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纪念金主教专栏 > “光启的老粉丝”的遗愿 >> 正文

“光启的老粉丝”的遗愿

发表时间:14-04-29 来自:【作者博客】 作者:亚纳  点击次数:4107

——写在金鲁贤主教去世一周年之际

看到网上一篇纪念文章,写金主教的心愿,我不禁思绪万千,特撰此文,回忆金主教在世生命的最后几年重点关切的一件事:那就是徐光启的列品。

4年前的初春,主教给我一封信,和我谈起徐光启,并邀请我加入对徐光启的研究。我赶到主教府,和主教解释说,我的研究领域不是史学,隔行如隔山呀。主教和我说:徐光启的43岁才开始学几何,你看他年纪那么大,才开始学习和翻译《几何原本》,他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又爱人如己,才舍得花那么大的力气学习新的东西,他真是不简单。主教乐呵呵地接着说:你看,我们在他面前,怎么可以寻找推辞?!我是他的老粉丝,我不光希望更多的人能关心徐光启,效仿徐光启,把教区的服务中心、进修学校、金泽培训中心等都以光启命名,让光启的精神激励我们,而且我现在真盼望徐光启也能封圣啊!

慢慢地我才知道,主教要为徐光启列品的意愿早已有之。作为一个耶稣会士,他知道徐光启和利玛窦那种友谊的珍贵,他更深刻体悟到那种友谊的深刻意味:福音的传播,要和本地的文化结合,既要尊重本地文化,也要保证福音造福提升文化。他说,徐光启和利玛窦就是这种精神的典范,他们彼此启迪激励,为福音在中华的传布立下了至今仍应尊重的规矩。那一年,耶稣会在马切拉塔教区重新开启利玛窦列品程序,对于年迈的主教来说不只是一个鼓励,他看到了徐光启列品的可能性。

金主教说,70多年前,惠主教就在徐光启去世300周年的时候发布过一个为徐光启列圣品的祈祷文,有意推动徐光启的列品,那时主要推动者是《圣教》杂志的主编,徐光启的第十二代孙徐宗泽。那时主教自己还是修士,应该也参加了当时隆重的纪念弥撒了,只是年代久远,记不真切了。因为日本人入侵,封圣的事情不了了之。如今是天时地利人和,主教表示,按照教会的法律,只有上海教区可以申请徐光启的列品,因为他是上海人,虽然在北京去世,但是葬在上海,因此,上海责无旁贷应该承担起宣传徐光启的责任;他也已经慎重和有关部门领导提出这事,希望他们能理解教会的传统。

就这样,他在教区成立列品筹备委员会,亲自过问筹备情况;他向国内外不少学者一一致函发出研究徐光启的邀请,一听说那个学者要访问上海,就辗转邀请其到主教府一叙,郑重拜托,殷殷之情,让人难以拒绝,旁人亦不免为之动容。

大约半年后的某一天,那时邱神父去世不久,我来看金主教。主教说:我和邱神父也是同学,比他大三个月,我也来日无多,我现在的第一桩大事就是徐光启列品的事情。虽然我可能看不到他封圣的那一天,但是我应该可以看到徐光启成为可敬者。我和主教说,现在教区神父正在翻译一个圣部的法规。按照罗马圣部的这个法规,现在列圣品不需要经过可敬者,只要有圣部对列品的无异议许可,徐光启就是天主之仆,相当于可敬者的法律地位;而且,求徐光启圣迹的推广宣传,也可以在教区进行各项调查之时同时进行。这等于简化了步骤,更有利于我们教区的申请。主教听了,真心高兴,说,这样我大概可以看到他列真福品了!

2011年的春天,教区颇为乐观。据说不少媒体获得徐光启列品程序启动的消息,打电话到主教府询问究竟,甚至理解为徐光启已经封圣了。主教说,我们低调做事,毕竟徐光启是作为精修圣人去列品,是全国第一次,虽然徐光启列品是我们整个中国教会的光荣,也是中国政府的光荣,但是很多关系要慎重处理。那一年,教区设立了徐光启列品办公室和图书馆,教区出版了徐光启九日敬礼的小册子,神父修士教友纷纷组织做徐光启相关场所的一日朝圣,……大家都遵循着主教的教训,推进着徐光启列品程序。为推广宣传徐光启,主教也亲历亲为。那年夏天,主教为一个徐光启的国际研讨会录制了长达5分钟的讲演,感谢国际学界对徐光启对中西文化交流所作贡献的充分肯定,希望大家更关注他的宗教精神的研究。

列品筹备的形势入秋后直转而下,并随着主教摔跤跌断两条肋骨后而终止。但是,主教心里还是没有放下徐光启的列品。他在病床上坚持修改了自己的学习心得(他的自谦),把它作为2012年春节牧函:《徐光启——一位适合任何时代的人》,记得最早读到该篇文章的主编神父分享说,主教微言大义。要知道,他是在病床上吃着止痛药完成了最后一稿,没有真正对徐光启列品的执着,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的坚持?

主教2012年的圣诞节暨信德年牧函《信》,我有幸在第一时间在他的办公室先睹为快。那个艰难的秋天,他的会客时间总是被限制得很短。他又一次和我谈起徐光启的列品问题。他说,不着急,你们年轻人喜欢着急。你看,我在最宝贵的20多年,什么也没有做,但是一旦有了时机,也不显得晚。……等徐光启列品了,你们还要将他的孙女——许甘地大列品。我下一年的牧函就是写许甘地大,这是一个伟大的女性,教会杰出的妇女。我们上海教会本土资源很多,徐光启、许甘地大,他们都是我们信德的楷模。教友们,尤其是你们这些女教友们,要像我们教会的先人那样,为天国的事业坚持、努力。

虽然列品工作被停滞,但是天主在做自己的工作,那年春天和初夏分别有一位教友和一位神父向教区报告出现圣迹:一位是年近40的女士,她的家人报告其淋巴癌转移胸腺,但是徐光启的奇妙转求下,手术异常顺利平稳。另一位是年逾8旬的老太太,肺部肿瘤3年,于20122月病情加剧,在急救室6日后病情仍无好转迹象,家人决定将其运回家中自行护理,并开始徐光启9日敬礼,家族亲朋好友亦为其求徐光启转祷,不久转危为安,由其神父弟弟报告给教区。主教听到我们的汇报,欣慰极了。

……主教如今已经离开这个纷扰的世界。尽管被某些精通末世神学的人深刻责备,我们不少教友都坚信主教已经在永恒的天家:他和徐光启、甘地大一起为我们教区转求。

再一次翻开《徐光启——一位适合任何时代的人》,主教的用心历历在眼前:他希望我们保守信德,行出爱德,活出望德。做好灵修,建立和天主的深刻关系;积极福传,关爱周围有需要的人。更重要的是:有教友在患重病的时候,你们要让徐光启转求,早日发圣迹,以求罗马教宗能列他为中国的第一个精修圣人。今天恰逢两位教宗圣人封圣大典,也请两位教宗圣人为我等祈!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