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d教宗通谕 > 庇护十二世《汲水:论耶稣圣心》(Haurietis Aquas) >> 正文

庇护十二世《汲水:论耶稣圣心》(Haurietis Aquas)

发表时间:11-02-07 来自: 作者:教宗庇护十二世  点击次数:4019

导言

    神昆们,我们问候你们,并给你们宗座遐福。

    「你们要愉快地从救援的泉源裡汲水」( 依、拾贰、三 )这是先知依撒意亚的预言,预言将来基督时代的各种丰富恩赐。回忆我们的前任教宗比约第九世,自俯允各地教会的吁请,諭令普世教会,举行耶穌圣心瞻礼迄今,正是一百週年,我们不期而然地想到上述先知的这句预言了。

    耶穌圣心是活水之泉  原来耶穌圣心敬礼所倾注於基督信友的心中,使之净鍊,圣化,获得超性安慰,激发修德成圣的种种天上恩赐,谁也无法罄述。为此雅各怕宗徒的真知灼见,确是值得一提:--他说:「凡是一切美好齐全的恩赐,都是从上面来的,降自光明之父。」(雅、壹、十七 )

    的确,我们在此盛行各地的圣心敬礼中,明见这种无价之宝的恩赐,便是:天主圣言降生为人,作我们的救世主;祂是圣父与人类间唯一的恩宠和真理的中保,圣教会便是祂的奥秘净配,最近数世纪,祂的教会确曾歷尽辛苦,应付各种困难,祂便给了这个圣心的敬礼;由於这种无价之宝的恩赐,教会便能燃起人类对造物主的爱火,更广泛地实践了圣史所记载的这段耶穌基督的事实:在节期末日,最隆重的那一天,耶穌站著大声喊著说:「谁若渴,到我这里来喝吧!凡信从我的,就如经上说:从他的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若、柒、卅七-卅九 )凡听到这句话的人们,自然不难想到:「先知依撒意亚,厄则齐厄,匝加利亚关係於默西亚的种种预言,以及梅瑟之以杖击石而妙然涌出的泉水,也无非是预许耶穌基督,便是「活水之泉。」(参阅:依、拾贰、三、厄、肆柒、一-二,匝、拾、一;出、拾柒、一-七;户,贰,七-十三;格、拾、四、默、柒、十七、默、贰贰、一。)

    圣心是爱情标记  天主圣神,是天主圣三怀裡,父子相爱的爱情(人格化的爱情 )所以外邦宗徒圣保禄,便把爱德倾注於信友心中的工程,归於爱情的圣神,确是有理,而和基督的言论,也是吻合无间,他说:「……天主所给圣爱,因著赐给我们的圣神,倾注在我们心裡了。」(罗、伍、五 )

    我人该以爱还爱  可敬的神昆们呀,圣经所说的,应在信友心中焚烧的神爱和圣神--祂本身就是爱--之间的密切关键,很清楚地给我们说明了耶穌圣心敬礼的重要性质。是的,若我们追源溯本,便会看到,圣心敬礼,便是最高贵的宗教行为,那颗救世主受伤的神爱之心,便是要求我们把我们的意愿--情爱--完整地,毫无条件地,奉献给救世主神爱的真实标记和真实信号--耶穌圣心--。更进一步说,这种敬礼的主要特点,便是叫我们以爱还爱;几时我们的情爱和主的意愿结合为一,那时人类的心灵,才算由於爱德的力量,完全整整地属於天主圣神的管辖了。经云:「谁若与主结合,也与主成为一神--一心一德。(格前、陆、十七。 )

壹、几种时代谬论

    果然,圣教会对耶穌圣心的敬礼,无论过去与现在,始终予以重视:一方面设法,向各处信友推行广传;一方面则竭力防范本性主义与情感主义的流弊。可是,颇令人痛心的是:不消说过去,就是现在,还有些信友,甚至那些自以为专务修德成圣的热心信友,对此极高贵的敬礼,竟不予以应有的尊敬和重视!

    「若是你知道天主的恩赐……他也早赐给了你活水」。( 若、肆、十 )。可敬的神昆们,救世主将信理与宗教富库,托给祂的圣教会;我们由天主的奇妙措置,被立为该富库的守卫者,分施者;我们因此便负著良心的职责,不得不向普世信友,发出这个慎重的通牒。老实说,耶穌圣心敬礼,早已克服了人的误会与怠忽,而渗透了他的--奥体--圣教会!

    谬论一 

   可是有些信友,还固执成见,不肯信服,妄想耶心敬礼,对今日圣教会与人类所期望的超性需要,不说有害,至少可说不大合适的。还有些人,一见圣心敬礼的主要性质,和其他圣教会所支持的所鼓励的热心方式,相提并论,而没有特别的明文训令,便妄想圣心敬礼,就是一种无关宏旨的宗教次要敬礼,儘可随心所欲,自由予以人取捨。

    谬论二

   还有一等人,以为圣心敬礼,沉重麻烦,为吾主君王的作战部队,没有,或至少没有多大助力;他们--基督的部队--既为吾主君王的部队,便该应用他们自己的才能,倾注他们全部的精力来保护公教真理,阐扬公教真理,来研究教义对社会事业的应付问题,来促进和扶持那现时代更需要的各种宗教行动和敬礼才对!

    谬諭三

   末了还有一等人,认为圣心敬礼乃是一种情感的敬礼,并不出於意志和理智,所以祗适宜於妇女而不适宜於通人达士,祗应在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中,推行流传:它对一般教友生活,并没有多大裨益。

    谬论四

   此外,还有人认为:这种敬礼,既是要求悔罪,补赎等等,所以这是「被动之德」,不会发生外在的善果。他们想:这为现代灵修的修养,并不适宜,因为「今日」,如眾週知的,乃是伦理混乱时代,皂白不分,真假难明,人们对宗教之真假,都不去探究,甚至还可怜地沾染著物质主义,世俗主义的恶风。我们若要保护公教的伦理生活,使信德的真理,凯旋发扬,非竭力从事群眾活动不可!

    教宗推重圣心敬礼

    可敬的神昆们,谁不会见到,以上种种意见的荒谬不经相反真理呢?我们前几任教宗,早已正式核准公佈了耶穌圣心的敬礼;谁还敢说:这种敬礼对促进现时代的教友生活,没有多大用处或不大适宜呢?近代的大教宗良十三世,宣称:「这种敬礼是宗教最稳扎稳当的方式--敬礼方式」。无疑地,在圣心敬礼中,可找到消弭时代罪恶的有效药石,增进个人的以及广大社会的道德生活;他--良十三世--说:「这是我们劝告眾人,为眾人最有益的敬礼」,而且他还明明说:我们向眾人所吩咐的这个--耶穌圣心敬礼,自然是为群眾的敬礼,」同时他还指著圣心敬礼,鼓励眾信友说:「那久已根深蒂固力图分散人们互助的恶势力,从此得以根除消逝。原来这事除了天主子耶穌基督外,谁能办得到呢!宗徒大事录说:「除了他以外,没有别的可以救我们的,因为在普天下,没有赐给人别的名号,叫我们靠著他,得以自救」。(宗:肆,十二 )

    『他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所以我们当投奔他吧! ( EncyAnnum Sacrum 25-V-1899 Acta LeonisVol-XIX1900,( P7177, )

    前任教宗比约十一世,也承认耶穌圣心敬礼对教友的热诚,大有俾益。他在他的「慈悲之教世主」通牒上,明明写著说:「热心的方式,以及整个宗教的大纲,连整个灵修生活的準绳,不是都包括在耶穌圣心的敬礼中么?原来,诸凡引人深深热爱,效法耶穌基督的法则,没有比耶穌圣心敬礼,更有效的了( EncyMisserentissimus Redemptor8Maii 1928AASXX1928P167 ),我们对於这项真理的枢纽,也瞭如指掌,所以我们「萧规曹随」,步武前任教宗的芳踪,从我们接任教宗以来,目击耶穌圣心敬礼之在各国信友中凯旋胜利,欣欣向荣,结著纍纍的救援果实,我们觉得非常安慰,非常兴奋。对此,我们在「教宗任」的通牒中,早已表示过了( Ency,”Summi pontficatus 20 oct1939AAS. XXX. 1939P415

    圣心敬礼的演进

   这种敬礼的神效--实,在我们的教宗任内,非但不因为艰难困苦,而於本质或壮观方面,有所减损,而且还有所增进,充满著莫可名言的安慰:不知有过多少事业,丰满地引人促进了耶穌圣心的敬礼;这对今日时代的需要,何等适合!也不知有过多少阐发人的理智,促进圣心敬礼和增益圣禄方面的善会--我们可称之谓圣心的姊妹善会--也不知出过多少阐明圣心敬礼的歷史,灵修,奥秘生活的各种印刷品,有过多少补过赎罪的善工、善会,而祈祷善会实可谓诸善会之翘楚;由是而不知有过多少家庭、公学、团体、国家,奉献给耶穌圣心了。对於这点,我们已好多次,特别颁发通牒,或乘机当场发表演讲,或用无线电广播,来表示过我们慈父的欣幸了。( cfAASXXXII 1940 p. 276XXXV1943P170XXXVII1945P263-264XL1948P501 XLIP331, )

    圣心敬礼的基础

   可敬的神昆们,我们既然见到到这样充沛的神爱恩赐,从我们救世主圣心中,藉著圣神的吹嘘和行动,好似时雨甘露,源源不绝地降到圣会无数的子女身上,我们不得不以慈父心肠,劝告你们,和我们共同讚美天主,竭诚感谢天主所赐的种种洪恩,诚如外方传教宗徒所嘆言的:「他能照他在我们身上所发挥的德能,成就一切,远超我们所求所想的,愿他在教会内,并在基督耶穌内,获享光荣,至於万世万代。亚孟」(弗:、廿-廿一 ),不寧唯是,我们除感谢天主外,我们还切愿劝告你们,和教会的一切子女--信友--,深深地想想圣经,圣师们以及神学士的种种关於耶穌圣心敬礼的基本道理。我们深信,唯有如此,我们才可因默示信理的互相印证,而获得深切明瞭圣心的崇高性质,然后我们对於天主恩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可比拟的圣心敬礼,才得深予重视而勤加思维,以资汲取神益,同时也正以此而特别庆祝耶穌圣心敬礼,推行普世教会的百週大庆,「一举两得」不亦善乎?!

