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d教宗通谕 > 庇护十二世《福音传播者》 >> 正文

庇护十二世《福音传播者》

发表时间:11-02-07 来自: 作者:教宗庇护十二世  点击次数:3441

可敬的弟兄们,祝您你们健康并赐以宗座祝福。

  (一 )绪言

福音传佈者在如此广泛的园地,为使「天主的圣道顺利展开并得到光荣」j,勤恳地劳苦著,际兹我们永远难忘的我们前任教宗庇护第十一世颁发「圣教会的已往成绩」通諭k第二十五週年纪念的场合,使我们的心灵对他们起了特别我关怀。在那道通諭中,对於如何推广公教传教事业的更大发展,他曾作极高明的指示。回忆在此期间,圣教会所有的进展,给予了我们不少的安慰。正如我们於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对宗座传教机构的监督们覲见中所谈及的「福音传佈者的热诚在各地,无论是福音真光已经照耀的地区,也无论是福音真光尚未照耀的地区,所获得的传教运动的进步,其力量之庞大,范围之广阔,恐为天主教传教史上所罕见」l

鉴於在现今动盪不寧,危机四伏的世界中,尚有不少人民,因利害衝突的关係而互兕分裂,我们认为在此时期,对於传教事业,重新加以检讨,实在是刻不容缓的事,因为福音传佈者的天职是劝人类本性与基督化的美德,并啟迪人们彼此友爱,互通有无,这种精神应远置於种族衝突及国家疆域以上。

为此在这上面所提起的那次覲见中,我们曾对宗座传教机构的监督们作了下列的指示,「......你们工作的任务,不受任何国界的限制,你们在弟兄的合作精神下,於眾目之前,明确地表明圣教会的立场,是拒绝不睦,避免分裂,及远离一切煽动人民而使人民趋於不可挽救的毁灭的种种争执;基督徒的信仰和对人类的慈爱是超越敌对的阵营,是超越国定的疆域,甚至超越地球的本点和海洋的顶端,它会鼓励你们并会刺激你们为达到这个目标,你们几时达到了这个目标,天主的国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就算建立了起来」m

为此在这「圣教会已往的成绩」第二十五週年期中,我们乐意表示我们对於已成事功的欣赏及其给予我们的安慰;并且劝勉同工们更加努力,即在主教职位的可敬弟兄们,所有福音传佈者,圣事管理者及每一位公教信友,无论是在基督真道尚在宣讲的地区,或在其他的地区,当具更大的热忱,或以他们的祈祷,或帮助与训练未来的传教人员,或以物质的帮助,来促进如此重要的工作。   

(二) 传教事业的发展

我们对过去的进步,深愿作下列的简叙:一九二六年时仅有四百个传教区,但现已增至六百个;当时传教区的公教信友,不过一千五百万人,但现在已增至二千零八十万人。当时外籍司鐸和本地司鐸大约有一万四千八百人,今日他们的数目已超过二万六千八百人。当时传教区的主教,都由外籍神职班充任,在此二十五年中,八十八个教区的管理权,已经移交给本地神职班。不但如此,且在不少地方,自教会圣统制成立以后,主教係由本地神职班选出,如此耶穌基督的圣教会的大公性,更为明显,在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不得视为「外国教」。

举例来说,在中国及非洲的几个区域,教会圣统制,已按教会法典正式成立,共曾举行过三次极关重要的全体会议;第一次於一九三四在印度支那,第二次於一九三七件在澳洲;第三次於在一九O五年在印度。小修院,不但大增了数量,而且充实了内容,二十五年前在大修院读书修生,只有一千七百七十人,现已增至四千三百人。此外还成立了许多总修院。在罗马创立了一座附属於吴尔班大学的传教学院,又在罗马及其他地区设立了不少的传教学讲座。同样在罗马圣城,创立了圣伯鐸书院专为培养传教区的神职班,为使他们对於神举,道德及传教事业作更完满更深切的準备。此外,更创立了两座大举,至於学院及高级以上的学校,从前只有一千六百个,现已增至五千有餘;至论初级学校的数目,又不啻加添了两倍,关於施药局,医治各种病人以及残废,痳疯病者的医院数量也加倍,而有同样的进展。传教神职人员联合会的数目,在此期间,也大大的加添;「信德通讯社」也在这个期间產生,它的目标是蒐集、徵求与传佈各地的有关传教的消息;至於各地传教杂誌的数量与销路,均在与日俱增中;且在此期间,举行了许多次为推广传教事业的会议,於去年圣年中在罗马所召集的大会,尤其值得我们特别的提及,因为该会议对於传教工作的本质及范围,给予了我们一幅清楚的画面。不久以前,在非洲的黄金海岸的谷马栖城举行了一次圣体大会,赴会人数之眾,及参加大会者的虔诚,均令吾人惊奇。最后我们选定了一年中的特别一天,专为救济贫童圣婴僧祈祷与捐输n。这些发展很明显地说明了传教工作,能随时随地,适应环境供给人们的需要。

还有一年件不能不提及的事,在此二十五年期间,在各地正式设置五个隶属传信部的宗座使节,此外又在各地传教局派遣了教廷大使或公使,因他们的存在与活动,结了不少的丰盛的硕果,他们特别的功劳,是在连繫传教人员使他们守望相助,而趋赴共同的目标并获得更大的效果。我们的使节,对於获致这样的善果,曾有更大的贡献,他们往往访问每个教区,有时以我们圣座的权柄参加主教们的会议,随时帮助教区主教们,以协商的精神,用更有效率的方法,来推广

传教事业。而且在工作与信仰的活动上能获致这样密切的合作1与连繫,自然会引起当地政府官员,即使他们尚未信奉公教,也对圣教会有了更好的讚赏与瞭解。

从我们简单所写关於过去二十五年中,传教区所有的进步,及目睹圣年中,从福音宣讲者所宣讲了的世界各处,无数的人民,前来罗马,为获天主的至高圣宠及我们的宗座祝福,使我们非常感动,不能不重述圣保永 宗徒致罗马人书信中所表现的极热烈的志愿......「我切愿把一些属於神性的恩赐分给你们,为使你们得以坚固;这就是说,我在你们中间,籍著我与你们彼此所共有的信德,可以同获安慰」o。以我们看来,教主自己似乎在向吾人重复那些充满安慰和鼓励的话:「举起你们的眼来,细看田地,已经发白,可以收获了」。然而,鉴於现在公教真道的传佈者,人数远不足应付现今的需要,正适合了救世主当年这些邀请的话:「庄稼固多,工人却少,所以你们应当求庄稼的主人,派遣工人,来收祂的庄稼」q

