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e教宗劝谕 > 《论基督徒的喜乐》(Christiano gaudio) >> 正文

《论基督徒的喜乐》(Christiano gaudio)

发表时间:11-02-03 来自: 作者:教宗保禄六世  点击次数:3454

致全球主教司鐸及全体教友劝諭

可敬的弟兄,亲爱的子女们:

你们要在主内常常喜乐;天主亲近那诚心呼求祂的人(註一)。

基督内可爱的诸位弟兄子女们,在这圣年之中,我们已好多次奉劝天主的子民,要欢欣踊跃响应圣年的恩宠。如所周知,我们的劝勉,主要的是呼吁大家在基督内革面洗心与彼此和好。这是人民获得救恩并圆满幸福的关键。现在全球信友正在準备庆祝圣神降临节,我请你们向圣神祈求喜乐之恩。

在我们一方面,促使大家彼此和好,固然任重道远,困难重重(註二),但仍感到有圣神的喜乐在支持伴随。这样,我们确是可以把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会眾的话拿来转致全球的教会:「…你们常在我们心中,甚至同死同生。我对你们大可放…我充满了安慰。在我们各样苦难中,我格外充满喜乐」(註三)。是,这也是爱在催迫我们,邀请你们来分享这丰盈的喜乐,这喜乐是圣神的恩赐。(註四)。

因为我们感觉好一种内在的幸福,必须在这恩宠之年,另外在这五旬节的大好时机,给你们一通宗座的劝諭,其要旨是:基督徒的喜乐—喜乐在圣神之中。我们要讲的是一种灵性喜乐的歌颂;希望它能在全世界唤起一种共鸣,而首先是在全教会内。愿意乐与爱德,藉著赐与我们的圣神,倾注在人心中(註五)。为此,我们馨香祝,愿你们的喜乐和我们的愉快连结在一起,为使天主的教会和所有衷心渴望庆祝此五旬节的人神忍洋溢。

1 人心需要喜乐

天主造物者在万物之上都留有祂自己的印信,如果一个人对此内在或外在的印信不大瞭解,那他对基督徒的喜乐,也就不会重视。在创造时「天主看弓,认为好」(註六)。宇宙万有都是天主大能、智慧与爱情的杰作。天主把人安置在万有之中,使人的理智和心灵在发现真理的同时,也感到喜乐,这在祂向人自我啟示之前就是如此。所以一个人应注意那发自他内心的呼声,这呼声从美丽的童年开始,直到安祥的晚年,就似是对天主奥跡的预感。

当人面对宇宙时,除了油然而起的愿望、愿意瞭解它佔有它之外,不也觉希望从中找到自己满足和幸福吗?每个人都知道,这幸福有不同的等级,其最高的表现是喜乐,或真正的幸福。这幸福就是人在得到他所认识与喜爱的美善时,於其高级的官能上所得到平安与满足(註七)。如此当人感与大自然相谐和,尤其与其他的人相接触、分享与融合时,就觉得喜乐。特别当人的心灵进入享有天主为最高不变的美善而认识爱慕天主时,就会感到精神的喜乐或幸福(註八)。诗人、艺术家、思想家,连一般的男女在内,只要具有某种程度的内在光明,都能体验到一些天主的喜乐,过去在基督之前,如今在我们这时代,连在我们间都是如此。

可是,谁又能不知道这样的喜乐常是不完备、脆弱和备受威胁的呢?说也奇怪而矛盾,人明明知道喜乐都是过眼云空,他也确信并没有完备的幸福,但还是要建设一种真正的幸福,一切都有终结,代代都有体验,没有例外,这又迫使人对存在於事实和无尽的希望之间的鸿沟,不得不承认并一测其高深。

这种矛盾,这种获得喜乐困难,在我们看来,今日尤其尖锐。这就是我们所以发佈此一通諭的理由。技术给人类社会的成功创造了许多捕捉欢乐的机会,但在產生喜乐上却大感困难。因为喜乐是来自另一源头,这源头是属灵的。金钱、舒适、医术、卫生以及有关物质安全往往并不缺,但是不幸的很,烦恼、沮丧、悲哀,心理疾病仍然很多。这种感觉使人多次陷於忧虑与失望,强顏的欢笑,对享乐的疯狂追和一般所谓人为的天国,都无法把它们排除。工业进步带来了许多问题,要控制和设法使社会更适合人性,人不觉得无助吗?未来的时代不似乎太不一定,人类的生活不似乎过餘受到威胁吗?人不是感到太寂寞,对爱和友谊不是感到一种无法满足的渴望吗?相反的,在许多地区,有时也在我们中间,肉体的和心灵的痛苦都在日趋沉重,多少人成了饿殍,多少人作了没有意义之战争的牺牲品,多少人几乎被摒於生命之外!这种灾祸或许不比以往的世代更为严重,但它们却蔓延各处,遍及全球。而且人们对这瞭解的更多,大眾传播报导的也多—至少像赏心乐事一样多—把人的脑袋都淹没了。这样广阔的灾祸,似乎还没有办法可以解决。

然而,这种情况并不能阻止我们谈论喜乐,希望喜乐。因为与我们同样的人在受苦,他们有需要知道喜乐,有需要听到喜乐的歌颂。我们非常同情那些笼罩在各种穷困和痛苦中的人们。我们特别怀念那些没有财產,没支援又没有友谊的人们,他们眼看著人性方面的希望统统归於幻灭。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想念他们,为他们祈祷。我们不想使任何人丧气,相反的,我们寻找那能带来光明的补救之道。这在我们看来,可分三方面。

很显明的,应集中所有的力量,务使人们至少得到那最低限度的安乐、舒适、安全与正义;这为喜乐是必须的,但许多人民还没有。这种互相救助早就是天主的工作,与基督的命令完全相符合。它会带来平安,强化希望,恢復力量,促进共融,给人衷心喜乐,给那施予者,也给那接受者,因为施比受更有福(註九)。可爱的弟兄子女们,多少次我们劝告你们,赶快準备一个世界,一个更适於居住,更友爱的世界;赶快把正义与爱情带所有的人!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喜乐与希望」(教会在现代世界)宪章与许多宗座文献,对於此都曾一再叮嚀。这个问题虽然不是我们现在所讨论的生题,但仍须努力,务使这爱人的基本义务不遭人遗忘,没有爱就谈不上喜乐。

