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g教宗世界和平日文告 >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0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 正文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2000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

发表时间:11-02-04 来自: 作者:教宗若望保禄  点击次数:3929

1、这句话是两千年前,天使迎接耶稣基督诞生时的颂词 (参阅路二:14),在圣诞节的圣善夜,我们隆重庆祝大禧年的开始时,会听到这句颂词再度喜悦地回响着。
在这新的千年开始,我们愿再次提供来自白冷马槽的希望讯息:即天主爱世上所有的人,并赐给他们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抱以希望的和平时代。祂的爱,完全地彰显在降生成人的圣子身上,是世界和平的基础。人们在内心深处接受这爱时,能与天主和好,也与自己和好,更新人类的关系,也激发人们对同胞手足之情的渴望,它足以摒弃暴力和战争的引诱。大禧年与这个爱及和好的文告有密不可分的关联,此文告表达了今天人类最真实的渴望。

2、展望如此意义深长的一年,我再次祝福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和平。我向你们每一个人很确定的说,和平是可以得到的。我们必须向天主祈求和平的恩赐,但也必须靠天主的帮助,藉着正义与仁爱的工作,一天一天地建立这个和平。
    当然,和平之路有许多复杂的困难,使这条路既艰辛,又令人有挫折感,但和平是深深根植于每一个人心中的一种必要,因此绝对不可削弱追求和平的决心。追求和平必须是基于人类警觉到:虽然即使人已受到罪恶、憎恨和暴力的玷污,但天主仍然召叫他们成为『一个大家庭』。天主的计划必须得到认知而且是,透过追求个人与各民族之间和谐的关系,并在一种对天主开放,提升人的尊严,及尊重大自然为所有人所分享的气氛下,完成天主的计划。这就是圣诞节的讯息,是大禧年的讯息,是我在新的千年开始时的愿望。
战争是人类的失败

3、在过去的这一个世纪中,人类受到了一连串无止境的而且是恐怖的战争、冲突、消灭种族及『种族净化』的严厉考验,引起无可言喻的痛苦:上千百万的受害者,家庭破碎,国家灭亡,大批的难民,贫穷、飢饿、疾病、落后以及损失大量的资源。究其根本,是起于主宰和剥削他人的欲望、权力思想或极权主义的理想,疯狂的民族主义或古老的种族仇恨所引起的优势理论。有时,以消除或奴役整个民族和地区为目的的残酷及有计划的暴力,必须藉由武力反抗来制止。
    更重要的是,这个廿世纪留给我们一个警告:『战争往往引起更多的战争』,因为战争会激起深切的仇恨,制造不公义的情势,蹂躏人们的尊严和权利。一般说来,战争并不能解决他们为之而战的那些问题,因此除了造成可怕的损伤外,最后只能证明一切都是徒然。战争是人类的一项失败。只有在和平中,并藉着和平,对于人性尊严及其不可分割的权利的尊重,才能获得保障(注1)。

4、从廿世纪战争的背景来看,人类的荣誉是被那些发言支持和平并致力于和平的人所保全。我们不能忘记那些无法数算的男士女士,他们对人权的肯定及郑重其事的宣扬,都颇有贡献;他们也贡献力量,打败各种形式的极权主义,终止殖民主义,发展民主,并成立大型的国际组织。那些将生命建立在非暴力价值上的人,给了我们睿智及先知性的榜样。他们以身作则,正直忠诚,甚至往往因此而致命,给了我们丰富及绝佳的教训。
    在为和平而努力的人当中,我们不应忘记科技界的人士,他们的努力,使科技在各领域都有卓越的进步与成果,能克服可怕的疾病,并且提升人的生活质量,延长人的寿命。
    我也不能不提及我可敬的前辈们,他们在廿世纪中领导了教会。由于他们崇高的教导,孜孜不倦的努力,已在促进和平的文化上,给教会指点了方向。教宗保禄六世于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八日制定了世界和平日,他适时而具先知性的直觉,就是这多方面努力的象征。经过这些年来,世界和平日已俨然成为一个反省过去,共同展望未来的一个丰富的经验。