我们具有极大的欣慰,固然知道现在因受神光的照耀,各地献身传佈福迫的人们,正在继续增长中,足证圣教会的前途有无限的希望;虽则如此,但仍有许多工作,期待我们再三再四地去做,故我们应该向天主作更多的祈求。当我们想到那些无数无数的人民,正待传教人员前去招引他们同归一栈,并登一个救岸的时候,我们敢向天上的善牧,发出这样的呼声:「如同你在他们面前,对我们显示你是圣者,这样在我们面前,愿你对他们显示你是伟大者,上主啊!好叫他们认识你如同我们一样,因为除了你以外,没有天主!」r

三、教难

传教工作之所以能获致上述有益救灵的进展,不但由於散佈天主圣言种籽者多方努力,然而仔是由於殉教者所流的不少的鲜血。在过去廿五年中,初兴的圣教会,在不少的国家中,曾经遭受了残酷的逼害。即以目前来讲,在远东许多的国家,也染遍了殉教者的鲜血。我们确切知道有不少的公教信友,因为他们对於自己的宗教信仰坚定不移,同时还有不少的献身於天主的修女,本地的传教司鐸,甚至还有不少的主教们,有从他们自己的住所被逐的,有将他们自己的财產充公的,有将他们放逐远处不与饮食而使其饥饿疲惫的,有将他们逮捕的,有将他们关在牢狱的,有将他们放在集中营的,有将他残酷地处以死刑的。

当我们想到这些可爱的子女们所遭遇的困难、迫害及死亡时,极沉重的忧伤,立时会压向我们的心灵。我们不但以慈父般的心情爱慕他们,我们更以慈父般的敬意尊重他们;我们完全意料到,他们那极高度的责任感,是富有为教殉难的勇气。耶穌基督是第一个为道殉难者,他曾说:「如果人们迫害了我,也要迫害你们」s;「在世界上你们要受苦难;然而你们放心,我战胜了世界」(11);「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但如果死了,纔结出许多粒来」(12)

公教真理的传佈者及公教真理的宣扬者,他们离乡背井远处异地,为履行他们至神圣的义务而为教殉难,等於播种好了的种子,随天主的圣意,要结出极丰富的果实。所以圣保禄宗徒说:「我们在磨难中,倒应该夸耀」(13)。殉教主教圣彼廉曾以这些话劝勉及鼓励当时的公教信友们说:「天主要我们在患难中欢欣与鼓舞,因为几时患难来临,几时才有信德的花冠,几时也才可以显出自己是天主的勇兵,天堂的大门为殉教者才洞开。我们应徵入伍,不该只是为了得享平安,而避免及辞却战争。谦卑、容忍、遭难的师傅,救主自己在战争上已是身先士卒,他这样做,为叫我们知道,他为了我们已经先受了折磨」(14)

现在远处异地出流血汗的福音传佈者,所遭遇的情形,比诸初兴时的圣教会并无异致。因为当时跟随宗徒之长圣伯多禄、圣保禄的公教信友们将福音真道传至罗马帝国本土时,也差不多遭到同样的情形。无论何人若忆及初兴时期的圣教会,人世间的助佑一无所有,反而时时遭遇著迫害、磨难与威胁,而祇有少数的公教信友,竟感克服那空前绝后的史所仅见的最大政权,他不能不惊讶得发呆!当时怎样遭遇,毫无疑意,以后也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怎样遭遇,就如幼年的达味,因他信仰天主,甚於信仰他的投石器,所以能击倒全幅武装的巨人高力亚,同样耶穌基督所立的圣教会,决不会因地上的任何权力而遭到毁灭,但最后要以和平的阵营,战胜一切迫害。虽然我们明知道这是由於天主的不可毁灭的诺言;但是我们对於一般以不可动摇与不可侮辱的信德证明了耶穌及祂的圣教会──真理的柱可与基础──的人们(15),不能不表示我们深切的感激,望他们对於他们已经开始了工作,继续努力,贯彻始终。

我们常常接获消息,知道他们不可动摇的信仰与威武不可屈的勇气,这使我们满心感觉安慰。虽然有不少的人们,尽量设法想使公教信友脱离可爱的罗马圣城,就是脱离罗马教宗,好像这样才可表示出对於自己的祖国应有的祖国应有的爱护与应有的忠贞;然而公教信友对於他们祖国的爱护与忠贞,说句老实话,过去从未后人,将来也不敢后人,不过他们衷心的希望,是要获享得到合法的自由。

四、应完成的工作

据我们上面所述,有一件事,必须特别牢记在心,就是在传教区内尚有未完成的事功,还需要特别的努力和不可计数的工人去做。我们更须记著,「坐著黑暗与死影裡(16)」的弟兄们,人数之眾,尚在十万之上。看起来,由耶穌基督至可爱的心圣心中发出来的那不可名言的叹息,仍在响著:「我还有别的羊,尚不属於这一栈,我也该把他们引来,他们要听我的声音,这样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17)

可敬的弟兄们,你们须明白,世界上有不少的牧羊人,他们极愿从这个唯一的羊栈,从这个唯一的得救的海岸领走这些羊群。你们也同样明白,这种危险是与日俱增的。当我们面对天主,想到世上无数的人民,尚未得到福音的真道,及一件更大的危险,就是有不少的人民面临无神派的物资主义及名虽基督教义,实已受共產影响的错误的教义,我们真感觉到极深切的关怀与不安,催迫著我们对於传教事业要尽力以赴。我们好像感觉到圣先知的这句训言是向我们自己说的:「你大声呼喊吧!不要停止;提高你的声音来,好似号筒一般(18)。」

