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g教宗世界和平日文告 >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2年世界和平日文告《没有宽恕就没有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 >> 正文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2年世界和平日文告《没有宽恕就没有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

发表时间:11-02-04 来自: 作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点击次数:3883

1. 今年,我们在世人瞩目的九一一悲惨事件的阴影中庆祝世界和平日。那天发生了一件恐怖的罪行:在短短几十分钟里,好几千的无辜者惨遭杀害,他们中各个种族的人都有。从那时起,世界各地的人都深感自身的脆弱,并对未来开始产生了莫名的恐惧。面对此一情景,教会愿对她所抱持的希望作见证,即教会深信:在人世变迁上,罪恶,即罪恶的奥秘(mysterium iniquitatis)并不具有最后的决定权。圣经中记述的救恩史,能烛照世界的整个历史,它为我们指出,整个人类的历史,有着天主的慈爱眷顾与关怀,他知道如何感化最冷酷的心,他也能使不毛之地长出美好的果实。

在二○○二年的开始,就是这个希望支持着教会:在今天的世界中,虽然「罪恶」似乎再度占了上风,但是藉着天主的恩宠,这世界一定会改变,人心最崇高的渴望会得到满全,真正的和平要当道得势。

和平:正义与仁爱的功效

2. 最近发生的事件,包括前面提到的恐怖谋杀事件,促使我反省到一件事,就是每当想起在我生命中,特别是青年时代对我影响至深的历史事件时,发自我内心深处的省思。

在我的思绪和祈祷中,常想到由于纳粹与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使许多民族及个人承受无以复加的痛苦,其中有我的许多朋友和熟人。我常常凝思这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怎样才能恢复那曾受暴力重创的道德与社会秩序呢?经过省思及参照圣经的启示,我确信,除非以正义加上宽恕做为回应,否则无法完全恢复这破碎的秩序,真正和平的支柱是正义及来自于爱的宽恕。

3. 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怎么说明正义与宽恕是和平的泉源及先决条件呢?我以为,不论多么困难,我们可以说、也必须说;它的困难在于人往往认为正义与宽恕是不能兼容的。但宽恕是与憎恨、与报复相对立,却不与正义相背。真正的和平其实是「正义的功效」(依卅二17)。正如梵二大公会议所说,「造物主为人类社会安置了秩序,和平便是秩序的成果,应由渴求更完美正义的人们,见诸实行」(《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78)。一千五百多年来,在天主教会内一直回响着圣奥斯定的教导:他提醒我们,在这世界上,我们应该建立、也能够建立的和平,就是有正当秩序的和平,即秩序的和谐(参阅《天主之城》19,13)。

因此真正的和平是正义的果实,是一种美德及法律保障,保证完全尊重人的权利与义务,并公平地分配利益与负担。但是有鉴于个人及团体的有限及自我主义,人间的正义往往脆弱且不完美,因此正义的履行应该佐以宽恕,这样才能彻底治愈创伤并重建紊乱的人类关系。这对处理那些不论是存在于个人层次或更广泛的,甚至国际层次上的紧张关系,都是必要的。宽恕绝对不相反正义,因为宽恕并不表示免除培损补过的必要。毋宁说宽恕是正义的满全,导向秩序的和谐,而秩序的和谐与短暂的掩旗息鼓不可同日而语,它是从深处治愈心灵的创伤。为得到这样的治愈,正义和宽恕两者都是不可或缺的。

在这篇文告中,我愿探讨的就是与和平攸关的这两个幅度。今年的世界和平日,能为全人类,特别是各国领袖,提供一个机会, 即在面对许多持续地折磨这世界的严重问题时--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有组织的恐怖主义所制造的新的暴力--省思正义及宽恕的必要。

恐怖主义的现实

4. 今天国际恐怖主义份子所攻击的,正是那建基于正义与宽恕的和平。近几年来,特别是自冷战结束后,恐怖主义已发展成一个政治、经济及技术相互勾结的精密网络,它跨越国界,扩及全世界。这是指由那些拥有庞大财力资源的恐怖组织,它们发展出影响深远广泛的策略,袭击那些与恐怖份子所追求的目标毫无关系的无辜人民。