受召成为一个家庭

5、『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这句福音中的颂词,引起一个发自内心深处的问题:新的世纪将真会是个人之间及民族之间和平相处,以及重新富有兄弟之情谊的一个世纪吗?我们固然无法预知未来。但是我们能阐明一个确定的原则:只有当全人类能重新发现,其基本召叫就是成为『一个家庭』,在这个家庭内,人不分地位、种族或宗教的不同,而是个人的尊严和权利都能优先得到接纳,那时,世界才能有和平。
    有了这样的认知,会给予这个走向全球化的世界一个精神、意义和方向。全球化固然会有不少风险但也能给以大好非凡的机会及承诺,全球化正是要使人类成为一个大家庭,它是建立在正义、平等与团结的价值观上。

6、为了使其实现,需要在观点上做完全的改变:再也不应该以任何一个政治、种族或文化团体的福祉占优势,而应该以全人类的益处为优先。追求单一政治团体的共同福利,不可以与全人类的共同福利有所冲突。人类的利益是体现于承认并尊重一九四八年被批准并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认可的人权。因此我们有必要摒弃那些把一切价值都置于国家绝对权利之下的观念和做法,往往它们是由强大的经济利益集团所裁决。为了管理,每个国家在政治、文化和制度上定出的差异和分类,只要不违反大家庭中成员的原则,也符合基于此道德和法律的要求,才是正当合法的。
伤害人性的罪行

7、这个原则使我们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任何伤害人权行为就是伤害到人良心的行为,也就是对整个人类本身的一个伤害行为。因此维护这些权利的责任,超越了地理和政治疆界,其责任不只限于所发生的地区内。伤害人性的罪行不能被视为一国的内政。目前已向前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就是成立国际罪犯法庭,以审讯伤害人权的罪行,不论犯罪的地点或环境。我们应感谢天主,由于各民族和各国家的良知,人们愈来愈坚信人权无国界,因为那是普世性的,也是不可分割的。

8、在我们这个时代,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次数已经减少了。这个事实纵然令人感到安慰,但如果看到在各个国家之内发生的武装冲突,就不会感到欣慰了。可悲的是,这些武力冲突实际上在各大洲都屡见不鲜,而且往往非常激烈。大部份冲突的原因,都有长久的历史渊源,跟种族、部落,甚至宗教信仰有关,而现在则还必须加上其他的意识型态、社会和经济等因素在内。
    这些国内的冲突,通常都大量使用小口径的武器,以及所谓的『轻型』武器--其实是非常致命的武器,这些冲突往往造成非常严重的惨局,且殃及到邻国,而涉及外来的利益和责任。虽然这些冲突确实极为错综复杂,使我们很难了解,也很难评估冲突的起因以及所牵涉到的利益,但有一个事实不容争议:受苦最惨的是老百姓,因为双方,不论是一般时的法律或是战争时的法律执行时都不被尊重。老百姓非但得不到保护,反而常常是双方冲突势力的首要目标,或更甚的,他们自己虽没有直接介入武装活动,却因为恶性循环的影响,使他们成为又是受害者又是伤害其他百姓的杀手。
    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血冲突中,许多无辜的儿童、妇女以及手无寸铁的老人,是蓄意攻击的目标,这种可怕的景象太多、太恐怖了。这过多的事实已使我们不得不感到,时刻已经来临,我们必须更有决断性地负起强烈责任来转换一个方向。
    人道援助的权利

9、在任何情况下,面对如此悲惨复杂的情况,我们要不管所谓的战争正当『藉
口』,而应肯定人道法律的卓越价值,以及继之而来的责任,即保证受苦的百姓和难民能得到人道援助。对于这些权利的认可以及有效的执行,不应依据冲突中任何一方的利益而定。相反的我们有责任找出所有的管道,不论这管道是公共机构或其他管道,但能给予实际的方式并最有效的为他人服务,以达到人道的目的,。这些权利在道德及政治上的合法性,其实是基于一个原则:人的福祉应该先于其他的一切,也高于所有人为的制度。