我们特别地为那些在拉丁美洲内地工作的传教人员向天主祈祷,因为我们深知,他们在那裡因著邪教们私公开的或秘密的宣传的错误,时常遭遇性命的危险与谋害。

五、传教士的方针

为使福音传佈者的工作更有效,并为使他们的每一滴汗,每一滴血不至白流,我们乐意简单地申明几条原则与规范,藉作今后传教人员的活动及热忱的南针。

首先必须记著,凡被天主召叫,派遣到远方教外人的国家,以福音的真理,与公教的真理教化当地人民的人,他真得到了极重大极崇高的职任。因为他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天主,使天主的国展到地球的本远处,他所找寻的不是自己的,乃是耶穌基督的(19)。他儘可以特别弔用圣保禄宗徒那句最美丽的话来比拟自己的身份说:「我们是代基督作大使了」(20),「我们固然是在血肉中行事,却不按照血肉而交战」(21),「对软弱的人,我就成为软弱的,为羸得那软弱的人」(22)。所以他对於为散佈福音真光而去的国家,应视为第二祖国,并当尽力爱护;不但如此,他不该寻求他自己祖国地上的利益,也不该寻求他自己修会的利益,而只该寻求有关於灵魂得救的一入利益。固然,自己的修会,应该加以爱护,但对於圣教会却应该给以更大的爱护。他应该牢记在心,凡为圣教会有害的事,对於他的修会,决不会有益。

此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须要不忘,凡被派遣去作这类传教工作的人员,当他们尚在自己祖国时,不但要在德行及公教知识方面加以学习箕4训练,而且要事先学习将来在外方作福音的传佈者极关重要的特别道理与技术。所以应当通晓将要用以传教的语言文学。此外对於基本科目:如医药学、农业学、种族学、歷史、地理等,也要有相当的训练。  

六、传教的目的

传教的首要目的,无人不知,是在各新的民族燃放公教真理的光,使他们成为新的公教信友,然而最后的目标,绝对不容我们忘记的,是将圣教会坚固地建设起来,并将管理权移交於本地神职班所组成的圣统。

在我们於去年八月九日致我们的爱子传信部长彭蒂枢机主教的书信中,我们讨论其他事外,特别提及下列各点:「圣教会的目的,不是在於控制人民或是掠夺土地;她的唯一企图,是在将信德的神光,点燃在世界各民族之前,并促进人类的文化和文明及协调国与国间的友爱」(23)

在一九一九年,我们的先仕本篤第十五世的「至大的任务」通諭(24),及我们的前任庇护第十一世的「圣教会已往的成绩」中(25),都曾明确地说出传教区的最后目的,是在建设圣教会於新的疆域中,至於我们自己,在一九四四年宗座传教会理事们的覲见中也曾说过:「福音传佈者所负的伟大而崇高的使命,是在推广圣教会於新的地区内,并使她在那裡根深蒂固地建设坉来,使她能够很快地自给自养自传,而无须国外传教会的帮助,因为这些国外传教会并无自私的企图,他们唯一的课题,乃在尽量设法,多方努力,实现上述的神圣目标。当他们达到这个目标时,他们儘可快乐地向别的事业活动」(26)。「因此天主圣高的播种者与传佈者,在传教区内不能有永久的住所。因为他们的使命是在以福音的真理,照耀整个世界,以基督的圣德,圣化整个世界。每一个传教人员都应拿定这个目标:使由死中荣耀復活,掌握天上地下全权(27)的救世主的国度迅速地由此处传到别处,以致达於世界上最远而人不知的角落,及世界上最后而人不知的人民」(28)

七、本地神职界

除非在新的地区内有了相当而适宜的事业与工作组织,又有受过相当教育和训练的本地神职班,足以应各项需要外,很明显的我们不能在那裡将圣教会合适而正确地建设起来

!在这裡我们乐意借用「圣教会的已往成绩」通諭中那严重和明智的指示:「......你们每一个人应该当心,使本地的修生愈多愈妙,但你们必须对他们循循善诱,好好地训导他们,使他们能有相称於司鐸生活的圣德及传教工作的精神并拯救弟兄们灵魂的热忱,随时为自己的同胞弟兄準备捨生致命」(29)

「假定说,在某一传教区内,因战争,或并他政变改组了政府,政令要求或法律强迫外国传丈人员离境;再假定说──这固然是不易有的事情──本地人民因有了较高的文化及政治的意识,为欲获得独立自主,想用武力将统治自己民族的外国长官与军队和属於该国的传教人员,统统驱逐出境。试问,在此种情形之下,事前苛不準备本地司鐸的渔网,佈满该地全区,来照顾信友们的需要,圣教会在该地要遭遇的不幸,岂堪设想」(30)

当我们目睹我们的直接前任教宗用他那先知似的眼光,所描述的情形,现在於远东很多地方实现时,我们不禁忧心如铸。在那裡从前有许多发达的教会,已经发白可以收穫了(31)。痛心得很,现在却衰落得到了极点!我们深切的希望,这些从古以来本身就具有高尚文化及道德的韩国和中国的人民,不但及早能够脱离纷扰的党争与战争,并能脱离只讲现世不顾天国的敌对道理。不但如此,我们还希望他们对於外国的传教人员及本国的司鐸们的公教爱德与道德,作一次正确的认识与讚许,因为这些传教人员,用他们自己的血汗,在需要的时候,甚至牺牲他们自己生命,他们如此,除了为寻求人民的真正而纯洁的利益外,并无其他任何企图。

我们又深深地感谢天主,因为在这两个国家内,已有许多本地神职班由他们的人民中遴选出来,能作该地教会的干城,且有不小教区的管理权,已经移交於本地主教。圣教会在该地发展到这个阶段,外国传教人员的功劳,不容一笔抹杀。