    圣经的啟示

   职是之故,我们为了供给信友的精神食粮,使他们容易明瞭耶穌圣心敬礼的性质而深获圣心敬礼的神益起见,我们在此不惮冗长,把古新经关於天主对人类的无限仁爱--慈悲,以及教会圣师--教父--和博学士们对於天主的詮解,扼要地臚列於后,然后我们设法把天主慈悲和救世主的圣心,及其皇皇圣三对普世人类慈爱的联繫,尽量加以揭发阐明,互相印证。我们认为:如果我们根据了圣经及先人遗教阐述了圣心敬礼的崇高性之后,信友们:「一定要愉快地从救援的泉源裡汲水」(依、拾、十三 )了,同时,也更重视耶穌圣心敬礼,在圣教礼仪,以及在教会内外生活和行动方面的特别重要性。於是每个信友,也得復兴自己的生活,以副各地神牧的厚望了。

    圣心敬礼的原因

   事实上,谁能正确地明瞭古新经上,关於该敬礼的经文重心,谁就知道圣教会之所以用极崇高的敬礼--崇拜天主的敬礼--敬礼救世主的圣心。可爱的神昆们,你们原早已知道这个原因,共有二层:一层是因为:我们知道耶穌圣心,乃人性最高贵的部份,和天主第二位「圣言」,合成一位,一如耶穌基督圣身的其他部份一样,所以圣教会,理当用尊敬天主子降生为人的敬礼敬之,这是公教会教训了我们的信理,早由厄弗苏和公斯当第二届大公会议,隆重宣佈过,谁也不可不信的。( ConcEphescan. 8of. Mansiiv. 1083CconcCoust. IICan. I. of. ibid. IX. 382 E. ),另一层的原因是:由於心的本身,它是远出於其他肢体之上,是( 天主子 )对人类无限慈爱的天然标记(天然机构 ),自然有特别理由,以尊敬天文的极崇高的敬礼去敬礼它了。我们的前任教宗良十三世说:「在圣心内,寓著耶穌基督无限慈爱的肖像,令我们以爱还爱,以心体心」( cfEncyAnnum Sacrum Acta Leonis volXIX 1900p76

    无疑的,圣经对天主圣言--物尔朋--降生的肉体的心,象徵天主炽热慈爱的心,从没有明确的词句,来阐明它的特别崇拜和爱情的敬礼,但若我们坦白地去探究一下,这并不引起我们惊异,也决不令我们怀疑:旧约新约(古新经 ),都是淋漓尽致,借著各种譬喻,宣述天主对人类的慈爱,实令人动心至极!然而天主的慈爱,那正是圣心敬礼的精义,而且这种种譬喻,往往在圣经字句中,无非是预言天主子降生为人的来临,因此我们儘可视这种预像,作为天主圣爱的标记和吉兆,换句话说,这便是救世主,应为人崇拜的至圣之心的预像呀!

    旧约的预像

    在这裡,我们认为不必把旧约有关阐明这种真理的词句,和盘托出。我们只要把天主和人民--犹太人民--所缔结的「和平牺牲」的和约略提一提,也就够了,原来,这个和约,由--天主刻在两块石板上,交给梅瑟公佈的,并由先知们加以阐明。--并不祗是坚强天主的无上权威,和确定人类对天主应有的服从锁鍊,还该用更高超的理由,来增强「至爱」的锁鍊哩。当时以色列之所以服从天主,并不是那西乃山巔上的雷电交加,令人可敬可畏,却是为了他们对天主的爱情而使他们心悦诚服:经上说:「以色列人,听著:天主我们之主,唯一之主,你当全心全灵全力爱你的主天主,我今日所命於你的一切话,将常在你的心里。」(申:陆、四-六 )

    因此,天使博士称梅瑟和先知们为选民的先祖,那真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绝不以此而见怪。( SumTheol1111cf297edLeontomVIII1895P34 )因为诸凡阐述天主与选民间的来往关係,均由父子或夫妇的相亲相爱来作譬喻,并不用天主的无上权威,或用我们对天主应具的奴隶怕情,那显然表示整个律法的基础,乃是在於这条「爱情」的诫命。我们可以梅瑟为例,他为歌颂天主自埃及奴役中解放出来的大恩,并愿声明,这是出於天主的大能,他举了这动人的譬喻:「(天主 )又如老鹰……在自己的幼雏上面翱翔,展开自己的翅膀接取雏鹰,将他们背在自己的翅膀上」( 申、贰、十二 )可是没有一个先知,像欧瑟亚( Oseas )说的那样显豁,那样热情地,阐述天主对自己百性的爱情。他说明这个爱情,是无时或间的,而且他曾远远超过其他的许多小先知,竭力注重祈祷的伟大性,声称天主对自己选民的爱,是公正的,圣善而迫切的,犹如慈父的爱,情郎的爱……这种爱,并不因忤逆者的不忠不孝,犯罪作恶而有所减损,有所惩戒,祂对这些不肖之子,不忠净配,非但不予摈弃,反而加以原宥,宽恕,洁之净之,再用爱情的锁鍊,召之引之,使之与己再行结合如初,恢復来往。当以色列尚是个幼儿时,我就爱了他,自从他在埃及时,我就召叫了他为我的儿子……原来我叫了厄弗拉因迈步,在我的双臂中怀抱著他们,是我用人的绳子,爱情的带子,牵著他们…但…他们却不理会是我看护了他们」……「我要治疗他们的悖逆,我要从心里疼爱他们,因为我的怒气已远离他们,我对以色列,将如甘露,她将开花如百花,扎根如白杨……她的芬芳,有如里巴嫩的馨香」(欧、拾壹、一、三-四;拾肆、五-六 )。

    依撒意亚先知,也有过类似的意见,他借著天主和选民的对话语气,表示选民的无理抱怨,他说:「熙雍岂能说:上主离弃了我,吾主忘却了我吗?难道妇人能忘掉了自己的乳婴,甚而不爱怜她亲生的儿子吗?纵然她们能忘掉,然而我不能忘掉你啊!」( 依、肆玖、十四-十五 )

    雅歌的作者,也表示过动人的意见,他用夫妇净配间的情爱,描写天主与其爱民间的爱情锁鍊,互相连合一起,如胶如漆,他说:我的爱卿在少女中,就如荆棘丛中的一朵百合……我属於我的爱人,我的爱人也属於我;他在百合中牧羊……把我如同印璽一样,放在你的心上,如同印璽一样,放在你的臂上,因为爱情猛如死亡,嫉忌顽如阴府,它的爱情犹如火燄,是上主的火燄。」(雅歌、贰、二;陆、三;捌,六 )。

    的确,以色列人民,犯罪作孽,罪上加罪,糟榻天主的这般娇柔的无限恩爱,可是他们仍不因此而遭到摈弃,果然,天主也似乎雷霆发怒,表示愤恨,但仍然预许预言由救世主热爱之心,将对眾生所发的炽热圣爱,而为将来新约的基础;原来,只有祂天主的独子,天主的「圣言」,降生为人,「充满恩宠和真理」(若、壹、十四 )祗有祂能把人性和天主性结合一位,来到那充满罪孽,充满可怜的人间,为人类揭开「活水的泉源」,来丰富地灌溉那久旱的世界,使之「起死回春」,欣欣向荣,结出新鲜的花,对於天主这种可惊可嘆的,永远慈悲的爱情大业,先知耶肋米亚,似已这样明白地预言过:「我以永远的爱情爱了你,因此我为了你保留了我的仁慈。」「诚然,这就是那时日以后,我要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盟约--上主的断语:我要将我的法律安置在他们的肺腑中,写在他们的心上,我要做他的天主,他们要做我的百姓……上主的断语:因为我要宽赦他们的过犯,再也不追念他们的罪。」(耶、壹、三;卅三-卅四。

贰、圣心敬礼的信理基础

    新约的啟示

   诚然,天主与人类间的明晰确切的盟约,祗可从新约里找到。原来(旧约上 )那梅瑟缔结的天人旧约,无非是耶肋米亚先知所预言的新约的预象而已,我们所说的新约,就是天主「物尔朋」--圣言--降生,以天主的恩宠,调整天人关係的工程所建立并付诸实施的新约,因此,这个新约的尊贵和稳固性,远超旧约之上。而且,这新约的缔结,并不像旧约用著牛羊的血,却是用那无罪的默不置辩的,由先知预言过的天主圣子的--血:「除免世罪,天主之羔羊」(参阅、若、壹、廿九;希、玖、十八-廿八;拾、一-十七。 )的确,基督的新约,远胜於旧约;他--基督明明表示:是约之缔成,不出於奴役的怕情,却出於父子之间应有的爱情,更倾注以丰沛的恩宠和真理,使之生长繁荣,诚如若望圣史所说的:「从他所充满的(圣宠真理 ),我们都领受了,而且还恩宠上加恩宠,因为法律是由梅瑟颁给的。」( 若、壹、十六-十七 )。