10、在此我愿重申我的信念,在面对现代的武装冲突时,最重要的是使各党派之间的谈判,经由国际性和区域性的组织,适当的努力来调停与和解。为了防止这些冲突发生或在冲突已爆发之初和谈是必要的,藉着平等地确立相关的权益,以恢复和平。
这个有关调停与和解机构扮演着积极角色的信念,也应该延伸到让非政府的民间人道机构和宗教组织来主持此项工作。他们毫无心机,纯为服务且谨慎地促进敌对团体之间的和平,并协助化解长期以来的对敌,化敌为友,并打开通往共同的崭新未来的大道。他们为了致力于和平,所做的高贵奉献,我在此表示推崇之余,也愿以最高的敬意,纪念所有为了他人的生存而奉献牺牲自己生命的和平斗士,我举心向上,在天主前为他们祈祷,并邀请其他的有信仰的人也能效法,为人道奉献力量。
    为人道而干涉

11、很显然的,如果百姓有遭到不义侵略者的攻击所制服之虞,而政治上的一切努力及非暴力的防卫又是徒劳时,那么采取具体的手段来使侵略者解除武装,就是合法,甚至是必须的行动。然而这些手段必须有时间的限制,目标也必须明确。在执行时,应完全的尊重国际法,并得到国际权威当局的承认,而且在任何情形下,绝不能仅采取武力介入一途。
因此,就是把联合国宪章中的所有的条款做最完善及最好的利用,并且在国际法的架构内,进一步定义干涉的有效手段及模式。在这方面,联合国组织自己必须给所有会员国同等的机会,来参与决策过程,以便扫除那些只会削弱组织的角色和信用的特权及歧视。

12、以上所提的在政治和法律上即开启了反省及讨论的新领域,我们都希望这个领域能够在诚恳地及贤明智慧下善加培养。目前最急迫需要的就是国际法和国际机构的革新,而其出发点及基本的组织原则应该是,以人类的福祉和人的益处为最高的优先,甚于其他的一切。如果我们考虑到现代战争中的矛盾,这样的改革就更形迫切。因为从最近的几次的冲突可以看出,在现代战争中,军人享有最大的安全,而老百姓的生命却处于可怕的危险之中。任何冲突都不允许忽视百姓享有安全的权利。
除了法律和制度的考量外,所有的善心男女人士,还有一个基本责任,要求他们亲自投身,致力于和平,那就是有关和平的教育,包括建立和平的结构以及非暴力的做法,并尽一切努力,把冲突的各党派带到谈判桌前。
    在共同体中享和平

13、『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从战争的难题里我们的目光很自然的转向另一个有密切关连的问题:即关于团结一致的问题。缔造和平是一个崇高且要求甚苛的艰巨任务,根深蒂固于「人类成为一个大家庭」的使命,并要承认人类是个大家庭。而这个任务所依据的基本原则,则是地球资源是全人类所共有的。这个原则并不否定私人财产的合法性;反而扩大了对私人财产的了解与管理,将必不可少的社会功能以及众人的好处都列入,尤其是社会中最弱势的一群(注2)。遗憾的是,这个基本原则却普遍的受到漠视,例如北半球与南半球持续增加的差距即为一例,因为逐渐以老年人为主的北半球,货品及资源充裕,而以较年轻的人占多数的南半球,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前景仍然不可靠。
没有战争虽然是很渴望的,但我们谁也不应被欺骗,以为就等于有了永久的和平。若无公正、真理、正义与团结,就没有真正的和平。任何计划,若是有意将两个不可分割且互相依赖的权利分开,则此计划必会失败,这两个权利就是:出于共同体之情,而产生的享有和平的权利,以及整体发展的权利。「猖獗于人们以及国家之间的不公义、经济或社会的过度不平等、嫉妒、不信任与骄傲,不断威胁着和平,并引发战争。为铲除这些失序所做的任何努力,都有助于建立和平,及避免战争」(注3)。

14、在新世纪的开始,对我们人类及基督徒良心提出最大的挑战,就是无可胜数人口的贫穷问题。更令人伤感的是,我们发现当今主要的经济问题,并不是因为资源的缺乏,而是因为目前经济、社会和文化结构不良,不足以应付真正发展的需求。『因此不论是发展中国家,或是繁荣富裕国家中的穷人,都有享用物质,以及善用其工作能力的权利,才能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公义且繁荣的世界。穷人的提升,是整个人类在伦理、文化,甚至经济成长的一大良机』(注4)。我们不要把穷人视为是一种问题,而是一群人,他们是一股重要的力量,能够为全人类建立一个新而更富人性的未来。
    迫切地需要重新思量经济