恐怖份子组织用他们的党羽做武器,去打击无自卫能力、毫不提防的人民时,就清楚地表示出灌输给他们的必死之心。恐怖主义出自仇恨,导向隔离、怀疑及自我封闭。暴力上加暴力的惨剧接二连三发生,也把后来的世代牵连在内,使分裂的仇恨代代相传。恐怖主义来自对人类生命的轻视。为此缘故,它不但犯下不可容忍的罪行,而且因为它诉诸于恐怖行动,当作政治及军事手段,因此它本身就是一种攻击人性的真正罪行。

5. 因此我们有保护自己、反对恐怖主义的权利;但为行使这权利──一如行使其他的权利,其所采取的方法与手段,必须尊重道德及法律的规范。我们应该正确无误地指出犯罪的人,因为犯罪常是个人行为,不应把恐怖份子所属的国家、种族或宗教牵扯进去。国际合作打击恐怖份子的行动,也应该在政治、外交和经济层面上有所作为,以决心和勇气致力解决受压迫及边缘化的情况,因为这些情况能助长恐怖份子的意图。事实上,在一些权利受长期践踏,不公义被长期纵容的社会里,比较容易滋生恐怖份子。

然而,我们还应坚定地声明,绝不能以世界上的某些不正义,做为恐怖份子行暴的借口;同时也应该指出,恐怖主义一心要使秩序彻底瓦解。其实,在被害者当中,首推数百万计最难以承受国际团结崩溃的人民--也就是那些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他们本来就是贫穷度日,而在全球性的经济和政治混乱中,受害最惨重的也会是他们。恐怖份子声称他们的行动是为了穷人,显然是一个公开的谎言。

不可假借天主之名杀人!

6. 以恐怖行动杀人的人,滋长轻贱人性的心态,表现出对生命、对未来的绝望。在他们眼中,一切事物都是可憎的,都应被毁灭。恐怖份子认为他们所相信的真理或曾遭受的痛苦都是最大的,即使他们报之以杀害无辜,也是正当合理的。恐怖主义常常是狂热的基本教义派所衍生的后果,以为个人能把自己对真理的看法,强迫其他人接受。其实,即使假定一个人得到了真理--往往只是有限的与未臻完美的方式--也绝不能强加给别人。良心上反映出天主自己的肖像(参阅创一26-27),尊重人的良心,意思是说我们只能向他人提出真理,接受与否则是对方的事。以暴力的方式强迫他人接受自己所认为的真理,是违反人性的尊严,到最后也侵犯了我们所佩带的肖像--天主。因此我们以为基本教义派是一种激烈地反对信仰天主的态度。恐怖主义不只是在利用人,也利用天主;把天主塑造成一个偶像,借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7. 因此,没有一位宗教领袖能容忍恐怖主义,更不用说去宣讲了。以天主之名宣称自己是恐怖份子,假天主之名对他人行使暴力,那是对宗教的亵渎。恐怖份子的暴力与对神的信仰是自相矛盾;天主是人类的创造主,祂关心人类、爱护人类。暴力行为尤其相反我们对主基督的信仰,因为基督教导他的门徒这样祈祷:「宽免我们的罪债,犹如我们也宽免得罪我们的人」(玛六12)。

基督徒遵守耶稣的教导及效法他的榜样,相信慈悲为怀就是实践生命中的真理:我们能够、也应该富于仁爱,因为天主是爱,而他向我们显示了他的仁爱(参阅若壹四7-12)。天主为救赎我们而进入历史之中,并藉着受难日的痛苦事件,为复活主日的胜利预做准备。我们的天主是富于仁爱与宽恕的天主(参阅咏一○三3-4,10-13)。因此耶稣对那些批评他不该与罪人一起进食的人说:「你们去研究一下:『我喜欢仁爱胜过祭献』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来召义人,而是来召罪人」(玛九13)。基督的门徒,在祂救赎性的死亡与复活中受洗,必须常是富于仁爱与宽恕精神的人。