在这裡我们应当指出一件必须注意的事,希望常记不忘,凡由外国神职班负责的传教区,终是要由本地主教和司鐸们去耕耘、去管理,凡由修会会士以其所流的血汗而垦殖的天主的田园,一旦奉传信部命令,要将由自己经营而已结了丰盛果实的信德的葡萄园移交予其他的园丁,但并无与该教区绝对脱离关係的必要,倘该修会能够继续帮助,结予由本地神职班新选任的主教以应有的合作,这是一件极有益而相宜的事。正如在已经正式公教化了的世界上其他的教区,修会会士通常协助当地主教一样,同样他们在传教区的教区裡,虽然外国传教人员,此后祇处於次要辅助的地位,但他们的神国战争,却不应因此而停止;倘能如此,则耶穌基督、天上的师傅在息哈尔井旁说所的话,已经快乐地实现了:「收穫的人领到工资,且为永远收集了果实,使撒种的和收穫的一同喜欢!(32)。」

 

八、传教区内的公教进行会

我们愿藉这封通牒,不但劝告传教人员,而且也劝告一切具有雄图大略,诚心乐意(33)的非神职的人员,在公教进行会的行列中,要竭诚努力与共同合作。

我们可以断言,这种非神职人员的辅助工作,即今日所谓的公教进行会,远在圣教会成立之初,就已存在;并且宗徒及当时的福音传佈者之所以能够完成,他们的使命,圣教会之所以能够得获如此的发展,均得他们的极大的助力,圣保禄宗徒,有见及此,所以在他的书信中一再地提起一些非神职人员,如亚保老、里狄雅、阿桂拉、普黎熹拉、费肋孟等的名字;他在致斐理伯人的书信中还说:「至於你,我的忠诚的伴侣,我也求你援助她们,因为她们曾伴随我为福音而奋斗,与克肋孟纠及其他的我的同事一样,他们的名字,已写在生命的册子上」(34)

同样谁也知道,公教教养最初是由罗马的大道传入罗马帝国的本土,不但是由於主教们和司鐸们的努力,同时也是由於政府官员,兵士及一般市民的助力。成千成万,史不留名的接受公教信仰的新信友,他们当时充满了极大的热忱,为推广他们所信仰的新宗教并为宣传福音的真理,努力预备道路。因此仅仅百年的时间,公教的名声与公教的真道就渗入了罗马帝国所有的各大城市。

圣犹斯顶,弥努其犹费里斯,阿黎斯德,雅其琉格辣彼犹总统,夫拉威犹克肋孟贵族的绅士,圣达其修以及无数为教殉道的男女圣人,以他们所受的苦,与他们所流的血,坚强了初兴的圣教会,广扬了初兴的圣教会,似乎可说他们是现代公教进行会的开路人与先锋队。这裡我们深愿引用名著狄约纳托作者的箴言,因为他有训诲的性质,同时适合今日的情形。他说「......基督徒虽住在自己的祖国,然而,却如旅行在外的人;......任何外国地方,可说是他们的祖国,所有祖国的地方,可说是他们的外国地方」(35)

中世纪当野蛮民族侵犯欧洲时,我们知道有许多贵族的男女信友及许多平民阶级的工人与勇敢的妇女们,以全幅的精力尽量设法使自己的同胞们合法而圣善地归各耶穌基督的圣教会,改良他们的风俗习惯,使合乎圣教会的原则,并在那种危险期中,使圣教会和国家未受摧残!据说:当我们的间接前任教宗大良,勇敢地抗拒阿提拉侵犯义大利时,铂有两个罗马总统站在他的身旁。当巴黎城被强悍的凶奴围困时,圣女热诺微法在她的幸福的生活中,继续不断地祈祷,做著

极严厉的补赎,以其奇妙的爱德尽量地安慰了她自己同胞的心身。朗高包尔国的女王忒敖多淋达热心地劝化她的百姓们归奉圣教会。勒加勒杜王在西班牙设法从亚里伍异端中挽回他的百姓,恢復原来的真正信仰。在法国那时不但有许多德孚眾望的主教,如:类迈主教米基犹,亚尔主教凯撒琉,突尔主教额俄略,诺雍主教厄里基犹等都是以圣德超凡及热心传教事业而出名,而且还有不少的皇后,在她们的那个时代,悄悄地跑到民间将公教真道讲给无知而愚鲁的民眾,并照顾疾病的人,饱飫饥饿的人及救助一切遭遇困难的人;举例来说,圣妇克劳地达皇后常以归奉公教为显对她的丈夫克劳微循循善诱,终於感化了他的心,使他甘心乐意地接受了其生命的洗礼。辣德贡达和巴提尔达以极端的爱心,服务病眾,甚至恢復了痳疯病患者的健康。在英国女王贝尔塔不但欢迎号称该国宗徒的圣奥斯定的光临,并诚恳地劝导她的丈夫,厄忒贝托乐意地接受了福音。并且撒克森民族的人民,无论尊卑贵贱,更无论男女老幼,信奉公教之后,犹如受了爱主之情的催迫,以高度的虔诚,忠实与服从,与罗马圣座建立了极密切的连繫。

同样在德国也有一种可惊奇的现象,就是圣包尼法爵与他的同伴以传教人员的足跡,踏遍了德国,又以慷慨的血汗富沃了德国。因为德国勇敢而大方的男女人民,好像受了一种无形的啟迪,给予修士们、司鐸们、主教们以有效的合作与助力,使福音真道的光亮,得以与日俱增地照应在极广泛的地方,公教的诫条与公教的真道,更是一天比一天地普及,并获得了救灵的丰盛硕果。

为此,在每一个时代,圣教会不但因著神职人员的不断努力,而且也因著非神职人员的精诚合作,在宗教事业上有了新的进展,在社会事业上引导人民走入了更发达的途径。付每个人都知道,对於这事,圣后依撒伯尔在匈牙利做了什么;以及圣王类思第九在法国做了什么;他们因著自己圣洁的生活,热心的工作,到处创办慈善事业,宣传基督福音,勇敢地保护圣教会,随时随地以身作则,使社会各阶级的人民,都得到了显著的实惠。同时,我们恢不可忘记中世纪时的各种非神职人员的同业善会,加入这些善会的普通的及有技能的男女工人,他们虽然在世俗场中生活,但无时无刻,不以宣传福音,为他们的最高目标,他们不但自己热心地抱定这种宗旨,同时他们也协助神职人员,用尽各种方法,使其他的人们,也都走向这个目标。