15、在这方面,我们应注意到目前许多经济学家及财经专家在集思考量市场的角色、货币及财经利益的广泛影响力,使之经济与社会之间走向巨大的差距鸿沟,以及其他与经济活动有关的类似问题时,也愈来愈强烈地关心并注意到有关贫穷、和平、生态保育以及年轻下一代的未来,我们因此也需要重新检讨这些同样的问题。现在或许时刻已到,该是对经济的本质及其诸多目的重做一番新的也是深入的省思。目前似乎最迫切需要的是重新对『繁荣』本身概念的澄清思考,以防止它被侷限于一个狭义的功利主义观点中而给同舟共济及利他主义等价值留下极少的空间。

16、在此我愿邀请经济学家和金融财经专家,还有政治领袖们,认知迫切需要确使经济实施及相关的政治政策是以每一个人以及全体人民的福祉为目的。这不但是伦理道德上的要求,也是一个健全经济体系上的要求。经验告诉我们,它似乎证实了经济的成就愈来愈仰赖对个人及其能力的赏识,依赖他们更多的参与,依赖知识和讯息上的增进,以及更强烈的团结感。
这些价值观,绝非与经济和商业无关,相反的它们可帮助经济及商业成为一个完全『人性化』的技术和活动。一个不顾及道德层面,也不求为人福祉的经济--每一个人也是整体的这个人--的好处服务,那就不能称为是真正的『经济』。因为经济的原意是指合理性的及建设性的善用物质财富。
    何者为发展之模式?

17、人类是受召成为一个大家庭,然而事实上人类至今仍可悲地被贫穷分裂为二 (在这廿一世纪的开始,仍有十四亿多人民生活在赤贫之中)。这个事实表示我们急需重新研究,启发发展政策的这些模式。
在这方面,经济效率的合理需求,必须跟政治参与和社会正义更加配合,避免再落入廿世纪所犯的思想错误。在应用时,则要让『共同体』成为经济、政治和社会互相依赖的网络整体中的一部份,目前的全球化过程也会趋向这条网络。
这些变化是要我们依共同体这个新的文化来重新思考国际间的合作。如果合作被视为是播种和平,那么合作就不但仅仅是物质经济的援助而已,尤其不应在给予资源的帮助时,指望着得到受益者的更多回报。而是应该以具体有形的心态投入致力全球的团结,使穷人成为本身发展的动力,也让最多数目的人民,在他们各自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中,发挥创意。创意本就是人类的特性,也是国家财富的仰赖。(注5)
对于穷苦国家长期以来的国际债务问题,特别需要找出明确的解决方法,同时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援,以对抗饥饿、营养不良、疾病、文盲以及对环境的破坏

18、今天我们比过去更迫切需要培养一种对普世性道德观的觉醒,以面对当前的诸多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愈来愈呈现出全球性的幅度。促进和平及人权,解决一国之内和国家之间的武装冲突,保护少数民族及移民,环境保育,对抗可怕的疾病,反对走私毒品和武器,也反对政治和经济的腐败:今天,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自面对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涉及全人类,因此必须藉着共同的力量来面对及设法解决。
我们必能找到一种方法,以大家都能领会的共同语言来讨论人类未来的问题。这种交谈的基础就是刻在人们心版上的普世道德律。人类遵守这样的精神『规则』,可以勇敢面对和平共存的问题,怀着对天主旨意的尊重,向前迈进,走向未来。(注6)
    在信仰与理性、宗教与道德的共融中,可以提供决定性的动力,使民族、文化和宗教之间走向交谈与合作。
    耶稣,和平的恩赐

19、『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展望大禧年,全世界的基督徒都隆重的进入天主的降生成人的庆典。在庆祝纪念天主的降生成人时,他们再次倾听天使们在白冷城的欢呼 (参阅路二:14),他们就知道『耶稣是我们的和平』 (弗二:14),是赐给所有人和平的恩惠,耶稣复活后对门徒的第一句话就是:『愿你们平安』 (若廿19,21,26)。基督来,是为使分裂的合一,消灭罪恶和憎恨,重新唤起人类合一及手足之情的使命。因此他就是那『新人性的本源及典范,是人人都渴望的新人性,充满手足之爱、忠诚及和平的精神』。(注7)