    「那位耶穌的爱徒,即晚餐时,靠在他怀里的那位。」( 若、贰壹、廿。 )可爱的神昆们,我们便由於这位门徒的热情,「登堂入室」,窥视「物尔朋」降生的无限情爱的奥秘,深知是项奥秘,非常值得的,理当的,有益的,令我们停留片刻,默观其中的甘飴神味,寝馈在福音的神光反照之中,得作更进一步的认识,以副外方传教宗徒的厚望,他说:「……使基督藉著信德,住在你们心中,叫你们在爱德上,植根立基,也叫你们同眾圣徒,都能懂得基督的爱情,是如何广远高深,并知道那爱情,是超过人所能知道的,至於你们满满承受天主那圆满无缺的万善」(厄、、十七-十九 )。

    天主救赎的奥跡,就其主要由及其本质而论,乃是爱情的奥跡;换句话说:这便是基督对在天大父的纯全爱德。他基督--本著爱情和听命的精神给天父献上十字架的祭献,他所做的补赎,是最丰富的,无限的,远远超过普世人罪应做的补赎。圣多玛斯说:「基督为了爱德和听命所受的苦难,远胜过个整个人类罪恶所应做的补赎。」( SumTheolIIISHSAZ )这也是至圣圣三和救世主救普世人类的慈爱奥跡,因为人类,绝不能付出他们的罪恶的全部补赎--代价--基督却用他自己无限的宝血,挣得了的功劳宝库,完全恢復了天主和人间的和约。这个和约,原早已为人类所破坏:原祖父母的忤逆抗命,破坏於先,犹太选民的犯罪作恶,破坏於后;迨救世主来了,重修和约,成为我们合法的,完整的中保,他为了爱我们的爱情,整个地来偿补人类的义务与责任,以及天主方面的权利。所以,他--基督--是负责人,负责调整天主的公义和慈爱的关係,而完成救赎人类的奥蹟。对此,天使博士,曾下过这样的註解:「我们该说--他说--人由基督的苦难而获得解放,却仍保持天主慈悲和公义,所说保持公义,因为由於基督的苦难,基督已为人类的罪恶,做了补赎,所以人类由於基督的义德,而重获解放,却仍保持天主的慈悲,因为人类本身,绝对无力来补赎整个人类的罪恶:祗有(慈悲的天主,才交出了自己的圣子,来代赎普世旳罪恶;因此,假设天主,不降生救赎,便宽赦了人罪,那么,天主的仁慈,便没有那么丰满的彰明了,圣保禄说:「……富於仁慈的天主,因著他爱我们的那大爱情,当我们死在罪恶中的时候,竟叫我们同基督一齐復活了。」(弗、贰、四-五 ):神学大纲、下编、问题四六、一至三节。)

    可是,我们若要尽我们理智的可能,和一总圣人们,明瞭一些关於天主降生的物尔朋--圣言,上对天父,下对犯罪失足的人类所怀的,不可言喻的爱情的「高厚深微」,那么,我们要注意,他--基督--的爱情,并不是纯神的--无形无像的,为天主所宜的,因为天主是神。」(若、肆、廿四 )但是天主对我们的原祖,以及对希怕尔民族的爱,的确还带著「像人的形性的爱」哩! 圣咏上,先知们的预言中,以及雅歌集里,到处充满著人间的,亲密的词句,描写天主慈父般的爱情,象徵天主对人类不断的,确切的,根本是「神」的爱情,同样,新约上,宗徒们的书信里,以及若望圣史的默示录里,真正描写耶穌圣心的爱情之处,不但指出他的天主的神爱,还表现出他人性爱的情愫。对於这点,凡为公教信徒,大家一致承认,毫无疑问,虽然,初世纪时,有的异端派人,妄想天主圣言--物尔朋--所取的人身,「好像镜花水月」,不同凡人,但当时圣若望宗徒立即声斥他们说:「因为世间出了许多迷惑的人,他你不相信耶穌基督降生成人而来,这等人,便是迷惑人的,也是基督的对头。」(若望后书、壹、七。 )事实上,耶穌基督,真真实实具有完整旳,个别的人身,为童贞圣母玛利亚,因天主圣神的德能所怀孕的( 路、壹、卅五。 )而与天主第二位,合成一位。

    所以,天主圣言所结合的人身,具有完整的人性,什么也不缺少。因此,凡属人的灵魂和肉体方面的一切,他无不应有尽有,他绝没有把肉体方面的一切,变成灵魂的东西。换句话说:他具有理智和意志,以及其他一切内在和外在的认识机能,同样也具有感官的慾望,以及其他一切的人性情感,这是圣教会的信理,曾为歷代教宗及大公会议所隆重地定断而公佈的。教宗圣良说:「基督具有整个的天主性,亦具有我们整个的人性。( SLeo MEpistdogm,”Lectis dilectionis tuae ad Flavianunm ConstPatr13 Tuna449 PLLIV 763

     加谦陶大公议( ConcChalceda451cfMansiVIIIIS B )定断说:「他--耶穌--具有完备的天主性,同时也具有完备的人性。」教宗圣日拉西说他正是天主而人,人而天主。」( S. Gelasius PapaTraet IIIcf. A. TheloEpist. Rom. Pont. as. Hilaro Usque ad Pelagium II. P. 352

     的确,耶穌所取的身体,既是真实的身体,具备天主的一切特性,也具备人体特性中最优越的特性--爱情,那末,自然他也像我们一样,具有一颗肉体的心,这原是人体最高贵的一部份;如果没有它,那就不可能有人性应具的情感,所以耶穌基督的心,和天主第二位,合成一位,那一定因著爱情,因著其他的一切情绪而跳跃不停;但是,因为他所有的一切情感,和那天主圣爱的人性意志,紧紧连繫,而这无限的天主圣爱,便是天主第二位,和天主圣父与圣神,通同一体,所以,它们彼此完全结成一个,吻合无间。因此那三种的爱情,绝没有丝毫牴触或失调之处( cf. S. Thom. Sum. Theol. IIIcf15 a4cf 18a6 )既然天主圣言所取的人性,是完整无缺,具有一颗血肉的心,和我们的心,毫无差别,自然也能受苦而被人刺透。这个事实,如果不在耶穌的人性和天主性,根本合成一位的信光之下去思考,而视之为救世主救赎人类事实的紧要一圜,那么,我们可以说,有些人,一定把它作为「恶表」,作为愚呆的事,一如耶穌从前被钉在十字架上,为犹太人和异邦人视为愚呆一般,(参阅、格前、壹、廿三 )自古圣教会的真正道理,完全和圣经符合,确切承认:天主的独子,取了人性,能受难受死,但其主要理由,是因为他愿意,他自愿被悬於十字架上,奉献他的血祭,为完成他的救世工程。对此,外邦传教宗徒,曾有过下面的教训:因为那祝圣人的(大司祭耶穌 ),与那所被祝圣的( 圣徒 ),那是同出一源,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羞耻,说,我要传报你的名字;又说,你看我,天主给我的儿女,儿女既同有血肉之身,他--耶穌--自己,也就照样取了血肉之身,为的是藉著自己的死,好打败那掌握死权的魔鬼……所以他该在一切事上,相似他的弟兄,为在天主臺前,作一个仁慈忠信的大司祭,为百姓的罪,奉献息怒免罚的圣祭」(希:贰,十一-十四;十七-十八。 )

    圣师们的主张

   圣师们--教父们--是天主默示道理的证人。他们对圣保禄宗徒的见解,非常明瞭;他们深知,爱情奥跡,宛如天主降生救赎的基石,也是它的冠冕,在他们--的著作里,我们反覆地,很清楚地可以读到他们的道理是:耶穌基督,曾取了完整的人性,具有我们脆弱的可死可坏的肉体,为给我们挣取永远的救援,为能尽量清楚地,给我们啟示他人性对人类所能表示出来的无限爱情。

    希腊圣师的佐证

    圣师儒斯定( S. Justinus ),响应圣保禄宗徒的道理,写著说:「我们钦崇敬爱天主圣言,祂是生於无始的莫可言喻的天主,祂为了分佔和医治我们的情感生活起见,降生为人。」( Apol. 2. 13P. G. VI465 )圣师巴西略( S. Basilius )是加巴陶十三位圣师中首先承认:耶穌身上的感官情绪,是真实而圣善的,他说:我主(耶穌 )所取的肉体的一切本然动态,宛似他降生为人--脆弱的人--的真凭实据,那是昭然若揭,明如观火,可是那有损於人性清白的一切不良衝动,他都摈弃不取,以昭示他天主性的圣洁( Epist 2613P.G. XXXII972 ),同样,安底盎基的教会之光,圣师若望基所( S. Chrysosgtomus ),也明明承认:救世主所具的一切感官觉情,明证他所取的人性,是完整无缺的。他说:「假若他--基督--没有我们所有的人性,他决不会一再的表示忧伤了。」( InJo. Homil. 632P. G. Lix350 )。