在圣教会初兴时,所遇到的一切情形,在现在传教人员正在工作的许多地方,也遇到同样的情形;至少,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这类的光景和患难,须要下一代的人去应付。

因为绝对需要大量的非神职人员,以自己的慷慨、勤奋、竭诚的努力与神职人员密切合作、而加入公教进行会的坚强阵营。教授要理问答的工作固属重要,仁是谢绝一切俸金的酬劳,而纯粹出於一片爱主之心的热诚,慷慨地去帮助神职人员推广传教工作,表现基督信友的勤劳天戚重要。

为此我们愿望在可能范围内,各处设立公教男子协会,公教妇女协会,同样也要为正在研究学术并怎样做人的青年学生们,劳动阶级的工人们,以及艺术家、运动家、体育家等创设适合他们身份的各种善会,并且要设立所谓协助传教工作的其他团体或协会。在这些社团的成立与训导上,与其著重会员的人数,不如著重会员的品性,道德和勤勉。

须知,一个传教人员若要获得做人父母者的信赖心,最好的办法,莫如尽心尽力地去照顾他们的儿女。倘能如此,即儿女们的心灵,能受到公教真理的训练,儿女们的品行能受到公教道德的栽培,则他们将来的成就,不但归荣於他们自己的家庭,更要归荣於整个社会;何况当一个公教信友社团的生活,一旦陷於衰落时,他们往往能够须顺利乎恢復昔日所有的繁荣,像这种事实,屡见不鲜。

虽然,公教进行会的最大宗旨,在推广传教工作,这是很明显的,然而它的会员尽可加入其他依据福音原则和教训,从事改革社会和政治的任何社团,丝毫不受限制。就事实来讲,倘他们能够以公民的资格和公教信友的资格,参加这种社团,这不但是他们应享的权利,也是他们应尽的义务。

 

九、学校与出版书刊

那末,青年,特别是受詔高等教育的青年,他们既为将来社会的领导人物,谁还能否认小中学以及大学的重要性。所以我们以父母对儿女的心情希望一切传教区的主要负责人,须不辞艰辛,莫惜费用在可能范围内,不遣餘力地推广这个重要工作。办理学校的最大好处,是可能在传教人员及各级教外人士间,建立一种极有益的联系,并且教育最能影响青年们的心理,使他们容易明瞭,欣赏及接受公教真道。我们都知道,今日受过教育的青年;就是来日国家的主人翁,其他无数的群眾,不过跟随他们的领导而已。圣保禄宗徒在雅典阿勒敖巴哥对一群识见广博的学习曾宣讲过福音的高尚智慧,给他们报告他们所恭敬而不认识的神是谁。採用这种方法,纵然不能立时使人信仰救主的道理,然而无疑地会使他们由宗教的美好与奉教者的美德而受到极深的影响。

办理学校对於纠正目下到处传播而迷误青年心理的各种非公教及共產主义的错误学说,尤有不可抹杀的供献。此外有一件同样重要的工作,就是刊发各种适时的书报。书报的送效力,谁也知道,无待详述。日报、杂誌、评论均可用为宣传真理,教育人民,暴露鱼目混球的邪道,驳斥敌对宗教的伪说,以阐明一切有害於心灵的社会问题。所以我们极端赞成一班对出版物极感兴趣并努力宣扬的主教们。虽然他们对这方面已有极大的成就,然而仍须他们作更进一步的努力。

 

十、健康的支援

还有一件极值得赞许的工作,就是一般为疫病残废及因各种困难而需要帮助的人服务机构,我们的意思乃是指医院、痲疯院、诊疗所、养老院、產科医院、孤儿院等。这些机构在我们的心目中,乃是传教人员努力奋斗所开的最美丽的鲜花,我们看到了它们就如看到了「巡行各处,施恩行善,医治眾人」的救世主自己一样(36)

无疑地,这些显示高峰爱德的工作,对於预备非公教人士的灵魂,及吸引他们接受公教信仰,并遵守公教法则,是有极大效用。因此吾主耶穌曾对宗徒们说:「你们无论进那座城,人若收留你们,给你们摆上什么,你们就吃什么。你们也要医治那城中的病人,并给他们说,天主的国已经临近你们了(37)」。

然而修会的修士与修女们若他们感觉到自己已被天主召选而尽这种职业,他们便应在他们离开本国前,先要学得现化所需的一入职务上应有的训练和知识。我们知道有不少的献身於天主的修女,对於许多讨厌的疾病,如痲疯,曾有过深切的研究,且发明了治这些疾病的药物,他们实堪受人们的景仰和讚颂。这些及其他慷慨地在痲疯病院服务的传教人员,我们以父母的心情向他们祝福,而对他们这种超乎寻常的爱德,深愿表示我人们的羡慕和赞许。

关於内外科的医务工作,我们认为极宜邀请俗人来参加。不过他们除已经获得这项职务的相当学位,远离祖国,帮助传教人员做这些工作外,务须具有相当的公教道德及高尚的品行。

 

十一、社会的救助

我们现在要讨论另外一个非同小可的重要问题,就是以公平和慈爱来改良社会的问题。在这个共產主义普遍的宣传,及许多不学无术脑筋简单的人们,正在徬徨失措,受人愚弄的今日,我们似乎听见了救世主的这句话,在我们的耳内响起来了,「我很怜悯这些群眾」(38)!我们对於这些问题,应当奋勉地、慇懃地、尽力地实施圣教会所指示的正确原则。我们应当设法使各国人民免犯这些富有破坏性的错误,倘他们已经中了这些唯物论的敌对道理的毒,我们便应拯救出他们来。依据他们的原则,每人所有的物件都须收归国有国营。他们扎人生的价值,减低到几乎等於零。我们应当个别地、公开地极力宣扬,我们都是面向永远不死天乡的流亡者,我们都该以真理和道德获得永久的生命与永久的幸福。耶穌基督是人权的唯一保护者,也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困苦的最慈善的安慰者,也只有他给我们指示了和平、公义与常喜乐的稳岸,这个稳岸是我们每个蒙天主宝血救赎的人,行完旅居世界的路程后应当归去的处所。不过我们仍有责任,对在现世遭遇不幸的弟们,设法去减轻他们的痛苦,解决他们的艰难与安慰他们的哀伤。