这还需要耐心的努力,教育或再教育群眾,使他们学习享受许多人生乐趣的简单方法,这些乐趣造物主已散播在我们的旅途之上:使人振奋的存在与生活的喜乐,纯洁而神圣的爱的音乐,大自然与安静祥和的喜乐,工作圆满成功之有时严正的喜乐,完尽义后心满意足的喜乐,牺牲的喜乐等,基督徒能化,充实喜乐和喜乐昇华,但不能蔑视喜乐。基督徒的喜乐是以能够欣赏本性的喜乐为基础。基督在讲述天主国的时候,就往往以这种本性的喜乐为起点。

不过,我们这通諭的重点并不在此,因为在我们看来,问题首先似乎在於精神界。因为人,在其内心,缺乏力量,无力承我们这时代的痛苦与困难。这种痛苦与困难给他的撞击比生命的意义给他的解脱力量还大,以致他对自己不再有把握,对他的超然使命和未来的命运也失掉了信心。过去他忽视了宇宙的神圣性,现在则忽视人性的尊严;有时他还割断了他与天主间的生命连繫。希望和人的价值已不再有所保障。天主为他成了抽象而无用的。虽然他无法以言语来说明,但天主的缄默却重重的压著他。如此人心必然满是冰泠与黑暗,一片忧悽。无可讳言的,没有信仰的人也会感到愁苦,因为人的心灵是按天主的肖像所创造,本能的就顷向天主为其唯一而至高的美善,但如今他们却认不清祂,不爱祂,因而连不圆满的幸福也嚐不到,因为这种幸福是来自对天主的认识,并来自确信和天保佑连死亡也不能毁断的连繫。谁不记得圣奥斯定那句名言?他说:「主啊,你是为你造了我们。我们的心不安息於你,就摇摇不定」。为此,人在努力接近天主,远离罪恶时,就会真真洋溢著灵性的喜乐。对此,无疑的「血与肉」是无能为力,但啟示能开闢此一坦途,宠爱促成双方的融合。我们的意愿正是要请你们回到基督徒喜乐的泉源。但我们若不注意天主的计划,不聆听天主爱的福音,这又怎么能成呢?

2 旧约中有关基督徒喜乐的报导

基督徒的喜乐本质上是在精神分享受光荣的耶穌基督内心的喜乐。这喜乐在基督身上是天主而人的,深妙莫测。因主父在歷史内起始教人知道,祂旨意的奥秘是按照在廿釷督内所定的计划,时期一届满(註一二),这喜乐就立刻在天主子民中间传播开来。这喜乐的性质以前从没有显示过。

如此,亚巴郎我们的先祖知道了过去的许诺必要应验之后,在没大希望中他仍然希望,终於他的儿子依撒格诞生了,他得到了这一喜乐预许的初果。这一喜乐后来当亚巴郎受到要命的考验,而他的儿子又活生生回到他的怀抱时发生了转变,他的儿子成了将来为救赎人类,牺牲而又復活的唯一子的预像。因此亚巴郎一想到要看见耶穌基督的日子,救援的日子就欢喜踊跃:「他看见了,极其高兴。」(註一四)

关於得救的喜乐,以后在旧以色列民族先知性的歷史过程中,扩展传播,始终活跃,即在因民不忠而招来的严重灾祸中,和为使选民远天主而发动的迫害中,亦不稍衰。所以,这种喜乐一面常有困难阻挠,一面又常復甦活跃,这是亚巴郎的后裔所特有的现象。

得救与重建(至少口此传报),常是一种振奋人心的体验。因为这是来自天主对其选民的慈爱。天主以他们的名义满全了盟约的诺言,完全是出於恩爱和奇妙的大能。这就是梅瑟逾越的喜乐。而逾越又是末世救援的预像,末世救援则将在新而永久盟约的关,由耶穌基督来完成。这也是关係著我们时代的喜乐,对此喜乐在圣咏裡屡次提到,在圣咏裡喜乐是来自与天主同在和为天主而生活。最后而又最重要的问题是关於光荣而超性的喜乐,即当新的耶路撒冷从放中被救出后,受到天主亲密怀爱的喜乐。

这种充盈洋溢而又无法形容的救人大爱,其深意,只有在新的逾越和新的出谷时期,才会被揭示出来。因为,天主的子民那时要靠著为我们而蒙难的僕人之死与復活,从这个世界被领到天主那裡,从世界上作为象徵耶路撒冷,被领到天上的耶路撒冷:「我要使你成为万世的尊荣,万代的喜悦,以代你从前所受的遗弃、恼恨、与无人经过的痛苦…就如青少年怎样娶处女,你子女也要怎样的娶你。就如新郎怎样喜爱新娘,你的天主也怎样喜爱你」(註一五)。

3 新约中基督徒的喜乐

歷经许多世纪,在最严重的考验中,这奇妙的许诺,坚强弓旧以色列民神秘的希望。旧以色列民把这许诺传给了耶穌基督的教会,我们对喜乐的歌颂,其纯洁的表现都应归功於旧以色列民。而且按照信德和基督徒对圣神的体验,天主所赏赐的平安,犹如江河庂奔流,在「安慰」的时期(註一六)到来时,将和基督的来与亲在,会合为一。