    拉丁圣师的佐证

   在拉丁圣师中,我们祗取那今日教会,尊之为大博学的圣师们,也就够了,例如:圣师盎博罗削。他证明天主圣言降生为人,所以不除去那感官所具的一切情感,因为这一切,正是他天主性,根本和人性结合成一位的自然后果。他说:「他因为取了灵魂,所以他也取了灵魂的一切情感。他就天主性而论,他不能受难,也不能受死。」( De fide ad Gratianumn7. 56P. L. XVI594 )圣师热罗尼莫,就根据了这一种的情感,成了基督实取了人性的主要论证。他说:吾主为证实自己确已取了人性起见,真切表示过忧伤难过。Of. Super mt. XXVI37PLXXVI205 )但圣奥斯定,特别指出天主圣言降生所具的一切情感,与其所以要具情感的目的,以及救世工程之间的关键,说:「吾主耶穌所以要摄取脆弱人性的一切情感,正如他所以愿意取了肉体,接受死亡一般,并不是为情势所迫,不得不然,却是出於慈悲的自由意志,正唯如是,他在自身内,才可以神化他的奥体--那便是圣教会。他--基督--便做她的首领--换句话:他在他自己的圣人中,在他自己的信徒中,神化他的肢体,亦唯如是,人受了试探,觉得忧愁悲伤,才不该想他自己脱离了基督的恩宠。而且,这种忧闷,也不是罪恶,祗是表示人性的脆弱,正该和基督结合,如人体之与首领,紧结不离,又似乐队之应和领队的音节符合,决不会单调枯寂,索然乏味。( P. L. XXXVII1111

    圣师达玛瑟诺,对这端教会道理,更有简明的言论。他说:「整个的基督,整个地取了「我」--我的本性「人性」--,而此整个的(基督 ),已和整个的「我」( 人性 ),紧紧结合,为能救赎整个的( 人类 ),否则的话,那没有被取的,也不能被救。」「所以,他基督,取了一切,正是为了圣化一切。」( P. G. XCIV 1081

    但须注意我们虽已引证了许多圣经和圣师们的言语,却还有许多地方,也给我们同样证明:耶穌基督,实具备各种感官的情绪,实取了真真的人性,为建立救赎人类的工程,但为了篇幅起见,不便一一提出。事实上,圣师们总没有明明把耶穌的一切情感,归诸於耶穌肉体的心,而明指为他的--耶穌的--无限神爱的象徵。果然,圣师们以及各位圣史,并没有明明描述救世主的肉心,说他是活生生(像我们一般 ),富有感情能力,常常感到灵魂的情绪,它是他天主与人的两种愿欲的炽热的爱情机构,可是,他们--圣史圣师等--屡次明白指出,天主耶穌的「神爱」,以及他的感官的各种情感,例如,「喜怒哀乐爱恶畏」--七情--常常里应外合,由他的言语,姿态面容表达出来,他的面容,更是他慈悲救世的明镜,更是他--救世主--由他内心涌出来的各种情感的忠实反照、原来,人类的一切心理形态,都是「诚中形外」,表里相应。天使博士,基於日常经验的教训,告诉我们说:「内心的激怒不安,自会形诸於外部,那特为心灵反照的显著部份,便是眼睛,面容,口舌。」( Sum. Theol. 1-11Q. 48a. 4

    圣心为三种「爱」的标记

   综之,天主降生为人的这颗圣心,理宜作为救世主,常燃不熄地,爱慕天父,爱慕世人的「圣爱」标记,质言之,它--圣心--是他和圣父与圣神共有的「圣爱」的标记,他便为了表示这种「神爱」取了脆弱可死的肉躯,降生为人,「在他身上,便具体地表现著天主性的完备美妙」(格罗森、贰、九 ),此外,它还是他--耶穌--灵魂所具的热切爱情的标记,这个爱是出於他--基督--灵魂的意志--愿欲;由他最完备的知识,即由於享见天主性体,以及直接由天主赋与的知识( Sum. Theol. III. )--光照和管理他的一切行动,最后,他的圣心,还是他感官「情爱」的标记--机构--这是更自然,更直接的标记--,因为耶穌基督的肉体,实由天主圣神的工程,受孕於童贞玛利亚的怀中,具有完备的感觉机能,它的灵敏自然还远胜於任何人体的感官哩( cfibid111. 33 a. 2-ad3of. 46. a. 6 )。

    总之,圣经和圣教会的信理,既然教训我们说,一切的一切,在耶穌基督的圣灵魂上,都是彼此和谐,有条不紊,而且耶穌所有的这三种「爱」,莫不完全为了救赎的工程,因此,那自然的结果,便是我们儘可瞻仰和尊敬救世主的圣心,作为他爱情的标记,以及他救赎我们的佐证;同时,它--圣心,犹似一张神秘的天梯,我们可由此而直升到救世主的怀抱里去,(弟、、四 )为此,他的一言一行,他的命令,他的圣蹟,尤其是他特别表明他爱人的一切行动,例如:他建立圣体圣事,他的受苦受难,他把他的可爱的母亲,交给我们,他为我们建立圣教会,最后,他遣发圣神到宗徒们以及我们身上--这一切的一切,我们可以说,我们都该视为他的三种圣爱的印证,为此,我们应该喜欢默想他的圣心的跳跃。这--圣心跳跃--好比是他在地上度日的呼声,直至大声喊著:「一切都完了」「俯首断息而崩」(玛、贰柒、五○;若、拾玖、卅 )的时候为止,那时,他的圣心,才停止跳跃,他的感官的情爱,亦告中断,直至他战胜死亡,从坟墓中復活出来为止,復活后,他的圣身,享受著永远的光荣,再和救世主--死亡的得胜者--的灵魂结合,从此,它--圣心,永远不停地表演他的三种圣爱。他既爱他的天上大父,以及爱整个人类的团体--圣教会,那末,理当为人类的奥秘首领。

圣心的爱情史

    可敬的神昆们,如今我们,为了综上所述,激增神益起见,我们愿我们的救主,耶穌基督,在世上生活的过程中,以及如今他还永远继续不断地,为叫我们认识他的圣心,所表示的一切关於「人而天主」的情爱,加以简明的回忆和体味,对此,新经的述,尤为鲜明,真令我们深入耶穌圣心的「至圣至所」,和保禄宗徒,一齐讚嘆说:「天主已把他极丰富的恩宠,因耶穌基督,所施於我们的慈善,显明於后来的世代了」( 弗、贰、七 )。

    圣言降生为人

    圣保禄宗徒,关於天主圣言--物尔朋--的降生,说:『基督一入世界就(向天主 )说:牺牲与献仪,你都不要了,你就给我一个身体,燔祭与赎罪,没有得你的欢心,那时我就说:天主,我来了,按著经卷上指著我说的,是为遵行你的意旨。我们是因著这个意旨,赖耶穌基督圣身的一次祭献,才得成圣』(希、拾、五-七、十 )是的,可钦可崇的耶穌圣心,当童贞玛利亚,慨然允诺说:「希惟主成於我」,天主圣言降生为人的时候,立即因著「天人」的热爱,而开始跳跃,后来,他在纳匝肋圣家里,同他的至甘至飴的圣母玛利亚,以及他的父亲若瑟,常在一起,悉心听他们的命,当一个辛苦微贱的小木匠的时候,它的圣心,仍然因著同样的爱,砰砰跳跃,把他人性的「情爱」,和他天主性的「神爱」,「珠联璧合」,完全融合在一起之后,他度著漫长的传教生活,他显行了无数的奇跡,他起死回生,治癒各式各样的病人;他忍苦耐劳,挨饥受渴,他守夜祈祷,和他的圣父,亲密来往,末了,在他的教训里,尤其在他的特别描述天主慈爱的比喻中--例如:失钱喻,亡羊喻,荡子回头--在在表示我们上述的三种圣爱,的确,吾主耶穌是用他的言行来揭露他的圣心,诚如圣额吾略所说的:「在天主的圣言里,认识天主的慈心,这样,你会更热诚地,切望永远的事了。」( P. L. LXX VII706    

    圣心怜悯世人

    可是,人民的急难,更使耶穌圣心,爱火炎炎,慈心惻惻,例如:他见群眾,饥饿疲劳,便大声喊道:「我对此群眾,深表怜悯。」(谷、捌、二 );他一见了可爱的耶路撒冷城,恶贯满盈,将惨遭灭亡,立即悲从衷来,哭个不停道:「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击死那遣到你这边来的人。我屡次要想聚集你的儿女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下一样,而你们却不愿意」(玛、贰、卅七 );他一见了天主的圣殿遭人蹂躪侮辱,流为贸易之所,他的圣心,便为了爱慕天父之故,情不自禁,义愤堪膺,勃然大怒说:「经上写著,我的殿称为祈祷之殿,你们却把它做成贼窝。」(玛、贰壹、十三 )

    甘心受难

   将临受难时,耶穌圣心,为爱情与畏惧所夹攻,大显本性怕受苦怕受难的心理,哀号说:「父,要是可能的话,请免饮斯爵!」( 玛、贰陆、卅九 )可是,他一见叛徒--茹答斯--近前接吻,他便抑制了伤感,发出爱情来,表示他最后最怜悯的慈心,对这个忘恩负义,交付他於恶人手中的叛徒,说:「朋友你来做什么?你用接吻礼来交付人子么?」(玛、贰陆、五十;路、贰贰、四八 ),之后,耶穌负架上山--加尔瓦略山--,途遇热心妇女,慟哭流泪,他便慈心大动,深表怜爱之情,向她们说:「耶路撤冷的女儿呀! 别哭我,而哭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子孙吧!……因为,他们对青绿的树,尚且如此,那么,对那些枯树,该怎样呢?」(路、贰、廿八、卅一。

    甘心受死

    耶穌被悬架上时,深表内心种种的强烈情绪--如热爱,枯涩,怜悯,渴望,慈祥,说了下列的几句话:「父,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路、贰、卅四 )「我主,我天主,何捨弃我?」( 玛、贰柒、四六 );「我老实对你说:你今日与我同入天国」( 路、贰、四三 );「我渴」( 若、拾玖、廿八 );「父,我灵付於尔手。」( 路、贰、四六

    当他建立圣体圣事时,他便把他自己的圣体圣血。交给人类。稍后又把他自己的至圣圣母,把他大司祭的圣职,。把他最大的礼物,都赐给了人类。啊!谁能相称地,描写当时耶穌圣心,怎样因著无限情爱的激动,而砰砰跳跃的心境呢?