慈爱固能弥补许多社会上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然而仍嫌不够,因为首先需要公干盛行,公平作主,并公平发生它的效力。

针对这种情形,我们愿引用一九四二年耶穌圣诞节在枢机主教与特级主教的大会中的讲话:「就如圣教会过去摒斥一切依据马克斯学说所传佈的社会主义的谬论,现在又因我们的职务所关及人类永远得救的要求,再几摒斥,因为这种邪说谬理,使人类的得救问题已经得到了最危险的关头。然而圣教会对於极欲改良自己生活的劳动阶级的人们的要求,不能不置之不问,也不能不细心观察,他们多次受到资產阶级的压迫,不但违反人权,而且不合天主的措施,更进而阻碍天主对於世物从永远就立定了目标。我们上面所说的事实,虽然受极严格的摒斥,但倘有不少的公教信友,甚至还有不少的公教司鐸,对於他们在这人世间,从心灵深处要求公平与呼号人类兄弟的哭声,竟然能忍心置若罔闻!面对永远的天主对这些不闻不问,不能推脱无罪,不寧如此且也不合圣保禄宗徒的教训,他再三地提示吾人要毫不留情地驳斥邪说,但对他们的错误必须表示我们的同情心,对他们的学说,要说他们从新考虑,鼓励他们使他们不至失望,最后要使他们达到我们所期望於他们的目的......一般地说来,人生的价值是依据著自然的要求,就是人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人人都有享用世物的权利,在可能范围内,任何人也享有财產私有权,这是自然法的许可,但按人为法来说,财產私有权应有相当的限度,有时多少也得加以节制。但是安定人类社会也是人类共同的心情,因此能使那些已作家长的,或不久要作家长的工人们,在经济能力上不受拮据,才算合乎人权的法律。

还有一点值得提说的事,就是要问这种经济使用权是由於私有财產过於庞大而產生,抑或是由於国家对於财產过於庞大而產生,抑或是由於国家对於财產绝对所权而產生?并且,一旦国家对於公私生活得到绝对的管理权后,使进而要统治人的思想、计划、意见,更甚而要侵犯人的信仰,这样以来人类天赋的自由权全被剥削,经验会告诉我们,人类更大的灾祸,与更大的不幸便要从此天生了(39)」。

在传教区内辛勤工作的弟兄们!你们当前的课题,乃是尽力设法将上面所提及的原则和目标,变成事实。你们应当时时观察特殊的环境,及随时随地不同的情形,在你们主教私人会议中,主教公开会议中以及其他各种重要的临时会议,彼此检讨,设法应用各种可能用的方法,创设有关经济利益与社会福行的各种团体和善会,以适应我们这个时代和人民的要求。毋须怀疑,你们神圣的牧职,需要你们如此去作,不然的话,委托你们照顾的羊群,必要被冒充真理与公平的歪曲学说所迷惑而坠入歧途,在这事上愿和你们密切合作的传教人员,表显自己的能力,尽量发挥和提倡圣教会的伟业。这样,他们儘可放心,下面所说的话,决不是对他们说的:「这些今世之子,比光明之子,更为精明......」(40)

尚有一件极有裨益的事,乃是随时随地徵集德学兼优的有资格的在俗公教信友,啟迪他们负起他们推广这些工作的责任。

 

十二、反对地域和管辖的排他主义

在过去,如此广大的传教区工作范围,不受教会区域的限制,也未指定由某一修会或本地神职班来管理。谁也知道,这种情形迄今仍然大致存在著。但也有好几处传教的地方,委託给某一修会的会士去管理。这种方法的利益,我们固然看到因为有些传教区的事务就因此而进行得非常顺行又容易。然而也因此可以发生些不大方之处或不利於教会的事件,不能不设法予以修正。我们的前任教宗对於此话,已在我们上边所提到的通諭中(41)加以评论,并发表了他们,对於这件事的极明智的训示。我们在此愿以慈父的心情,劝告你们,再将这些训示重加追认:「希望你们为教会及救灵的需要认真研究并乐意接受与尽力付诸实行。宗座托付与你们的区域,为使该地的人民皈依救主基督,大致说起来,都是极广大的,因此,深恐你们修会的传教人员不敷应用,那么你们就不必疑虑,正如在圣统已经成立的教区内,主教们经常邀请其他修会的会士与修女来协助,同样为教导本地的青年,为宣佈福音,你们更好邀请其他修会的会士修女,以及那些属于非神职班的会士也来相帮你们。如果修会因它们所管理的传教区,或因它们所领归於基督神国的教外人眾,而自夸自誉,无疑地是有相当的理由。然而一切修会都该记取,他们所管理的教区并不是永远属於他们自己的,只是依据圣座的旨意而去管理。那么,惟独圣座纔有权利和义务去管理且照顾他们的推广与发达。因此教宗具有两种义务:一方面他要将一个修会所管理的广大教区,划分给其他的修会,另一方面他要命令修会多派遣会士前往自己所管理的教区,为能相宜地善尽各种的职务」(42)

 

十三、对不同民族的优良文代和习俗应予珍视

此外,还有一件期待完成的工作,我们希望你们大家都能有一个完全的明瞭,就是圣教会从初兴到现在常常遵行著的一种极有意义的规范:福音无论传到什么地方,我们不能让它破坏也不能让它毁灭那地方人民所有任何天然美好的、庄严的、雅丽的风俗习惯。因为圣教会在公教道义的原则上,是要提高任何民族的文化,并改良他们的生活方式,决不能像一个不顾一切的人,去将一切发达的森林,予已斩除,予以砍伐,予以毁灭,反之,该像一个善理森林的人,去将好的枝芽接配在野生果树上,使它能结出更蜜更甜的成熟果实。

人类的本性,虽因原祖亚当的不幸失足,而受到了原罪的遗毒,但在它的本质内仍存有一种「天然的基督信友性」(43),倘能接受超性神光的照耀与天主匯宠的培养,仍可修得名符其实的德行而获得天上的生命。