主基督带来的喜乐,任何人都可以享受,没有例外。因为在圣诞夜天使所宣报的喜乐,确是为所有的人(註一七),即为在焦急等徒救主的以色列人,亦为那些在时间的过程中,将要接受同一救主并按照祂的训诲去生活的无数群眾。真福童贞玛利亚,她是第一个接受了这一宣报,从嘉柏一天使口中;她的「我的灵魂颂扬天主」已经是所有弱小者欢呼的歌咏。每次我们念玫瑰经,欢喜奥跡就再一次把我们带到这一无可名言事件之中。这一事件是歷史的中心与巔峰:厄玛奴尔降来人间,「天主与我们同在」。若翰洗者的命是向等候救主的人传报祂的来临,当他还在母胎的时候,曾因基督的到来而雀跃(註一八)。在耶穌开始传道生涯时,若翰「听得新郎的声音,就非常喜乐」(註一九)。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生活在尘世上的耶穌。他在人性上体验了我们的喜乐,也明明的重视和宣讲了不同等级的人的喜乐。这些喜乐我们称之为普通的,日常生活上的,每人都可体验的。耶穌高度的内在生活并没有使祂在事理上反应减低、或在心灵上感应迟钝。看到天空的飞鸟,田野的百合,祂惊奇之餘立刻直觉的领悟到,在歷史之初天主对於受造物的态度。祂很乐意的讚赏播种者和收穫者喜乐,发现秘密宝藏者的喜乐,找回迷途亡羊的牧人的喜乐,妇人的钱币失而復得的喜乐,被邀参加宴会者的喜乐,婚宴的喜乐,荡子回头老父欢迎的喜乐,母亲生子的喜乐。为耶穌,这些人的喜乐都是真实而重要的,因为它们都是天主之国精神喜乐的信号:进入此天国者的喜乐,重回天国者的喜乐,或在那裡工作的喜乐,天父迎接这些人的喜乐。耶穌也表明了祂自己的喜乐与爱心:当祂接待那些设法到祂跟前的孩子们的时候,对於那位忠诚而又有进取心的富家少年,对於那些朋友们,如曾接待祂的玛尔达、玛利亚和拉匝禄。祂最感喜乐的是发觉到圣言受到了接纳,一位罪妇或税吏如匝该者回头,穷寡妇的贫穷中倾囊捐献。祂见到天国啟示给小孩子,反倒瞒住了智慧和明达的人(註二○)。的确,基督在世时,「一切和我们一样,只是没有罪过」(註二一)。祂接受也体验了感情的和精神的喜乐,犹如天主恩。祂不辞辛劳「向贫穷的人传得救福音,向心灵忧苦的人传喜乐」(註二二)。至论喜乐的根由,路加福音就是一大说明。因为耶穌所行的奇跡以及祂宽恕的言论,再再都是天主慈爱的信号:「一切民眾因祂所行的种种煇煌事蹟,莫不欢喜」(註二三)而光荣天主。所以基督徒—如耶穌之所行—享受创造者给皂人间喜乐,感戴天父的厚赐。

但在这裡,必须彻底的研究,耶穌在祂内所独有的那不可言喻的喜乐之秘密。对於这,特别是若望福音可以揭开,因为降生的天主子的密语曾说给了他。耶穌之所以常是如此的安详,如此的有把握,如此的喜乐,如此的求为人役,其原因就在於无可言传的爱,这爱使祂常感觅到自己为天父所喜爱。这从降孕就有的爱,当祂在约旦河受洗的时候,就已经显示出来:「你是我的爱子,悦乐我心的」(註二四)。这种心灵的坚信总不可能与耶穌分离。因著这种临在,祂总不孤单(註二五)。这种深知充满了祂:「就如父认识,我也认识父」(註二六)。这是一种不断的互通所有,「我的一切都是你,你的也是我的」(註二七)。父把审判大权即生命权交给了子。这是一种相互的临在:「你不信我在父内,父在我内吗?」(註二八)。为了还报,子把无限的爱交了父:「我爱父。父怎样命令我,我就照样去行,(註二九)。祂常作父所喜爱,这是祂的「食粮」(註三○)。祂常準备著为人牺牲生命,祂也有自信一定可以把生命再取回来。「父爱我,因为我捨掉我的性命,为再取回它来」(註三一)。祂因为怀著这种心情,所以很喜欢到父那裡去。在耶穌,这不是一时的情感,而是天主之爱在祂—人的心灵裡的共鸣。祂—天主在父怀裡常常享受著爱「你在创世之前就爱了我」(註三二)。在此处是指的那不可言諭的互爱的关係,这子存在是一个,它也就是圣三生命的奥秘:父把自己整个的给了子,没有任何保留,没有间断,完全出自爱,衷心喜乐的奉献;子也以同样的方式,愉快的,满怀感激的,在圣神之内,把自己奉献给父。

门徒及所有的基督徒也都被召,去分享这个爱。耶穌愿意他们享有这个爱,以致圆满(註三三)。「我已经将你的名宣示给他们,我还要宣示,好使你爱我的爱,在他们内,我也在他们内」(註三四)。

这种生活在天主爱中的喜乐,从今世就开始。这是天国的喜乐。它是散佈在陡峭的路途之上,它需要完全信赖父和子并一种优先希求天主国的精神。耶穌基督福音首先许诺了喜乐。但这喜乐有若干要求,而且它不是自「真福」开始吗?「你们贫穷的是有福的,因为天主的国是你们的。你们现在飢饿的是有福的,因为你们将得饱飫。你们现在哭泣的是有福的,因你们将要欢笑」(註三五)。

基督自己以一种奥秘的方式,从恶人的手中,接受了死亡(註三六),且死在十字架上,为从人的心裡把自满的罪恶拔除,并为向天父表现祂赤子的完全服从。不过父并沝有允许死亡的力量控制祂。耶穌的復活是圣父在祂圣子牺牲的价值上所盖的印,按照耶穌在开始受难之前所表示的希望,这也是天父之忠信的证明:「父啊……求你光荣你的子,好叫子光荣你」(註三七)。从此,耶穌就永恒的生活在父光荣中;祂的门徒在復活节那天晚上,亲眼看到主的时候,也就被坚定於不能除灭的喜乐中了。

从这裡可以结论,要天主国的喜乐实现,只有那一同庆祝主之死亡与復活的人,才办得到。完全出乎一般见解想像之外,基督徒生活情况会以其固有的方式给人生带来光明:考验与痛苦都没有从这个世界上除掉,但它们有了一种新的意义,因为我们确知,这样我们是在参与主所完成的救赎工作,并作祂光荣的继承人。因此,基督徒虽然往往不免於人生的困境,但仍要负起责任坚毅的努力前进,死亡在他并不是希望的终结。正如先知所说:「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一道皓光,光辉已射在那寄居在漆黑之地的人们身上。你加强了他们的快乐,扩大了他们的欢喜」(註三八)。宣报復活词Exsultet所歌颂的奥跡,超乎先知性的希望之上。在宣报復活的喜乐中,连人的痛苦也发生了变化。那时圆满的喜乐,由被钉者的胜利,由祂被刺开的肋膀、由祂光荣的身体脱颖而出,照耀著人心的黑暗:「黑夜成了我的光明,使我满心喜悦」(註二九)。逾越的喜乐不只是来自一个可能有的转变,它是为基督之新的存而喜乐。基督自死者中復活起,赐给了门徒们圣神,使圣神与门徒们同在。样把圣神赐给了教会,犹如教会喜乐的无尽泉源,和受到光荣的基督的净配。圣神通过圣宠的服宗徒继承人的车真理,给教会提不主的诫命。圣神在教会内激发天主的生活以及传教工作。教友们也清楚知道,此一圣神在歷史过程中总不会消失,在五旬节那天所显示的希望之源也总不会涸竭。