    建立爱情-圣体圣事

   再者,当吾主耶穌和他的宗徒们,进最后晚餐时,明知他将建立圣体圣事,成圣体,成圣册,缔结新约,因而他的圣心,情感勃发,他便对他们说:「我心心念念,在受难之前,同你们一起吃这个逾越节羔羊。」(路、贰贰、十五 )之后,这样情感,更是有增无已,当他手取麵包,祝谢分析,授给宗徒们的时候,他说:「这是我的体,为了你们交出来的;你们举行这个来纪念我。」同样,他接过酒爵,说:「这爵是新约,结在我为你们流出来的血中。」(路、贰贰、十九,廿 )

    圣体圣事,是圣事,又是祭祀,因了这件圣事,他全赐给了人,因为这又是祭祀,他便「自日出至日落为止」( 玛拉基亚、壹、十一)永为牺牲。职是之故,我们可以断言:这件圣体圣事,连同司祭圣职,实为耶穌至圣圣心的恩赐。

    此外,还有一件耶穌圣心的最宝贵的恩赐,那便是我们上面提过的,他把他的至爱之母,天主之母,也给了我们,作为我等之母,按肉身而言,她產生了我们的救世主;她和她的圣子,吸息相通,把天主圣宠的生命,復还於厄娃的子孙,因此,她理当被尊敬为全人类的「超性之母」--灵魂之母--所以圣奥斯定关於圣母写著说:「显然她是救世主眾肢体--我们便是救世主之肢体--之母,因为她和他--耶穌--精诚--和爱合作--合作,產生教会的信友,而他自己,便是教会的首领( De Sancta VirginitateVIP. L. XL. 399

    建立弥撒圣祭

   而且,我们的救世主,耶穌基督,愿意藉著麵酒的形像,把他十字架流血的祭献,和他不流血的弥撒祭献,联合在一起,作为他对人类的至深无限的爱情佐证。其实,他所以行此一举,正是给我们一个无上爱德的典型。他曾向他的门徒们,指出爱德的最高标準,说:「人之爱,莫大於为其友捨生。」(若、拾伍、十三 )。为此,天主子耶穌基督的爱情,由於加尔瓦略山上的祭献,已充份表演无遗了。若望圣史说:吾主曾为吾人捨生致命,天主之爱德,於此可见,然则吾人亦宜为弟兄捨生致命矣」(若前、、十六

    的确,我们救世主的被钉於十字架上,与其说,是出於刑役的武力,更好说,是出於他热爱的神力,他那自愿的燔祭,确是他所给每个人的最大恩赐,诚如保禄宗徒所说的:「他爱我而为我捨生也」(加、贰、廿 )

    据此,毫无疑问的是:耶穌圣心在天主圣言降生的生活中,犹是天主性所取用的一种器具,其密切之程度,可谓登峰造极,无以復加了。既然耶穌圣心,一定不亚於其他肢体之参与於圣宠的作用,表示天主的全能,(参阅Sum. Theol. IIIof199. 1 )那末,它当然要成为这个无量情爱的天然标记,我们的救世主,也是由於这一种情爱的激盪,倾流圣血,而和圣教会,缔结神婚。天使博士说:「他--耶穌,为了爱,受难受死,而娶圣教会为净配。」( Sum. Theol. Suphl. Of. 42a1-3 )因此,圣教会,便由救世主被刺的圣心中,產生出来而即为救世主圣血的分施者。各种圣事的恩宠泉源,亦即由耶穌圣心流出,洋洋溢溢,而教会的子女,得以畅饮无阻,获享常生,诚如圣教礼仪上说的:「基督净配圣教会,由被刺之圣心產生……他--基督,即由他圣心之中,倾注圣宠於人。」( HymAd Vesp. F. SS. C.

    圣心的种种爱情标记

   关於这( 圣心的 )标记的意义,教会初世纪的教父,以及后世的教会学者,早已公认不讳。圣多玛斯则响应他们的意见,写著说:「从基督的肋旁内,流出水来洗涤(人灵 ),流出血来,救赎人类,因此,「血」是象徵圣体圣事,「水」是象徵圣洗圣事,但圣洗圣事之所以能洗涤人灵,乃由於基督的圣血功能。( Sum. Theol. III866ar 3 ad 3m )其实,这里所记载的基督的肋旁,为兵士所刺透者,无非就是指他的圣心。当那个士兵,为使耶穌必死无疑,持矛刺透他的肋旁时,必定也刺透他的圣心。为此,那耶穌被人刺透,结束了他在世生命的这颗肉心,如今还是活生生的,表明天主为救赎人类,不惜牺牲独子的无限慈爱,表明基督为吾人类,自愿作加尔瓦略上的情爱的幡祭牺牲,圣保禄说:「基督为爱吾人之故,献身於主,作为祭祀牺牲,芳气馥馥,有如馨香」( 弗、伍、二)

    光荣的五伤

   之后,耶穌升天,他与他的可钦可崇的圣身一起,永享天上光荣,坐於天主父之右,但他的那颗充满热爱的心,还是砰砰的跳著,念念不离他的净配--圣教会,因为他所留著的五伤,正是他的光荣记号,十足表明他得胜魔鬼,罪恶与死亡的三重胜利,他把他的圣心,作为珍藏他的无限功劳,以及他的三重光荣胜利的宝库,及时慷慨地,分施给整个人类。这是充满安慰的真理。保禄宗徒说的真对:「方其上昇,领回眾俘;普天生灵,恩泽是濡,而彼之所以先降而后昇於诸天之上者,乃欲贯通上下,充塞万有耳」(弗、肆、八十 )

    遣发圣神

   耶穌凯旋升天,坐於天主父之右之后,他的伟大爱情的第一项的鲜明标记,便是他遣发圣神给他的门徒。原来,在耶穌升天之后,门徒们集中於最后晚餐厅,迨至第十日,天主圣父,便把主圣神赐给他们,一如耶穌在最后晚餐时所预许的:「我恳求父,给你们另一位安慰之神,将永与尔曹相偕」(,、拾肆、十六)。盖安慰之神,即父之於子,子之於父的『互爱化身』,为父子所共遣,借著火舌形像,把天主神爱,以及其他种种神恩特宠,一齐倾注给他们--门徒们--。救世主的圣心,既是「智慧与智识之秘藏」,(哥、贰、三 ),自然也是这天主神爱的倾注者了,耶穌圣心的神爱,原就是他的圣神的恩赐,圣教会的產生,及其奇妙地传遍和民族,摧毁偶像,消弭仇恨,移风易俗,过化存神,也无非是这位父子之神的化工妙运。此外,耶穌的宗徒们以及其他的殉道先烈,所以能刚毅不屈宣传福音,流血殉道,至死不渝;圣教会的博学士们所以能热心求学,阐明信理教义;无数的圣人们,所以能崇德修行,荣主救灵,造福社会群眾,令人敬仰不已;无数的男女青年,所以献身事主,清心寡欲,而终身与吾主为侣(为情侣,为净配-- )无非都是为耶穌圣心的精神感召所致,亦为天主神爱的一种无上光荣,但这天主神爱,即由天主圣言降生之心--耶穌圣心--流出,藉天主圣神妙工,倾注於信友的灵魂。圣保禄宗徒曾带著凯旋的神气,歌咏首领基督--奥体之首--及其肢体的胜利;即任何环境,都不能阻碍爱情神国之确立人间。他说:「谁还能叫我们失离基督的爱呢?是艰难吗?是困难吗?是饥饿吗?是赤身裸体吗?是危险吗?是窘难吗?是刀剑吗?……到底在一切事上,依靠爱我们的耶穌,我们大得胜利,因为我确实知道,无论是生是死,是天使,是为统领的,是有权能的,是现在的,是未来的,是高上的,是低下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失离天主,因我等主耶穌基利斯督所施於我们的爱情。

     圣心是天主神爱的标记

     所以,无论什么也阻止不了我们钦崇耶穌圣心。这颗心,充满天主神爱,亦即天主神爱的天然标记。我们的救世主,到今还是因著天主神爱,而热爱世人。是的,这颗心,如今不能再受人世之苦了,但是照旧生活著,跳跃著,和天主圣言,合成一位,且亦仍在天主圣言内,藉著天主圣言,与天主圣意,永远「如胶如漆」地合无间。为此,耶穌圣心,充满爱主爱人的情爱,而为救世主,以苦难圣死所挣得的恩宠宝库,所以理当永为天主圣神所施於基督奥体肢体的神爱活泉了。

