至今绵绵不绝,愈演愈烈。人类历史上一切悲剧和生活中一切痛苦的根源到底在哪?不是外在的因素,而是每个人内心对神的悖逆。不断发展的科技不能使人和平相处,反而会成为人类自我毁灭的工具。背离上帝、以人为本的哲学和意识形态不能使社会进步,反而使人失去天赋的价值和平等的尊严。当我们把某个人、某个国家的利益、某个民族的骄傲看得比上帝更重要,当作偶像来崇拜,我们的愁苦必然加增。悖逆上帝的后果就是失去彼此相爱的能力;而不能彼此相爱,人间就没有平安。

公元1914年的圣诞夜在西线战区发生的那个化敌为友、转危为安、出死入生的奇迹,不仅令人感动,更发人深省。当我们仔细追溯这个奇迹发生的根源,就会看到在真正的圣婴诞生之夜,发生在以色列的伯利恒的郊外的一个更大的奇迹。

那个晚上,几个犹太牧羊人正在野地里看守羊群。忽然神的荣光四面照向他们,他们非常惊讶害怕。一位天使临到他们,对他们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 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记号了。忽然有一大队天兵,同那天使一同赞美神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路加福音28-14)

这位用牺牲大爱来改变人心,使人从悖逆上帝的罪性里得释放,从而将平安赐予地上神所喜悦之人的婴孩,就是公元前700多年犹太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那位和平的君主: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以赛亚书96-7

平安夜,圣善夜!

神子爱,光皎洁,

救赎宏恩的黎明来到,

圣容发出来荣光普照,

耶稣我主降生,耶稣我主降生!

2016年圣诞将临之际,让我们一同预备自己的心,迎候并赞美拯救万众脱离罪性、化敌为友、转危为安、出死入生的救主,耶稣基督。愿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祂所喜悦的人!

(文章来源:《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