如此,由父及子所共发的圣神,即父子之生活互爱,从此赐给了新约的子民,对每一个心灵展开了祂亲密的工作。祂使我们成为祂的宫殿,祂作我们灵府的甘飴的贵宾(註四○)。与圣神一起,父及子都住在我们心中(註四一)。圣神在人心裡激起赤子的祈,自灵魂深处发出讚颂、感谢赔补和恳求。那时我们体验到一种喜乐,完全属灵的喜乐,这喜乐是神的果实(註四二)。这喜乐使人的心灵得到安息,使人因拥有天主圣三,认识爱慕天主圣三而深感满足。所样的喜乐从此就满被於所有基督徒的德性之上,成为这些德性的一项特质。这一点人的喜乐,在我们的生命中,好像一项更高事实的种子,常在演变中。喜乐在人间常含蓄著某些困苦,如產妇之分娩,如某种—至少表面上—的被遗弃如孤儿。当世俗烗耀其欢乐的时候,基督徒反而泣兽哀嘆。然而门徒们的忧苦,合乎天主的标準而非按世俗的标準,它们很快就会变成灵魂的喜乐,任何人不能从他们夺走(註四三)。

这就是基督徒生活的準则,尤其是传教生活的準则。此一生活,在爱主爱弟兄的催迫之下,必须在逾越牺牲的大旗招展下,从爱而走向死亡,从死亡走向生命、走向爱。因此基督徒的生活,尤其是应为「群羊模范」(註四四)的宗徒们的生活,应是甘心乐意使自己与赎世者的苦难连结合一。传教生活这样才符合那在福音上所描述的基督徒真福的定律。这也正是先知们之命运的延续:「几时人为了我而辱骂迫害你们,捏造一切坏话毁谤你们,你们是有福的。你们欢喜踊跃吧!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报是丰厚的,因为在们以前的先知,人也这样迫害过他们」(註四五)。

不幸的很,我们这时代,虚伪的欢乐冲昏了人;在不少机会上,我们觉查到了人的血气的无能。「不能接受天主圣神的事,因为为他是愚妄;他也不能领悟,因为只有藉圣神才可审断」(註四六)。世界—那不适於妾受真理的圣神,和既看不见也不认识圣神的世界,只看事情的一面,只想门徒的痛苦与贫穷。而门徒,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却常是一片喜乐,因为他们与父,和父的子耶穌基督常相左右。

4、圣贤心灵中的喜乐

可敬的弟兄与亲爱的子女们,这就是从天主圣言泉源裡涌流出来,令人喜悦的希望。已二十世纪了,这喜乐的泉源在教会内,尤其在圣贤的心中,川流不息。现在我们应当提出几点这精神体验,好在按照不同的神恩和不同的使命,讲解基督徒喜乐的奥秘时,有所帮助。

首先应当提的是真福童贞圣母玛利亚,满被恩宠者,救主的母亲。在接到了自天而来的报告之后,她,天主的婢女,圣神的净配,永恆圣子的母亲,如久旱之获甘霖,在称讚她信德的表姐跟前,涌溢出喜乐的讚颂:「我的灵魂颂扬天主,我的心神欢跃於天主,我的救主」(註四七)。圣母比其他的受造物更瞭解了天主行的奇事。天主的名字是圣的,祂显示了己的仁慈,举扬弱小,忠於诺言。玛利亚的生活在外表上与一般人没有两样;但她连天主最小的信号,也必仔细默想,铭刻於心。她也未免於痛苦的考验。她、痛苦之母自始就站在十字架下,与其无罪的僕人紧相结合。但她的心灵对於復活的喜乐也开放盈溢,且她的灵魂肉身还被提升天,同入於光荣之中。在受造的人类中她首先获救,她自受孕之始就无染原罪,成为无与伦比的圣神宫殿,人类救主的至洁居所。她是天主最爱的女儿,又是在基督内宇宙的母亲。她是教会之人间天上的圆满楷模。先知们攸关新耶路撒冷的预言,非常奇妙的,正落在这以色列的童贞女身上:「我要万分喜悦於上主,我的心灵要欢乐於我的天主,因为祂给我穿上救恩衣服,给我披上义德的外衣,使我有如头戴花冠的新郎,有如佩带珍珠的新娘」(註四八)。她与耶穌最近,她集所有的喜乐於一身,生活於那许给教会的圆满喜乐之中:「神乐满溢的母亲」;这位希望之母和宠爱之母,她的子女们在今世仰望她的时候,称之为他们喜乐的原因:「吾乐之缘」,确实有其道理。

在玛利亚之后,把最纯洁、最甜蜜的喜乐之真义展示给我们的,就是殉道者。他们以最忠贞的爱抱持了耶穌十字架。圣使他们在肉体的极度痛苦中,渴望净配的临。圣斯德望在死时就眼见天开。但他也不过是基督之千万证人中之第一人而已。今天在我们这时代也有许许多多的人,於全球各地,为耶穌冒险犯难斗牺牲。他们可以和安提约基的主教圣依纳爵同样的声明,「如今我写信给你们的时候还是活著,却切盼死去。我的爱已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在我已没有爱世物之火。唯有活水涌上心头,给我说:来,到父这裡!」(註四九)。

教会在庆祝其殉道者的壮烈牺牲时,勇力倍增,对胜利的信心益坚,且喜乐洋溢,这是由於她在殉道烈士身上看到了十字架的果光荣丰盈。为此,我们的前任圣良大教宗,在庆祝圣徒伯多禄保禄殉道的时候,从这罗马圣座上,这样说:「所以圣人们的死,主眼中的宝贵的。奠基在基督十字架圣事上的宗教,任何种类的残暴,也不能把她毁灭。教会不唯不因迫害而减,反因迫害而增。主的田园常是收成日丰,因为落下去的是一一的子粒,长出来的却是倍增」(註五○)。