    圣心是天主圣言的肖像

    职是之故,我们救世主的圣心,也彷彿是天主第二位圣言的肖像,同时,也便是他的天主性和人性的肖像,在此,我们把耶穌圣心,不但视为天主救赎人类的奥跡象徵,简直还可说是一切奥秘的聚处--标记,当我们钦崇耶穌圣心时,我们即在圣心内,亦即藉著圣心,钦崇天主圣言的「天主性」与人性的二种爱情,以及其他的种种情感和德能,因为救世主之所以为我们为他的净配圣教会,牺牲自己,也就是由於这两种爱情的驱使所致。圣保禄宗徒宣称过:「基督爱教会,捨了自己,用水洗涤她,藉著圣言,把她--教会--洗涤乾净,成为圣洁的,以便献於自己的一个光荣的教会,没有污点,没有皱纹,或别的彷彿的病,乃是一个圣而无玷的。」(弗、伍、廿五-廿七 )

    圣心为世人转祷

   如今耶穌基督之爱圣教会,较诸过去的时候,只有过之无不及。他仍然为我们上述三种的热爱所迫,在圣父前,作我们的中保;他「永生永存,为我们转祷天主」(希、柒、廿五 )施宠加佑,不遗餘力,而且这种转祷,乃出於他--基督--的万古常新的爱情,直达天父,永无中止之日。是的,如今他已奏凯升天了,但他在圣父前的转祷能力,较诸从前他「在生的时候」(希、伍、七 ),一定有增无减的,因为天主( 圣父 )如此爱了世界,竟把他的惟一圣子,赐给它,使凡信他的人,不致丧亡而得永生。( 若、、十六 )如今他--基督--便把自己炽热的,给罗马士兵的长矛所刺伤的这颗肉心,活生生的显示给天主圣父,以动圣父的慈心,为此,(耶穌圣心 )之所以为人刺伤的缘故,是为叫我们,从这有形的伤痕上,看出他无形的爱情来( SBonaventuraOpera omniatV111P164cf sumThcolIIIg54 a4, )

    从此,毫无疑问的是:天主圣父,既「不惜将自己独子,交予恶人,为救赎眾人」( 罗、捌、三二 )又有这样热爱有力的圣子,--圣心永为世人中保,那么,他一定要由圣子,源源不绝地,广施恩宠於世人了。

  圣心敬礼的演进史

    可敬的神昆们,这里,我们的愿望,便是要藉著以上的种种印证,扼要地把耶穌圣心的敬礼性质,及其圣心所涌出的种种恩泉,向你们,以及普世信友,陈述清楚,为使你们明瞭,圣心敬礼,实有天主默示道理做根基,谁也不得忽视。我们深信,我们在福音的反映之下所举的和各项理证,一言以蔽之,无非是证明圣心敬礼,便是我们对天主圣言降生所具天主性与人性的双重情爱,以及天主圣父与圣神怜悯罪人的爱情敬礼,因为按天使博士的讲解,天主圣三的「爱」,便是天主降生救赎的根由,这个「爱」,注入耶穌基督的人性意志,而充盈洋溢於可钦可崇的耶穌圣心之中,牵引耶穌,在爱的推动之下,倾流圣血,把我们从罪恶中救赎出来,( cfSumTheolQ48 a 5, )耶穌说:「我当领受一种洗礼,我多么焦急,等待它完成」(路、拾贰、五十 )

    自古信友,即敬礼圣心

    因此我们深信:天主的「爱」和耶穌基督为了救赎人类,被钉於十字架上时所被刺透的圣心的爱,表里相应,互为佐证。不过,这种敬礼,到了今日的教会里,才得欣欣向荣,流传各处,其中理由,特别是因为吾主耶穌,最近亲自向他的几个子女,显示他的神秘,赋给他们丰富的神恩,并选召他们,作为该敬礼--圣心敬礼--的特使,以宣扬圣心的爱情。

    可是,事实上,圣教会内,自古以来常有一部份人,特别献身事主,效法天主之母,宗徒们,以及许多大圣师的圣表,对基督的至圣人性,对基督为救赎人类所身受种种圣伤,深表感恩,钦崇热爱之心,无时或已。

    请看,圣多默宗徒表示他已由不信者而变为信者时所激发的这几句话:「我主,我天主」,不就是他--多默宗徒--对吾主受伤的人性与其天主性的尊威,所宣示的信德,崇拜和热爱之情的证据吗?

    果然,人们对救世主因著疼爱人类的无限之爱所被刺透的圣心,早由先知匝加利亚预言过:「他们要瞻望他们所刺透的那一位」(匝、拾贰、十 )。而后,若望圣史,也早已指明:这句预言,在耶穌被钉架上时应验了,而为自古信友所传诵 )--深表动情,铭感莫名,但我们应直认不讳,教会视耶穌圣心为天主圣子降生,人性和天主性的二种「爱情」的结晶,--而加以特别的敬礼,那是逐渐演进,并非「自古已然,以今为烈」的。

     圣心敬礼的广扬

     谁若愿意知道,圣心敬礼的沿革概况,那就不得不让我们,默想过去的几位圣人圣女,如何推进圣心敬礼的史实。他们先私下敬礼圣心,后来渐渐扩展到若干修会去。例如:圣文都拉,圣大亚伯尔,圣女日多达,圣女加大利纳瑟纳,真福亨利苏沙,圣伯多禄加尼削,圣方济各撒肋爵,都是竭力推行圣心敬礼的功臣,名垂千秋。圣若望欧德,曾负责编撰圣心瞻礼的日课和弥撒经文,后为法国许多主教所准定。一六七二年十月廿日,法国便举行了第一次的圣心瞻礼。

    可是促进圣心敬礼,最出力最有名的人物,一定要算到圣女玛加利大了。她在真福高龙汴神师指导之下,爱火炎炎,热烈传扬圣心敬礼。她指出:圣心敬礼的传扬,对於信友的灵修,裨益甚鉅,其与其他敬礼不同特点,便是「爱」--以爱还爱--和补赎( cfEncy, “Miserentissimus RedemptorAAS. XX1928pp 167-168

     现代的圣心敬礼

     现在让我们提一提现时代的圣心敬礼吧。现时代的圣心敬礼,因了现时代人对圣心敬礼之认识清楚,确有惊人的进展。原来,圣心敬礼就是爱情敬礼,这和信友虔诚的本性,完全合,谁也不该说:圣心敬礼,是导源於天主的「私默示」,是突然发现於圣教会中的敬礼,却更好说:圣心敬礼之所以欣欣向荣,因为该敬礼,正和教会活生生的信仰,完全「沆瀣一气」,不谋而合。人们正藉著这种敬礼,汲取天上的丰厚恩泽:把救世主的光荣五伤,看作救世主对人类无限爱情的印证,而对所钦崇的救世主,自会燃起爱情的热火来了。因此,那自然的结语便是:圣女玛加利大所得的私人默示,并没有给圣教会,带来了一种新的道理,该私默示的重点,是在於:吾主耶穌,显露己心,用一非常的方式,表示他愿意邀请世人,对天主的慈悲奥跡及其对人类的爱情,加以注意,瞻仰,敬礼而已。基督在这特别的显现中,曾用坚决重复的语句,指著自己的心,把它作为引人知恩报爱的标记。同时,他把他的心,还作为他的仁慈,作为他赐给今日教会所需恩宠的印证。

    圣心敬礼的渊源  况且,圣心敬礼,实渊源於圣教会的基础信理。宗座在审阅圣女玛利加大的「笔记」之前,早已核准了敬礼的大日课经和弥撒经。圣礼部於(一七六五年一月廿五日,颁发文告,由教宗格来孟十三世於同年二月六日核准 ),准波兰主教们,以及罗马耶穌圣心善会,举行圣心瞻礼,也并没有正式以任何私人默示为依据,却以信友们的请求为理由(於此,亦可见圣心敬礼之基础,乃为教会的传统道理,毫无疑义 )。按圣礼部之所以如此为者,乃欲明示圣心敬礼之所以存在,繁荣,发展的理由「是为提醒人,藉此圣心的标记,要感念天主的爱情」( cf AGardelliniDecreta authentica 1857n4579tomIIIP174 )我们的救世主,也就是为这神爱所推动,甘为人类,作了赎罪之牺牲。

    圣心瞻礼的颁佈

    圣座初次核准,举行圣心瞻礼,乃是一种特准性质,祗限於一定的地区。大约一世纪之后,才有第二次的核准。这次比较首次核准,更为重要,也更为隆重。原来,礼仪圣部--圣礼部--於一八五六年八月廿三日,奉教宗比约第九钦令,颁发永远不能遗忘的文告,宣佈教宗--比约第九世--为应法国以及普世大多数主教们的请求,令普世教会,一律隆重地,举行圣心瞻礼,( Cf. Decret S. C. Rit. apud N. NillesDe Rationibus festorum SS. Cordis Jesu et purissimi Cordis Mariae 5edInsbruck 1885tlp167 )如此壮举,实在值得我们全体信友,永誌不忘,因为我们看到,耶穌圣心敬礼,正如圣心瞻礼的日课经上说的,「就从这时候开始,真像泱泱乎江河之水,扫荡一切障碍,直泻到世界每个角落去了」。

    圣心瞻礼的意义

   诸位神昆,我们以上所述的一切,无非是为了教人明瞭:如果一个信友,要洞悉圣心敬礼,燃起他对圣心敬礼的爱火,那末,他不得不先从圣经,圣传,礼仪三方面去仔细搜阅,澈底查明圣心敬礼的渊源才好。如果一个信友,澈底瞭解圣心敬礼的渊源,恒心敬礼圣心,那末,他决不会不体味到基督圣爱的甘飴。正如保禄宗徒经验教训我们的,他说:「为此缘故,我在我等主耶穌基督的父前,屈膝祈祷……求他赏赐你们,按著他光荣的丰富,用他圣神的德能,坚固你们的「内心」,使基督藉著信德,住在你们心中,叫你们在爱德上,植根立基……。也叫你们知道那爱情,是超过人所能如的,会叫你们满满承受天主圆满至善」的明镜--至肖肖像--便是耶穌圣心,我们所讲的「圆满」,按新约的说法,便是圆满的慈悲--充满慈悲--。原来,新约便是「表现我们救世主的良善仁慈」( TitIII4 )因为「天主不遣他的圣子到世上来审判世界,却使世界因他而得救」(若、、十七 )。