为此,圣教会从不轻看也从不拒绝教外人的各种哲学,反而的将它们的所有错误与于雅,予以纠正,并以公教的智慧,将它们改良,将它们玉成。所以圣教会同样地对於他们的高等艺术和固有文化,只要它们已经发达到卓越的程度,便乐意地接受,当心地美化,使它们登峰造极,进步到远非他们自己所能到达的境界。对於本地的风俗与遗传,圣教会也从未绝对地加以禁止,不过是应机利导,使它们宗教化而已,并将他们的节期庆日,略加变更,定为纪念殉教圣人们及神妙奥跡的瞻礼。关於这事,圣巴西略说得极好:「......就如染色工人一样,他们先当细心预备当染的材料,然后纔加顏色,或紫色、或其他任何顏色;同样我们若愿那正义不退色的光荣常常辉耀在我们身上,我们就该先有外在的艺能,然后再学习神圣的深奥艺能;又如我们在水中看惯了太阳的反射光,才可移我们的视线於太阳的本身......更犹如树木的基本生命,是按时结果,但围於枝榦间而动盪的绿叶,也增加了树木的不少美观:同样人灵的基本果实是真理的本身,但有外在知慧的装饰,也不是无益,犹如果实有树叶给予它的荫庇和外貌,也不是美丽。所以有人说古圣梅瑟他是一位杰出的人才,他的名字因了他的智慧在以色列人民前是最大的,他在研究了埃及的学说后,才得注视自有的天主,同样也有人说后於梅瑟数世纪的充满智慧的达尼尔是在学得加耳提雅的知识后,才得到了超凡的学问。」(44)

尤其在我们自己颁发的「最高司牧」的通牒内,也曾写过下面的这些话:「......传佈天主圣言的人,在每一个时代继续不断以他们最大的努力,至深的学习并无数次的研究,终於相当地认识了各国民族的文化并他们的风俗习惯,便尊重而鼓励了他们的文化与习俗,因此竟使基督的福音在那裡得到了极丰富的效果。如果当地人民所有的风俗习惯,没有一点迷信的意味或错误的跡象,在可能范围内,要常常乐意地接用并丝毫不加变更地保留」(45)

一九四四年我们在对宗座传教会的会长们的谈话中,曾说:「传佈福音和宣讲基督的人就是一位宗徒,他所尽的职务,并不要求他,使别国的人民的文化和习惯;也不要求他,把自己像一棵移植的树,远移到传教区去,而宣讲自己;他的职务是在要求他设法教导并组织,那些以古老高尚文化而自夸的民族,使他们自己準备甘心而乐意地接受公教的文化习俗与公教信友的生活方式:这公教文化能够适合於任何民族的文化,只要他们的文化是健全的、完整的,并具有保障人权,增进人类幸福的能力。传教区内的本地公教信友,虽然很早就是天主的大家庭的子女和祂神国的公民(46),然而他们也是祂地上国家的公民」(47)

 

十四、一九二五──一九五O年圣年的传教区展览

我们的前任教宗庇护第十一世一九二五年如彼来翁圣年时,曾出諭举行了一个大规模的传教成绩展览会,他对这个展览会的显著成功,曾说过下面这些话:「看起来好像天主作了一个奇事,由此奇事我们得了一个新的证据,知道天主自己的圣教会,与任何民族都能够活生生地相处得融融洽洽。......这个展览会就像是一个,将来仍是一个散佈全球的一部传教区的百科全书」(48)

为使大眾明瞭传教工作的伟大成绩,特别是在文化方面,我们也曾於去年圣年内諭知各传教区搜集大量展览品,陈列於梵蒂岗公开展览,这是你们都已知道的事,由此可以证明传教人员怎样将公教文化的光辉,辛苦地传扬到进步的及落后的国家去。

这说明了传教人员对於发展文化及最高学府的文艺研究,有怎样的贡献;这也证明了圣教会对任何国家的原有艺能,不但没有予以阻碍,反而助以最高度的发展。

我们感谢至仁慈的天主,因为各方面对於此事,均予以热烈的欢迎与鼓励。这须明显地证明了圣教会正在增进及发达传突事业的重要性。我们同样感谢所有传教工作人员的努力,使福音的精神,能够这样灌注於彼此远隔、风俗悬殊、各色各样的人民心中,结束开心一朵鲜艷夺目的艺术之花。这裡又证明了一件事实;公教的信仰,倘被热烈地接纳与实行,最能发展人类的艺术,而使圣教会得到世人的称讚,天主的敬礼得到美丽的文饰。

 

十五、传教合作上的神职联合会及宗座善会

你们一定记得「圣教会已往的成绩」通諭怎样热烈地外地介绍那所谓传教神职班会。因为这会的目的,是在联合修会与教区神职班及研究神学的学士们来同心合力,分工合作地推广传教事业。我们目睹该会的成功,我们不能于感觉到满心欢愉,我们再恳切地希望它有更大的发展,并能燃起每位司鐸及他们所牧养的信友们,愿为传教工作努力奋斗的心火。该会犹如一个泉源,凡有关传教事业的宗座机构,如传信部、圣伯多禄本地神职会、及救济贫童圣婴会等,灌溉田园的水,都由它那裡流出。

我们觉得对於这些事关传教事业的宗座机构的重要性、必需性及其不惟眾多且亦丰富的显著成就,在此没有详述的必要。因为我的前任教宗曾经对它们一再地称誉,并且还颁赐了无数的恩赦。所以我们很希望公教信友们,对於这些宗座机构予以慷慨的捐输,特别是在圣教会所规定的传教节日上。但我们最希望的,是要他们祈祷无所不能的天主,帮助这些献身传教事业的人们,并参加徊协助上述的这些宗座机构。可敬的弟兄们,你们谅已知道,我们最近特别设立了一个儿童瞻礼,籍祈祷徊捐输来帮助救济贫童圣婴会。这样我们的这些儿童们,已经养成了习惯;为教外人的得救恆心祈求天主;且我们深深地希望,籍此在他们纯洁无瑕的心田中,播下以传教为终身事业的种子。