此外,在父的家裡有许多住处。为那些因圣神的爱而鞠躬尽瘁的人们,死於自己和到达復活的神圣喜乐,其途径与方式亦很多,洒热血拋头颅并不是唯一的一条。不过,为天国而战必然的要为爱而经过某些牺牲,这一点诸位灵修大师已早有明训。神秘灵修皂传统虽然东西各异,但在这一点上,他们内在的体验都互相吻合。这说明心灵的途径是一样的—「通过十字,到达光明」—在赋予生命之圣神的推动下,从世界到达天父。

每一位灵修大师都给我们留下了一则喜乐的信息。东方的教父们关於这在圣神内的喜乐所留下的见证很多。例如奥利振曾屡次描述那些深切瞭解耶穌的人,所有的喜乐:「他的灵魂像西默盎一样,洋溢著喜乐。他在圣殿裡,即教会内,双手怀抱著耶穌,喜获圆满的救恩;因为世界赖以与天主和好的那位,就他的怀抱之中」(註五一)。中世纪,许多作家中的一位,尼格老.嘉巴西拉(Nicolaus Cabasilas),东方的灵修大师,曾努力说明,爱天主为他如何是最大喜乐的前奏(註五二)。在西方教会裡,只提出几位讲解成德和喜乐路的大师的令名,就足够了:圣奥斯定,圣伯尔纳多,圣道明,圣依纳爵罗耀拉,圣若望十字,圣女大德兰和圣鲍思高。

现在我们愿意特别提出位三位,他们对於全球信友,一直到今天还有强大的吸引力。首先是亚西西的穷人谦虚的圣方济,在这圣人,许多的朝圣者愿意追随他的芳踪。圣方济,他为主拋弃了一切,通过「主母贫穷」去追寻某种—我们称之为—原始的幸福,即当世界刖从造物主的手中脱颖而出的那个样子。在对财物的最大放弃中,已经频於失明的他,唱出了那不朽的造物之歌,讚美我们的弟太阳和所有的大自然。这一切的受造物为他,就好像是一面清净的镜子反映著天主的光辉。而且当「我们的妹妹肉体的死亡」来临时,他还能显示出他的喜乐:「那随从你至意旨的人是有福的」。

在离我们较近的时代,里修的圣德兰给我们指示了,她完全信赖天主,把自己的弱小靠给天主的那条勇敢的道路。她也亲自体验过天主不在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我们这时代体验得更特别酸苦。「有时候,在小鸟儿(圣女自比)看,除了把她包围云朵之外,似乎已一无所有…这正是那贫乏的小动物享受完满喜乐的时刻…仍然留在那裡,欣赏那已远离她的信德而去得无踪的光明,为她是何等的幸福!」(註五三)。

最后,为什么我们不一提真福柯而伯(Blessed Maximilien Kolbe),圣方济的真正弟子?他的风范光耀夺目,正是我们这时代的楷模。在使我们这时代遍染血渍极度悲惨的考验之中,他为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弟兄,甘愿自我牺牲走向死亡。目击的证人报导说,他那内在的平安,心情的安详和他的喜乐,把那痛苦的地方—那裡通常犹如地狱的画像—变成了进入永恆生命的前厅,为那些不幸的难友,也为他自己。

在教会子女的生活上,这种分享主基督的喜乐,与举行圣体奥跡是分不开的。在圣体圣事裡,他们接受基督圣体血的滋养,之后走向永恆的旅程。如此,他们以游子之身,在圣事内,已先尝到了永恆的喜乐。

在这背景之中,洋溢深远的喜乐,从现在就已充塞乎於真正的信友心中,且不能不以自我增多的方式出理;这正如生命与爱,其表现就是喜乐。喜乐是天人共融的成果,也种更广阔融合的热望。享有这一喜乐的人,他的心不可能只顾自己。相反,这喜乐会使他心胸恢弘坦荡开放给全人类社会,同时在他内心也会激起一种对永恆事物的渴望,使他女受创伤。在更虔诚的信友中,这喜乐还会使人更意识到自己的情况犹如流亡,但也保护他免於放弃责任诱惑,力促天主国的来临。最后,这喜乐还会促使他们加紧脚,奔赴天主羔羊的婚宴。如此,他就处於世间工作的重要和永恆居所的安详之间,按照圣神引导人心的定律,会有一种安静的争夺战,把他位向两方:「所以如果我们现今有了保证,就喊说:阿爸,父啊;那将来我们復活起来,面对面的看见祂的时候,又当如何呢?当所有的人爆出一片欢呼歌颂声,光荣那位使他们从死亡中復活又给他们永生的时候,如何呢?因为,如果一个使人在各方面长发展的保证已经使人说:阿爸、父啊,那么当天主把圣神的恩宠全部给了人的时候,又当如何呢?它要使我们相似祂,满全父的旨意;因为它要使人成主的肖像」(註五四)。圣贤们已经在今世给我们展丕了类似此一情景的初果。

5、喜乐是为所有的人

在听到圣贤们这样多而彼此和谐的证言之后,莫非我们就会忘掉今天人类社会的真像?事实显示人已不大注意超然事理。莫非我们高估了现时代基督徒的灵性企望?莫非我们的劝諭只是为那些明哲颖慧的少数人士?我们不是不知道,福音首先是给穷和弱小者,正因为如此,福音才是那样的纯朴与完整。

可敬的兄和可爱子女们,我们给基督徒的喜乐扚划出了一个光辉的轮廓,为的并不是使你们中某些人灰心丧志,因为当天主的召唤到达时,你们会有一种心被分割的感觉;相反是因为我们觉著,我们的喜乐像你们的一样,要达到圆满,只有我们大家一齐满怀信赖的去注视耶穌才行。「信德的创始者与完成者耶穌,祂为那摆在祂面前的欢乐,轻视了凌辱,忍受了十字架,而今坐在天主宝座的右边。你们要常想,祂所以忍受罪人对祂这样的叛逆,是怕你们灰心丧志」(註五五)。

天主圣父的邀请所有的人,在羔羊的永恆婚宴上,圆满的分享亚巴郎的喜乐。因为每一个人只要注意并有适当準备,就会在他心灵的深处觉这种邀请,尤其是在这教会大开天主仁慈宝库圣年之中。「因这恩许就是为了你们和你们的子女,以及一切远方的人,因为都是我们的上主天主所召唤的」(註五六)。