    错误的想法

    因此,圣教会「万民之师」,在初次颁佈关於圣心敬礼的文告时,便深深明瞭;敬礼圣心的爱情与补赎的行为,和敬礼天主对人类无限爱情的行为,连在一起,决不如某些人所讲的物质主义,或含有什么「迷信」成份。但是相反,这种--圣心--敬礼,实是一种内心真诚的流露,整个的宗教行为,灵修生活,全繫於此。诚如救世主亲自向撒玛利亚妇人所预言的:「时候到了,现在就是,真的朝拜主的人,将用心神和真诚来朝拜父,因为父要这样朝拜他的人。天主是神,朝拜他的人,也该用心神和真诚来朝拜他」(若、肆、廿三-廿四 )。

    所以,这是错误的想法:瞻仰耶穌肉体的心,是人灵接近天主圣爱,崇修纯德的阻碍。这是一种虚伪的想法,已为教会所摈斥。原来,我们以前的教宗依诺增爵十一世,曾摈斥过列的荒谬意见:「人灵的内心,不应激发爱圣母,爱圣人圣女,爱耶穌人性的爱情行为,因为爱情的对象,既然是属於和爱情同类的事物,那么,它的倾向,自然亦属於感官所及的事物了,任何受造之物,不论是真福童贞玛利亚,或其他圣人圣女,都不该存在我们的内心,因为天主愿意,祂单独佔有我们的内心」( CountAp,”Caelestis pastor19 Nov1687BullariumRomae1734tVIIIp443

    显然,凡抱有这种错误的人,亦必误会:耶穌圣心,祗是一种人性爱情的标记,并不和祂的天主性,联在一起。可是,谁都知道,这是一种「无稽之谈」,不值识者一笑!

    準确的主张

   公教神学家的思想,及其主张,和上述的「无稽之谈」,大不相同。圣多玛斯写著说:「虔诚--宗教--的敬礼,不是归於「像」的本身,乃是按像所表明的归於降生的天主,人看到「像」时,不是停在「像」上,却是按著「像」所表明的,继续想去,因此,宗教敬礼的归於基督的「像」,并不变更敬礼的崇高性,及其所具的德能( SumTheol11-11q81a3ad 3 m,)。耶穌的圣心,无论是看作救世主为人备尝苦难的「遗像」,或是特别代表耶穌心圣心被刺透的「活像」,而其最后的敬礼对象,总是天主第二位圣言,理当以敬礼天主的崇高敬礼崇拜之,那是毫无疑义。」

    圣心是圣爱的标记

   据此,人从耶穌血肉之心所表示的天然意义--爱的标记--上,循序而登,由瞻仰而崇拜耶穌「人性爱」所包括的一切情愫,推及其他由上天所倾注的爱,一直到其天主圣言降生的「天主神爱」。这是公教信仰的天经地义,绝无不可之理,因为我们这样做,正是符合信理之举。我们相信,耶穌的人性和天主性,是合成一位耶穌基督,耶穌肉体之心所具的情爱和他的「人性爱」与「天主爱」,紧紧联合。我们一望耶穌圣心,自会联想到耶穌的「人性爱」与「天主爱」了。况且,这救世主的第三种「爱」,不该看作分别存在,各不相关的爱。但该知道:它们是自然而然的连合在一起。果然那「人性爱」,连同人性的情感,是隶属於「天主爱」--神爱--而在相当的限度下,还给我们作为「天主爱」的标记。可是,我们并不强调耶穌圣心,是那「天主爱」的纯全的,绝对的,所讲「正式」的「形态」,因为任何受造物的「形像」,都无法「正式」表示天主爱的本来性质。但若一个基督的信徒,敬礼耶穌圣心,同时,他就是和圣教会一起崇拜天主的仁爱标记。天主降生为人,虽然饱受凌辱,但由於天主的仁爱,仍然这样爱人,而祂的肉心,好像就是这个神爱的「跡象」--标记--。

    敬礼圣心之基础信理

   职是之故,圣心敬礼的道理,非常重要,也非常深奥,不拘谁都应明智熟审,常常牢记不忘;耶穌肉体之心之所以成为天主圣言的--圣爱--自然象徵,其基础,全在於「耶穌的人性和天主第二位天主性,合成一位」的信德道理。谁若否认这个信理,那无异是他否认「耶穌一位二性」的信理,而把从前圣教会所弃绝的异端,「死灰復燃」。这理当为教会所责斥的。

    通过圣心,获得天父

    综上所述,我们就可明瞭耶穌圣心,便是天主第二位圣子降生的心,我们藉此,可以瞻仰天主对人的整个爱情。因此,圣心敬礼--就外面的敬礼而言,是基督信徒,最崇高的虔诚表现。因为这个敬礼,是敬礼耶穌,是以「天人中保」「人而天主」为敬礼的中心,我们若不通过耶穌圣心,我们亦无法探获天主之心。耶穌亲口说过:「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通过我,谁也不能到父那里去」(若、拾肆,六 )。於此我们亦不难明瞭,敬礼圣心的特性,是敬礼天主通过耶穌的爱人爱情;同时,也就是我们爱主爱人的爱的演习。换句话说:圣心敬礼,使人念及天主爱人的爱情,油然而生敬主爱主谢主之心,终生事主不懈。最后,我们还有一个观点要注意:敬礼圣心正是实现耶穌颁给宗徒相亲相爱的新训令。耶穌说:「我给你们新的训令,要你们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若、拾、三四;若、伍、十二 ),的确,这条训令,是新的,是基督特有的训令。圣多玛斯说:「这条训令,是新旧约不同点的缩影,因为先知耶肋米亚早已预言过:「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太家订立新约」(耶、壹、卅一 ),可是,旧约上的律令,是以怕惧敬畏之爱为基础,并不像新约上的训令。因此旧约上的律令,祗是新约的前奏罢了。」( Coment in Evang SJoCXIILectVII33ad Parmae 1860 tomXp54

    圣心敬礼之重要性

    从前圣伯多禄,经过三次宣佈了「爱」之后,才接获管理羊群的重任。我们也就因著怕多禄宗徒的宗座职责,把耶穌圣心敬礼的意义,及其对於生活的高贵性--(这确是一个充满安慰的动人敬礼)──阐明无遗。神昆们,我们认为,在结束本文之前,再要乘机劝告你们,并由你们,劝告我们的一总信仰基督的子女们,继续奉行圣心敬礼,并竭力加以推进为要。因为我们深信圣心敬礼,就是在我们的时代,也是非常有益的。

    圣心敬礼,超越一切敬礼

   的确,要是我们把敬礼耶穌「被刺透的心」的基础道理,如上所述的审慎考虑一下,我们就会觉得,其他次要的敬礼,若和圣心敬礼比较,真似「霄壤之别」!如果「敬礼」诚如圣多玛斯所下的神学意义,无非是「人準备完全事主的意愿,(SumTheol 1111. q. 82 9.1.)那么,还能有什么事主的意愿,比较倾心爱主,更迫切紧要,同时又是更高贵动人的呢?还有什么,比较敬礼天主的圣爱,和自献於天主圣爱的服役,--(原来「任何自愿的服从,总是含著『牺牲』性质,而那自愿服役人的『爱』--更为宝贵 」--更为天主所悦纳的呢?( SumTheolIQ38a2 )这是一种虔诚--的方式,理宜为人们极度重视,以促进其献身事主,热诚爱主之精神,这是救世主亲自授意信友,命令信友由罗马教宗们,竭力保护,高度重视的一种敬礼方式,所以,谁若认为圣心敬礼,对基督的教会而言,微不足道,无甚推重价值,那是荒谬至极,貽害无穷,决为天主所厌恶也无疑!