还有,我们要称讚那些专为国外传教人员供献一切用具的团体。同样,我们对於那些辛勤劳苦专门预备祭服与堂中用品的妇女团体,表示我们慈父的爱护与赞许。末了我们要向那些极可爱的协助圣教会的人们说:举凡信友们为拯救教外人的灵魂所做的一切工作,已经因为他们的活泼信德,发生了极美好的效果,因为他们这样做,无形中使他们个人道德的增进,与推广传教运动的热忱,成了一个比例。

十六、各公教世界呼吁

我们尚未结束本通諭前,我们愿向全体神职班和全球信友揭示我们的志愿与心意,并表出我们诚恳的谢意。我们知道本年度我们的儿女们对於传教区的各项捐助,数量相当可观。你们的慈爱决不能用在比这事更好的地方了。因为这是一件推广基督神国,传佈信德真光与拯救人灵的工作;所以天主「吩咐他们每人对於别人所有的义务」(49)

    关於这事,我们於一九五O年八月九日给我们可爱的传信部部长彭蒂枢机主教的信中有所论述,因著现在威胁我们的新危机,我们觉得有重新一提的必要:「让所有的信友们在新的决心下继续帮助传教事业,扩大他们在此善事上的活动力,不断地向天主祈祷,为资助献身传教事业的人们,并尽力供给他们的需要。

因为圣教会是基督的圣体,在这妙体上「若是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都一同受苦」(50)。今日既有许多肢体正在遭受著极重的痛苦、和极大的折磨,凡是信友,在神圣的义务上来说,对他们均应给以力量上的援助和精神上的同情。在传教区内有些地方因战争的残酷,已将许多圣堂,教会房舍及圣教会所开办的学校和医院破坏无遗。为恢復这些损失,并为重建这些房舍,全世界的信友们,既经对传教事业给予了一种特别的关心与深切的爱护,自会慷慨地给予必要的帮助」(51)

可敬的弟兄们,你们确然明知整个的人类,受目前恶劣环境所迫,处於拥护基督与打倒基督的两个敌对的地位。故今日人类,在这非严重的危机中,非因基督得救中,即趋於残酷的灭亡!固然有不少传佈福音的人,以他们活泼的智慧,辛勤的劳力,愿极力推广基督的神国;然而也有不少传佈另一种福音的人,投向唯物主义的怀抱,拋弃永福长生的希望,并设法勾引别人同趋於这不堪设想的前途!

为了这个重大的缘故,人类最和靄的慈母圣教会,不能不号召她在现世所有的子女,在物质的捐输上,在神灵的祈祷上以及推广传教事业的圣召上,格外热心来帮助那些威武不能屈的福音真道的传佈者。然后并以母爱的姿态,强逼她的子女们,穿起慈爱的制服(52),希望她们纵不能直接去参加传教工作,至少在精神上能予以热烈的合作,使降世找寻和拯救丧失者(53)的良善心谦的耶穌圣心的宏愿,不至於落空。倘他们,无论用什么方法,以公教信仰的光亮,光照而安慰了一个家庭,让他们知道因此发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神力,会跟著时代到处成长牠的原动力,纵然他们祇帮助了一个人接受司鐸的地位,他们便完全有份於将来弥撒圣祭、宗徒事业以及其它圣工所结的效果。因为所有的公教信友组成了一个同样的大家庭,都是奋斗的、受难的、胜行的圣教会的会员,他们彼此享有利益均沾的权利。由此看来,没有比「诸圣相通功」的信条,更能使公教信友的理智和意志,认出到传教事业的利益和重要。

 

十七、结论

我们以父母的善意,发出这针对时局的原则和法规,希望全世界的公教信友,趁著这「圣教会已往成绩」通諭颁发第廿五週年纪念的难得机会,来推动传教事业,使它能日新又日新获得更大的发展。

可敬的弟兄们,最后我们以这样浓厚的希望,从我们的心灵深处,给予你们每位及所有神职人员与公教信友,特别是那些为推广这至神圣传教工作,或在家中祈祷和募捐,或到传教区作实际工作的人们赐以宗座遐福,天上神恩的吉兆和我们自己的爱护赤子的情感的保证。

 

教宗庇护第十二世

一九五一年在位第十三年六月二日

颁自罗马圣伯多禄大殿

 

註解:

(1)见得后:三,1。

(2)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五六页。

(3)宗座公报 (一九四四) 二O九页。

(4)宗座公报 (一九二四四) 二O七页。

(5)参阅大会主席的书信:宗座公报 (一九五一)八八-八九页。

(6)罗:一,1112

(7)若:四,35

(8)玛:九,3738

(9)德:卅六,45

(10)若:十五,20

(11)若:十六,33

(12)若:十二,2425

(13)罗:五,3

(14见西彼廉56:拉丁教父集IV 351A

(15)见弟前:三,15

(16)咏:一O六,10

(17)若:十,16

(18)依:五十八,1

(19)斐:二,21

(20)格后:五,20

(21)格后:十,3

(22)格前:九,22

(23)参阅Perlibenti equidem 教书:宗座公报 (一九五O) 七二七页。

(24)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一九) 四四O页。

(25)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六一O页。

(26)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四四) 二一O页。

(27)参阅玛:廿八,18

(28)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四四) 二O八页。

(29)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七六页。

(30)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七五页。

(31)见若:四,35

(32)见若:四,36

(33)加下:一,3

(34)斐:四,3

(35)致Diognetus V 5Ed. Funk. J. 399

(36)宗:十,38

(37)路:十,89

(38)谷:八,2

(39)宗座公报 (一九四三),十六至十七页。

(40)路:十六,8

(41) 宗座公报 (一九一九) 四四四页「至大任务」通諭,及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八一-八二页,「教会事物」通諭。

(42)见宗座公报 (一九二六) 八一-八二页。

(43)参阅戴尔都良护教諭第八章。

(44)参阅圣巴西略致青年人书,2Mg. XXXI, 567 A.

(45)参阅宗座公报 (一九三九) ,四二九页。

(46)弗:十一,19

(47)见宗座公报 (一九四四),二一O页。

(48)见一九二六年一月十日训誥。

(49)德:十七,12

(50)格前:十二,26

(51)见宗座公报 (一九五O),七二七-七二八页。

(52)哥:三,12

(53)路:十九,10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