我们不能抽象的去想天主的子民。我们首先注意的是儿童世界。儿童在他周围人的爱上,一伐到了他所需要的安全,他就有能力去接受、去惊奇、去信赖、去甘愿奉献了。他们最适於品尝福音的喜乐。耶穌昭示我们:「谁希望进入天主的国,他就首先应当学习小孩子」(註五七)。

此外,我们注意的是,所有那些大部份时间在家庭裡,在工艺上,在社会上工作的人们。职务的重担往往阻挡他们,使他们在这巨变的世界中,不能去享受日常的喜乐。虽然如此,喜乐还是很多,俯拾皆是。天主圣愿意帮助他们去发现喜乐,去净化和分享喜乐。

同样我们想到那些辗转於痛苦之中的大眾,和那些频临生命黄昏的人们。天主,喜乐的赐予者,在叩那身体和心灵的痛苦之门,不是为嘲笑作弄,而是为完成祂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转变痛苦的工作。

我们的心灵和思想也关注到,所有那些生活於有形天主子民氛围之外的人们。如果他们的生活和良心的呼声相吻合,他们就是在喜乐路上前进,因为良心就是天主声音的迴响。

天主子民如果没有响导,就不能继续前进。这些响导就是灵魂的牧人。神学家,灵修生活师、司鐸,和所有与他们合作以培育基督徒团体的人。这些人的使命的协助自己的弟兄,使他门在世俗的事务之中,仍走福音喜乐的道路,因为这些弟兄们的生活就是由这些俗事所组成,是不能逃避的。

天主的爱确是无限,他在这圣年中,激励人来进入天上圣城,这些人来自全球的各个角落,远近皆有。因为被召的人—事实上我们都是一样—都因某种原因而是罪人,今天我们不应再「硬心」,要「听从主的声音」,接受大恩大赦的恩惠,就如先知耶肋米亚所宣告的:「洗除他们得罪我的一罪恶,赦免他们得罪和违背我的一切过犯。这城(耶路撒冷)必使我在普世万民间获得喜庆、讚美和光荣」(註五八)。因为这种宽赦并他许多许多恩许,其最高意义是来自耶穌、受苦的僕人、救赎主的牺牲,那他,也只有他,才能在这人类生活极度重要的时刻,给他们说:「你们悔改,信从福音吧!」(註五九)。天主愿意我们明白的首先是,那向我们要求的悔改,并不是开倒车,像罪恶一样。相反,悔改是勇往直前,向真正的自由与喜乐前,同时也是向召请我们的耶穌答覆。祂的召请是非常的慈爱、敬谨和恳摰。祂说:「凡劳苦的和负重担,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你们背起我的軛,跟我学吧!因我是良善心谦的;这样你们必要找得你们灵魂的安息」(註六○)。

的确,什么负担能比罪恶更重呢?什么不垟能比路加圣史所描述的荡子的孤寂更甚呢?从另一方面,什么相遇能比那忍耐而又慈祥的父亲和回头自新的浪子团圆更动人呢?「对於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主所有的喜乐,甚於对那九十九个无须悔改的义人」(註六一)。再者除了基督和祂那无玷的母亲之外,谁又没有罪?这样,圣年为所有的教友—就如同是喜乐的许诺—是一劝告,劝人革面洗心,回归天父;同样也是一种邀请,邀请我们再找回懺悔圣事的意义和实践。按照灵修生活最好的传统轨跡,我们提示教友与其牧人,告明重罪是必须的,勤行懺悔圣事仍是圣德、平安与喜乐之最丰富的泉源。

6、青年人心中的喜乐与希望

在这给全体天主子民的恳谈之中,在不离题的原则下,我们想保留一段时间,特别给青年人多谈几句。我们如此作,心中怀有一种特别的希望。

如果因圣神而重生的教会,能够自认为真正的「世界青春」,因为她始终保持了忠贞,忠於她的本质,忠於自己的使命;那么在那些自觉是生命与希望的持有者,自觉有责任去保证今天的歷史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的人们身上,教会不也可以容易而自然特别认出自己来吗?反过来讲,在这歷史的每个时代,那些在自己身上体验到生命的活力鼎盛,对於未来充满了希望,觉到真正革新的需要的人们,不是暗中和由基督之神感动的教会志同道合吗?那他们怎么能够不希望从教会得到其青春永驻的秘诀,以及他们自己青春的喜乐?

我们想,这种吻合无论在理论上或是在事实上,都是存在的。它虽不常是有形可见,但一定在心灵深处,纵然还不免有若干矛盾发生。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这次有关基督徒的喜乐劝諭裡,我们的思想一直在催迫著我们,要及时而诚恳的给今天的青年们谈谈,我们很乐意以基督和教会的名义这样作。教会虽然不免於人的缺点,但基督却愿意她是「光耀的,没有瑕疵,没有皱纹,或其他类似的缺陷;而使她成为圣洁而没有污点的」(註六二)。

我们这样作,并非有意製造对感情青春的崇拜。如果只从年龄观点看,青春是短暂的。对於它过餘的礼讚,很快就会变成一种不健全的回忆和幼稚可笑。但如果从这幸福年龄的灵修意义看,却又别有洞天,因为它正是名符其实的青春韶华。那吸引我们注意的,主要是在其生命力的衝击和圣神的活力两者之间的和谐。生命力使青年自然的接受人之高尚目的的召唤与要求。圣神的活力给了教会从未间断青春,对自己的忠贞,共在忠贞的原则下不失其活跃的创造力。不错,这和谐是过渡的,且常受到威胁,但它依然具有特殊意义和光明的希望。人在其不多的几个非常重要的青春年华裡,活力充沛,收穫丰头;教会则在其灵性的万年常青;二者相遇,必然在方都產生高度的喜乐和多產的厚望。

教会,一如走向未来之国的天主子民,应当能够使自己永恆的绵延不绝,并代代相传自我更新:这为她是其生殖力和单纯存在的必要条件。所以在她歷史的每一刻,新的一代当以某种方式去满全过去歷代的希望,满全教会的真正希望,那就是把天主、真理与生命恩惠无休止的传下去。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每一代的青年基督徒应当完全有意识的和毫无条件的,承认那在洗礼圣事中所宣发,以后又在坚振圣事中所强化了的誓愿。