    敬礼圣心促进灵修

   事既如此,信友们,自当毫无疑义地,敬礼救主的圣心,以尽其敬主之要道,同时,他们对造世救世的天主,亦因此而「蕴中发外」,掬诚致敬,服从了天主的律令:你要全心全灵,全意,全力,爱你的天主」(谷、拾贰、卅 ),此外,他们还因此而深信,他们之所以尊敬天主,其首要动机。不是为谋他们身灵的暂世利益「而是为了天主本身的良善;他们应奋勉事主,以爱还爱;他们应投诚拜主,献身报恩,不然的话,圣心的敬礼要会和整个教会的热心精神,「杆格不入」,失了和谐,因为这种人,既不以「天主之爱」,为敬礼之首要动机,自然难免不陷入岐途,误会圣心敬礼之精意,流入自私自爱之孽藪,能不为人所讥笑么?为此,我们三番四覆地阐明圣心敬礼之精义。在讲明耶穌圣心敬礼的事上,大家要全心深信,外面的热心举动,并不佔著首要地位,而且就是耶穌圣心,亲口许於人们的种种殊恩,也不是敬礼圣心的主要理由,其最重要的是要鼓励人们,促进灵修,对天主教会的主要责职,要尽得尽善尽美。换句话说:就是要鼓励信友,发爱情,做补赎,各尽力之所能,增进自己之灵修,才是。

    圣心敬礼的圣德之果

   职是之故,我们敦促全体基督子女,无论是那些早己习惯成自然,挹取圣心活泉的热心份子,或是那些尚在躇躕不决,岐途徜徉的观望者,大家一致起来热烈拥护圣心敬礼。他们须知:这个圣心敬礼,我们上已提过,早已在圣教会中流行,以圣经默示为基础,以教会传统为柱石,而为歷代教宗们竭力拥护的敬礼。教宗们,并不以建立圣心瞻礼为满足,抑且亲身把整个人类,隆重地,奉献於耶穌圣心哩,( CfrLeo XIIIEncAnnum SacrumDecSCRituum1899in Decr AuthIIIP3712Pius XIEncMiserentissimus Redemptor AAS 1928P177Decr SCRit29 Jan1929 AAS  XXI1929P77 )诚然,圣心敬礼的圣德之,至为丰腴;无数人,回头改过,崇奉真教;无数人,信德更热切,奔走圣心之途;凡此种种佳,在此最近十年内,尤为彰明皎著,灿烂辉煌。

    的确,我们环睹各处信友,对耶穌圣心敬礼之热烈宣扬,如火如荼,实感万分欣慰。为此,我们除了感谢救世主「无限之良善宝藏」外,不得不向教士,教民,凡竭力传扬耶穌圣心者,深表我们慈父的欣慰谢意。

    伤嘆人世之罪孽

   虽然,圣心敬礼,已於各处教会,產生了丰腴的圣心之。可是,可敬的神昆们呀,今世的战斗教会,尤其是今日人类的社会生活,的确,尚未达到人类救主耶穌基督所期望的圆满成就。圣教会,尚有不少子女,犯罪作恶,有损慈母教会的体面;尚有不少信友,怠惰进修,有负天主的恩召;尚有许多罪人背弃慈父,不肯重返家园,再穿上「锦袍」,再戴上戒指,和心灵的无上净配,重归於好;尚有许多外教人,徜徉於羊栈之外,不肯为基督奥体的肢体。诚然,我们对於那些信德浅薄,为物慾所蔽,渐渐冷淡,失掉热心者,实已难受万分,竟尚有人心怀恶意,甘为恶魔所奴役,「自古已然而以今为烈」,公然仇恨天主,仇恨圣教会,特别还仇恨救世主在地上的代表--对人类的爱情象徵--罗马教宗,我们更如何难受啊!米兰圣师( 盎玻罗削 )关於罗马教宗,曾有过不朽名言,他说「若有所疑,即询问他--伯多禄--可是,主并不疑惑伯多禄,也不是为了向伯多禄学习,却是为了教训伯多禄,在他升天之后,作他爱情的代表。」( PLXV1942

    天主原按自己的肖像,造生人类,使之为友,将来还使之永享天堂真福,而今竟有人,辜恩负义,仇恨天主,仇恨天主的正统代理人,其罪孽实无有甚於是者。盖人仇恨,即自绝於「至善」之源。他们对於由主而来,与主契合,以及引归於主之一切真理,德性,和平,正义,无不嫉恶痛恨!他们自绝而绝人,真正作孽! Sum. Theol. 11-11q34a2

     可惜,有些人,竟以天主之仇敌自豪,以「唯物主义」为口号,妄言妄行,竭力传播邪说,扩展势力,到处「晦淫晦盗」,阴谋不轨,我们亦何怪乎如是眾多的灵魂,失落了他们的宗教热爱呢!岂不知爱是基督教会的无上「诫命」。它是「真理」和「正义」的最基本的基础,是「和平」与「圣洁」的最主要的泉源!我们的救世主,早已警告我们说:「由於罪恶的增多,许多人的爱,冷淡下来了!」( 玛、贰肆、十二 )

     挽救罪恶之良策

     可敬神昆啊,我们面临今日的罪恶世界,无论个人,家庭,国家莫不遭到严重的不安现象。试问,我们将何以挽救耶?难道除了圣心敬礼外,还能找出更尊高,更适应教会的信德精神,更能弥补今日人类需要的良策吗?圣心敬礼,一如上述,既能导引眾人,归向「爱主」之正轨,( AASXX1928P166 ),则除圣心敬礼外,还有什么敬礼更高贵,更甘飴,更有益於人灵的呢?谁若敬礼圣心,自会「日新月异」增加爱主之德,试问,还有什么比「爱主之德」,更能有效地激励信友,实践福音的律法呢?天主圣神,固早已默示说:「正义的功效是和平」(依、贰、十七 );但若没有「爱主之德」,人间那裡还有真正的和平呢?

    因此,我们追随最近教宗的芳表,把教宗良十三世,在上世纪末叶所颁发的金科玉律,再向全体信友,训告如下:「看,这是今日我们当前的极吉祥极神圣的一个标记:那就是耶穌的至圣之心,在火焰中发光,灿烂无比,一切希望,全在於此(--圣心 )即人类的救援,亦全望在圣心中求获一( EncyAnnum SacrumActa  LeonisVloXIX1900P791 EncyMisercntissimus Redemptor

     教宗的期望

     同样,我们热烈期望:凡为基督信徒与切愿基督神国,建立於地上者,均应视圣心敬礼,为「团结」。「救援」「和平」的渊源与标记,但是,我们切望,谁也不要想,敬礼圣心,便有损於其他对救世主的合法的热心敬礼。相反,热诚的圣心敬礼,一定会促进圣十字架的敬礼,一定会增加人们对圣体圣事的热情,而且我们可以坚决肯定:耶穌对圣女日多达以及圣女玛加利大的默示,都给了我们非常明显的保证:凡是不先明瞭圣心奥秘,而能与被钉之耶穌,深表同情者,未之有也。同样,不先敬礼圣体中之耶穌圣心,而能窥测耶穌甘为我人神粮的爱情力量者,亦未之有也。我们以前的教宗良十三世说过:「我们的救世主,倾注了他内心的宝藏,用了极大的爱情举动,和我们常在一起,直至世界穷尽,才建立了可钦可崇的圣体圣事。原来,「他--耶穌--由他圣心的偌大爱情所给我们的圣体圣事,决不是他圣心的极小啟示」( S Albertus MDe Eucharistia dist VItr1C1

圣心是学习爱主乏学府

   最后,我们切愿筑起坚强的堡垒,来抵御仇人的阴谋。他们仇恨天主,仇恨圣教会,我们却挽回人心,或公或私,都要度著「上爱天主,下爱眾人」的生活。我们明白宣佈:耶穌圣心的敬礼,是学习「爱主」最好的学说,我们所说的「爱主」,原就是( 我们 )在个人的内心,在家庭,在各个国家,建立天主神国的基础。我们的前任教宗良十三世说:「耶穌基督的神国,在天主的爱情裡,发荣滋长。「爱主爱人」,修德成圣,便是「天主神国」的基础和成功,人们即因此而安分守己,无愧於心;奉公守法,互不侵犯;立身处世,悉按上天性律,热爱天主,超越万有之上,才是!」

    圣心敬礼与圣母敬礼之关係

   是的,耶穌圣心的敬礼,对於全体信友,甚至对整个人类,都是非常有益的。但我们该设法,使信友们明瞭:圣心敬礼,和圣母无玷圣心的敬礼,是有密切关係,不可忽此略彼的。原来,天主的圣意,是要殊福童贞圣母玛利亚,和基督紧紧结合,完成救世赎世的大业。换句话:我们的救援,是由基督的和玛利亚的「爱」与「苦」,交织而成的。所以信友们理宜从基督那裡,通过玛利亚,而得超性生命。因此信友们,在竭诚敬礼圣心之后,还该敬礼圣母圣心,以伸孝爱,感恩,补赎之情,才是。这裡,我们不得不记起那我们从前,将整个教会,整个世界,隆重地奉献给圣母无玷圣心的壮举,实是天主上智甘飴的睿明措置,( CfrADSXXXIX1942P345 sq

       结语

      神昆们,我们已提过:今年( 一九五六年 )正是我们以前的教宗比约第九世,钦定耶穌圣心瞻礼,第一百週年,我们乘机切望各处教会,公行钦崇,感谢,耶穌圣心的敬礼,补过立功,热诚庆祝这个值得记忆的百週年纪念。这裡是由於天主圣意的措置,成为神圣贞女--圣教会传扬圣心敬礼的发祥地,切望普世信友--藉著相亲相爱,互相通功的琐链--和我们同心同德,欢天喜地,来热烈庆祝这个百週年纪念吧!

    同时我们也怀著无限甘飴的希望,并抱著坚确的信念--由我们上文所陈述的理由,及其实施的结论--深信将来由耶穌圣心敬礼所產生的神益,一定非常之丰富,我们还切求天主,施宠加佑,使我们这个热切的愿望,得以充份的实现,并由上天的默佑啟迪,使我们因了庆祝百週年之盛举,将耶穌圣心的敬礼,「日新月异」地燃起信友们的热情,普遍扩展耶穌圣心至甘至飴的王国,那就是:「生命和和真理的王国,圣德和恩宠的王国,正义,爱情与和平的王国。」( Ex Miss. Rom. Praef. Jesu Christi Regis )。

    颁赐宗座遐福

   神昆们,如今我们全心赐给那些热烈阐扬耶穌圣心敬礼的人们,宗座遐福,作为我们爱护圣心的佐证。

    一九五六年五月十五日教宗比约第十二世颁发於罗马圣伯多禄殿侧。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