宽恕的必要

8. 但「宽恕」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为什么应该宽恕别人呢?反省「宽恕」,必定免不了会碰到这些问题。不妨重提我在一九九七年世界和平日文告《宽恕他人,乐享和平》中曾说过的话,我愿再次提醒,必须先把宽恕的精神植根于人们心中,然后才能成为一个社会的现实。只有当宽恕的伦理与文化盛行时,我们才能期待在社会的行为和法律制度中,能表现出「宽恕的政治」,透过宽恕的政治,正义才能取得更富人性的特色。

事实上,宽恕是一项个人的选择,在内心决定挣脱以恶还恶的本性。这项选择,多少反映出天主的爱,因为尽管我们有罪,天主仍然接纳我们。基督的宽恕给我们立下最卓绝的榜样,他在十字架上祈求:「父啊,宽赦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路廿三34)。

因此,宽恕的根源和准则是来自于天主。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从人的正确推理来了解宽恕的意义。首先就是能根据人做错事时,内在的体验来了解。他体验到人性的软弱,希望别人对他宽大为怀。那么,在希望别人怎么对待我们的同时,我们为什么不同样对待别人呢?所有的人都希望有机会重新开始,不要永远停留在自己的错误与过犯之中。他们都渴望放眼未来,能发现新的机会去信赖他人、为人献身。

9. 由于宽恕是人的行为,更是个人在他与同侪关系中所采取的主动行为。但人基本上具有社会性,有各种的关系,透过这些关系,他们表达自己,不只是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因此在社会的层面上也绝对需要宽恕。家庭、团体、社会、国家及国际社会都需要实践宽恕,使割裂的关系重新连接起来,跨越互相指责的情势,克服歧视他人的诱惑。宽恕的能力是使未来社会充满正义与团结的基础。

相反的,拒绝宽恕,尤其是若因为不能宽恕而导致冲突延续,会使人类的发展受到极大的影响。浪费人类资源于武器竞赛,而不用于发展、和平与正义上。因着不能和好,使人类蒙受了多大的痛苦!由于不能宽恕,使进步受到了多大的延误!和平是促进发展的必要条件,而只有透过宽恕,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和平。

宽恕是最好的途径

10. 「宽恕」不是一个立刻就能了解或很容易接受的提议,在许多方面,「宽恕」是一个吊诡的讯息。其实,「宽恕」常常是以表面上一时的「失」,换来长期真正的「得」。暴力则恰好相反;它选择了表面上一时的「得」,却换来真正且永远的「失」。宽恕也许看似软弱,但要给予宽恕或接受宽恕,却需要相当大的精神力量和道德勇气。在某些方面看来,也许是缩小了自己,但它其实能引领我们进入更圆满、更丰富的人性,使人散发出造物主的灿烂光辉。

为福音服务的牧职工作,使我觉得有责任,同时也有力量去坚持宽恕的必要。今天我再度作此呼吁,希望能激发人们对这主题加以严肃及成熟的思考,同时希望能在个人的心中以及在世界上各民族的关系中,广泛地唤起心灵的觉醒。

11. 在省思「宽恕」时,我们自然会想到某些地方的冲突,它们无休止地加深仇恨、制造分裂,和一连串的个人及集体惨剧。我特别想到在圣地所发生的一切,圣地本是天主与人相遇的地方,是一个受祝福的地方,和平之子耶稣曾在那里生活、死亡并自死亡中复活。

目前复杂棘手的国际局势,更强烈地要求我们解决那持续了五十多年,时而强烈、时而缓和的以阿冲突。不断地以恐怖行动和战争来因应,只会使情势更不可收拾,也使各方面怀抱的希望减少,因此,必须代之以谈判解决冲突。如果大家都有意让正义与和好占上风,那么每一方的权利和要求,都可以列入适当的考量,并以公正的方式取得平衡。我再一次呼吁在圣地蒙受上主钟爱的人民,共同为开创一个相互尊重以及有建设性协议的新纪元而努力。