在这件事上,我们这巨变的时代给教会带来了相当严重的困难。对这我清楚的知道,我们和整个的主教团「对眾教会的掛虑」(註六三),和对她们未来的前途,同感担心。但同时,我们有信德和望德的支援,「望德不叫人蒙羞」(註六四)。我们确知,基督信徒绝不会缺乏恩宠。我们也切望他们不要使恩宠落空,或把真理和圣德的遗產拋弃—正如今天有人企图作的—,这些遗產是歷经百世才存传到了这具有决定性的时代。再者,最重要的,我们觉著有各种理由信任基督徒青年:青年将不会使教会失望,只要在会裡面有足够的成年人知道瞭解他们,爱护他们,领导他们,和把流传下来的永恆真理完整忠信的传给他们,準备他们担负起未来的职务。之后,新的工作者以坚定和热诚去到那「庄稼已经发白,已到收穫时期」的田园裡,及时负起灵的和传道的工作。那时播种者和收穫者都会分享天国喜乐(註六五)。

在我们看来,由於许多青年误入歧途和狐疑不定而揭露的今日世界危机,部分暴露了一种衰老和某种文化已经完全没落的相貌。这相貌出理在贸易上,追求享乐上,和唯物主义的文明上。但这一切一直到现在还力图表现为未来幸福亨通的创造者。对於这种欺骗幻想,许多青年人好像本能的反抗;反抗的方式虽有时过激,但仍其其某种一定的意义。现在年青的一代,他们所期待的是另外一种别的!在传统的美善宝藏往往突然被剥夺,不久又为虚伪不实精神空虚的新论、无神论的思想和某些讨人喜悦的神秘主义所欺骗之后,这一代人不会在耶穌基督身上,去寻求或再寻求啟示的天主奥秘之坚定不移和新颖吗?不是祂—基督,按照圣依肋乃金言,「同祂自己,祂带来了一切的新奇」吗?(註六六)

为了这个原因,现代的基督青年,我们才愉快的把这灵性喜乐的庆典特别的送给你们。你们是未来教会的希望。我们诚恳的劝告你们,用心注那来自心灵深处的邀请。我们也请你们,举起你们的眼睛、心神与全部力量,举向高处,并努力愉快的去接受灵性的昇华。我们向你们肯定和作证,虽然如今在各处流行著一种消蚀人心的成见,说人的理智没有能力去发现永恆而予人生命的真理;可是相反的,从天主真理而来的喜乐仍然深植人心,给人解救,和被公认在教会之内:「幸福基於真理」(註六七)。这就是我们要提供给你们的喜乐。这喜乐只有那真正喜爱它,坚决追求它的人才能得到。所以如果你们準备好了要接受此一喜乐,并分享给别人,那你们个人在基督内的成全和天主子民之歷史性的下一阶段就稳操胜卷了。

7、圣年中朝圣的喜乐

圣年和圣年中的朝圣,自然是天主子民整个旅程的一部份。因为事实上,圣年的恩宠,只有藉著前进和在信望爱三德中走向天主,才能获得。为过圣年的方式与时间,我们作了许多不同规定,意思是为方便每一个人。但最重要的部分则常是,以个人特有的方式,以基督徒的身分,以传自宗徒之公教会子女的精神,和按此教会的意愿,决心响应圣神的召唤。其餘的一切都是工具和信号。这样,那所祝祷的朝圣,为全体天主子民和为其中的每一成员,都现示出是一种行动,是一种逾越,即一走向灵府深处的行动;在那裡父子圣神欢迎人与祂们合而为一,分享祂天主的亲密生活:「谁爱我,必遵守我的话,我父也必爱他,我们要到他那裡去,并要在他裡作我们的住所」(註六八)。为能觉查天主的这种临在,常常需要一种高超而真正的意识,意识到自己是受造物,是天主的子女。

最近的大公会议之所思念、所渴望的,不就是这种内在的革新吗(註六九)?在这裡一定有天主圣神在工作,有五旬节的恩惠。同样的必须承认,在我们前任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身上,有一种真正的先知先觉,因为在他看来,大公会议的成果就像是新的五旬节(註七○)。我们也愿意看到同样的情景,我们也同样的在期待。这并不是说,五旬节的恩惠在教会悠久的歷史中,曾有时不再发生作用,而实是是因为我们这时代的需要和危机如此的大而且多,人们的视野是如此的广阔,虽然想使全球联合起来和睦相处,但却办不到。如此除非天主再度广施洪恩以外,人类确已再没有什么可以仰赖的救援了。因此,但愿造物圣神来使大地更新。在这圣年之中,我们已经请了你们或亲身,或在精神和意愿上到罗马来朝圣,罗马城是天主教会的心臟。不过,显然的这裡共不是我们暂时朝圣的终点。而且也没有任何一座圣城,在地球上,是朝圣的终点;因为旅途的终点是在世界之外,在天主的奥秘之中;这为我们现在是个秘密;的确,我们是靠著信前进,对事情的认识并不清楚,我们将来如何也不明显。新耶路撒冷是从天卜一从天主那裡来的,现在我们就是它的居民和子女(註七一)。不过,这永存不朽之圣城的光辉我们还不能看到,除非是如同在镜子裡,模糊不清,坚持著先知的预言。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她的居民,或已被邀请做她的居民。整个灵性的朝圣旅行,其最高的意义就来这最后的自的。

这样,圣咏作者歌颂了耶路撒冷。耶穌自己和祂的母亲玛利亚在世上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也唱了那熙雍之歌:「天主由美丽娓伦的熙雍发出光明;祂的圣山巍峨高耸,是普世的欢乐」(註七二)。所以,如今耶咯撒冷是因耶穌而名闻遐邇美麻绝伦,而我们也是向著耶穌作我们内心的旅行。

同样事情也发生在罗马。在这裡宗徒圣作多禄圣保禄用鲜血作了他们最后的一次证道。罗马的使命是源出於宗徒。我们在这裡应作的工作是对全教会全人类的工作。这一工作绝对必要,因为天主的智把伯多禄保禄的罗马,安放了—我们或可这样说—在通往天上永城的路上,又把天国的钥匙交给了伯多禄和与伯多禄合一的主教团。这样,不是出於人的意志,而是出於父子及圣神的自由而仁慈的爱护,伯多禄稳如泰山。关於这,我们的前任大教宗良曾以永垂不朽的言词讚扬说:「圣伯多禄总未间断坐在他的座位上,也始终与永恆的大司祭保持著连繫。因为他受了盘石基督的坚强,自己也变成了盘石,又同样把它传给了自己的继承人。什么地方有坚强,无疑的那必是牧者坚强…这样在宗徒们的首领身上,活跃有对天主对人的爱。这爱,无论是牢狱,无论是销链,无论是群眾的愤怒,无论是帝王的恐吓,都不能把它毁灭。同样他那无敌的信德,不因战争而动摇,不因胜利而柔弱」(註七三)。