20、在这大禧年中,教会明显地回忆起她的上主,并愿再次确定她的被召及使命,就是在世上、并为了世人,在基督内做和平的『圣事』或标记,以及和平的工具。对教会来说,履行她传播福音的使命,就是指致力于和平。因此『教会--天主核心的羊群,犹如树立在万民之间的旗帜,给全人类提供和平的福音,在希望中向着天乡的目标前进』。(注8)
对天主教信徒来说,投身于缔造和平与正义的工作,不是次要或附带的工作,而是绝对必要的。在工作中,必须对其他基督教会和团体的弟兄姊妹,对其他宗教的信徒,及对所有的善心人士开放,与他们一起分享对和平及友爱的同一关切。
    慷慨地为和平而努力

21、尽管有许多重大的阻碍,但在许多人士慷慨的合作下,每天都有主动为缔造和平而发起的行动,这真是一个希望的标记。和平是一个不断在建造中的建筑。缔造和平包括下列人士的努力:
- 为人父母者,他们在家庭中是和平的榜样及见证,他们也教导子女爱好和平;
- 为人师表者,他们在各个知识领域中,以及人类历史和文化遗产中的真正的价值观;
- 工人们,他们长期以来为争取工作尊严而献身,目前仍继续努力在国际间呼吁着正义与团结;
- 政治领袖们,他们在自己的政治活动和他们的国家身上用心,以坚定不移的决心促进正义与和平。
- 国际组织中的人士们,他们往往以极少的资源,在第一线上工作,而他们缔造和平者的身份,也往往对个人的生命产生威胁;
- 一般民间组织中的人士们,他们在世界各地,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藉着研究和活动,致力于阻止及解决冲突;
- 有信仰的人士们,他们深信真正的信仰绝不是战争或暴力的来源,因而透过全世界的以及宗教间的交谈,来传播和平及仁爱的信念。

22、亲爱的年轻人,现在我特别想到你们,你们年轻人正以特别的型态体验
    生命的祝福,当然也有责任不去糟蹋生命。在你们的学校中,在工作场所,在休闲及运动时,在你们所做的一切事上,要时时受到这个思想的引导:你内心有平安,四周要有平安,永远平安,平安与每一个人同在,人人得享平安。
对于这些不幸遭遇过可悲战争经验的,而心怀仇恨及怨怼的年轻人,我请求你们:尽一切努力,再次去找出和好及宽恕之道。那是一条艰难的道路,但唯有这条道路,才能使你们自己、你们的子女、你们的国家和全人类,在心怀希望中展望未来。
    亲爱的年轻朋友,今年八月我们要在罗马庆祝大禧年的世界青年日见面,那时我还有机会再与各位做这方面交谈。
教宗若望廿三世在他最后几次的公开演讲中有一次,再对『善心人士』发言,要求他们献身于一项和平计划,这计划是以『聆听天主、心怀仁慈及宽恕』的喜讯为基础。他接着说:『毫无置疑的,和平的明亮火炬会向前进,点燃喜乐,把光明和恩宠倾注到全世界人民心中,帮助他们超越所有的疆界,看到弟兄姊妹的面容,看到朋友的面容』。(注9)
    愿你们,各位公元二○○○年的青年朋友,在他人的身上,看到弟兄姊妹,看到朋友的面容,也帮助他人看到!
    在大禧年,教会要藉着隆重的代祷,在为和平祈祷之时,我们也以孝爱的忠诚转向耶稣的母亲,她是和平之母,我们祈求她慷慨地赐与我们她母性的美善,也帮助人类在团结与和平中,成为一个大家庭。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发自梵蒂冈

注解:
1 参阅若望保禄二世,1999年世界和平日文告。
2 参阅若望保禄二世《『一百周年』通谕》,(1991年5月1日)30-43: AAS 83
     (1991),830-848。
3《天主教教理》2317。
4 若望保禄二世,《『一百周年』通谕》(1991年5月1日)28: AAS 83 (1991),
    827-828。
5 参阅若望保禄二世,联合国第五十届大会致词 (1995年10月5日)13:
 Insegnamenti ⅩⅤⅢ, 2 (1995), 739-740。
6 参阅同上,3:Loc.cit.732。
7 梵二大公会议文献,《教会传教工作法令》8。
8 梵二大公会议文献,《大公主义法令》2。
9 Balzan Prize 颁奖典礼上致词 (1963年5月10日):AAS 55 (1963), 455。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