不同宗教间的了解与合作

12. 在这整个努力中,宗教领袖负有重大责任。基督宗教的各个教派以及世界各大宗教,必须共同合作,消除导致恐怖主义的社会及文化因素;教导人们了解人的伟大与尊严,培养天下一家的胸襟与情怀。这里就特别涉及基督徒的合一及宗教相互间的交谈与合作的领域,如何在开放的态度中共同促进世界和平。

我尤其深信,犹太教、基督宗教及回教领袖必须率先公开谴责恐怖份子,并拒绝给予恐怖份子任何在宗教或道德上的合法性。

13. 蓄意谋杀无辜,不论在何时何地都是一项重大罪行,绝无任何例外,全世界的宗教领袖若能共同为此一真理作证,就能形成合乎伦理标准的大众舆论,这是建立国际文明社会的先决条件,保证人人能在正义与自由中追求秩序的和谐。

各个宗教在承担这项责任时,除了宽恕之道外,别无他途。宽恕开启相互了解、尊重与信任的道路。各个宗教若能教导人们互相宽恕,就是缔造和平,反对恐怖主义;因为在宽恕别人或请求他人宽恕时,人们知道有一个更高于他的「真理」;并在接受「真理」时,超越了自己。

为和平祈祷

14. 正因为这个缘故,为和平祈祷并不是致力和平工作之后的添加物。相反地,为和平祈祷是工作的核心,能使和平建立于秩序、正义及自由的基础上。为和平祈祷,意思就是开放心灵,接纳天主更新一切的大能。天主的恩宠神力,能消除人间种种阻碍和封闭,为和平打开大门;坚固并开扩人类大家庭的团结,突破分裂和冲突的攸久历史。为和平祈祷就是为正义祈祷,为各国家、各民族自身及相互间的正当关系祈祷。此外,它也是为自由祈祷,特别是为宗教自由祈祷,这是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及民权。为和平祈祷表示期待天主的宽恕,也恳求有勇气去宽恕那些冒犯了我们的人。

基于这些原因,我已邀请全世界的宗教代表,在二○○二年一月廿四日共聚于圣方济的家乡──亚西西,一起为和平祈祷。我们要藉这个方式显示,真正的宗教信念是各民族间相互尊重、和谐相处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泉源;宗教信仰确实是消弭暴力及冲突的良方。在这个令人忧心忡忡的时刻,整个人类大家庭渴望听到我们所怀希望的可靠理由。我们有意在亚西西宣扬的,就是这希望──以圣方济自己所使用的美丽句子来说:我们祈求全能的天主,使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他和平的工具。

15. 没有宽恕就没有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这就是我在此文告中,希望向信徒及非信徒、向所有关心全人类福祉及人类未来的善心人士所传达的讯息。

没有宽恕就没有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这是我希望向那些对人类的未来负有责任的人士所讲的话,希望他们在做任何重要的、困难的决定时,能为人的真正利益及人类的共同福祉着想。
没有宽恕就没有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我要持续不断地向那些因某种原因而怀恨在心,寻求报复或蓄意破坏的人士,再三重覆这项提醒。

在今年的世界和平日,愿所有信徒心中都能发出更热切的祈祷,为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为他们受到重创的家人、为所有仍在承受恐怖主义与战争伤害及惊吓的人们祈祷。愿我们的祈祷之光也能普照那些行为残酷、严重侵犯天主及人类的人,愿他们能自我反省,意识到自己的罪;愿他们能放弃一切暴力的意图,进而请求宽恕。在这动荡不安的时代,愿人类大家庭能找到正义与仁爱相偕所带来的真正且永久的和平!                                                             

 

2001年12月8日发自梵蒂冈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