我们常常在希望,尤其是这天主教会举行圣年的当儿更是如此,更是希望。你们无论是在罗马,或在教会之内的其他地区,都要意识到自己有责任,度一个与在罗马保留下来的传统相吻合的生活(註七四):「看,兄弟同居,多么快乐,多么幸福」(註七五)。

所以这真是一个大家的喜乐,真正属灵的,即合一及爱德之圣神的恩惠,这在什么地方也找不到,除非是在那按照宗徒们的规定,完整的接受信仰的地方。这信仰,天主教会「尽心保管了它,散佈到弓全球各处,犹如同居一室;一心一德相信它;同心同德宣讲它,教授它,传播它,像是出自一张嘴巴」(註七六)。

这一室,这一条心和这一个灵魂,这一张嘴,是教会和全人类所绝对必要的,为能够在今世和天上的耶路撒冷一齐高唱新歌,颂扬天主的喜乐。这就是为什么虽然有许多人不瞭解和漠不关心,我们仍要耐心恆心的证道,领导羊群和圣强弟兄们的原因(註七七)。但是反转来,就只是想起你们大家来,以满全我们的宗座职责,为帮助全教会,和为天父的光荣,诸位弟兄,我们也同样受到你们多大鼓励帮助啊!

结论

在这圣年的当中,来邀请基督徒回到喜乐的泉源,我们想是受到了圣神的默感。

可爱兄和子女们,既然我们的心灵在信德中默想了,或再度发现了那喜乐的主要理由,我们衷心喜乐不是很自然的吗?事情很简单:天主如此爱了世界,以至赐下了祂的独生子。藉著祂的圣神,天主无时不在我们左右,慈爱的拥抱我们,用祂的生命来充满我们。我们是追随著耶穌復活的芳踪在奔驰,奔向我们生活幸福转变。这是一个福音,教会的阿肋路亚就是这阿肋路亚的共鸣。如果这福音不能使我们去注意那已经得到救恩的人们,那才是咄咄怪事。因为身为基督徒的喜乐,与教会合一的喜乐,「在基督内」的喜乐,恩宠内与天主同在的喜乐,的确是可以充满人心。不是这心灵深处喜乐兴给巴斯卡(Pascal)的回忆录凭添了许多昂扬激动的力量「喜乐,喜乐,喜乐,喜泪涌流」?连在近来也有好多作家—我们想到如Georges Bernanos—他们知道怎样用一种新的形式来表现这弱小者的福喜乐。这喜乐闪烁地球的每个角落,这喜乐在讲论天主的静默!

喜乐常常来自对人和对天主的某种注视,「几时你眼睛纯,你全身就光明」(註七八)。在这裡我们所触到的是人格之原始和不能转让的幅度。人被召走向美善,走向幸福,其途径常是通过认识和爱情,通过默观和行动。愿你能在弟兄们的心灵裡得到那最好的。天主就在心的近处!

愿各种社团内那些泪荡不安的份子,放弃那系统的和破坏性的过餘批评。虽不离弃事实的真理,愿基督徒的团体都能成为正直、安静、信赖、乐观的中心,在裡每一位成员都努力去领悟人或事的极面:「爱不以不义为乐,却与真理同乐:凡事包含,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註七九)。

这样对人对事的看法,不纯是心理问题。它也是圣神的果实。这位圣神充满耶穌整个的人,使耶穌在尘世生活中,对日常生活上的喜乐机警、敏感,对使罪人回头走上灵心的青春之路而度一个新生,机智而具劝服力!同一位圣神充满了真福童贞玛利亚和每一位圣贤。同一位圣神直到今天恩赐给许多教友生活喜乐,使他们一天天按照自己的圣召,生活在平安与希望之中,克服横逆,战胜痛苦。是五旬节的圣神,今天在领导许许多多的基督信徒,在祈祷的路上前进,在孺慕情深的颂扬喜乐中,谦虚而愉快的,去给那些遭社会遗弃的人们服务。喜乐不能离开分享。在天主内一切都是喜乐,因为一切都是奉献。

这种对人对事积极态度,既是人类心灵之正确意识的成就,亦是圣神的果实,其自我发展的最佳处所是在基督信徒那裡:庆祝耶穌的逾越奥跡。在祂的苦难、亡与復活裡,基督综合了每一个人和全人类的歷史,综合了他们那痛苦与罪恶的负荷,综合了他们那进步和圣化的能力。为此在这劝諭裡,我们愿意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恳切的请求所有基督徒团体负责人和他们的生活督导人员。愿他们不要怕一再的强调,为受过洗的基督徒,忠实而愉快的戊与主日弥撒的重要性。基督在祂爱情中给我们领备的聚会与盛宴,他们怎么能够掉以轻心?愿他们在出席参与圣祭庄严隆重、欢欣踊跃!那是被钉受死而又復活的基督往来於祂的门徒之中,为带领他们一齐进入祂復活的新生。在人间,这是天主与人之爱的盟约的最高峰:是基督徒喜的泉源与信号,是走向永恆庆典的中途站。

愿天主父,子及圣神领导你们到达那裡!我们也从心裡祝福你们全体和每一个人。

教宗保禄六世

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在就任第十二年

发自罗马伯多禄大殿

 

 

一 参阅斐四,45;咏一四五,18

二 参阅Paterna cum benevolentia宗座劝諭:宗座公报六七卷(一九七五年)523页。

三 格后七,34

四 迦五,22

五 参阅罗五,5

六 创一,101218212531

七 圣多玛斯,神学集成Ⅰ—Ⅱ,q31a3

八 圣多玛斯,神学集成Ⅱ—Ⅲ,q28aa14﹒。

九 参阅宗二○,35

一○ 圣奥斯定,懺悔录卷一第一章:CSEL 33p1

一一 参阅玛一六,17

一二 参阅弗,910

一三 参阅创二一,17;罗四,18

一四 若八,56

一五 依六○,15;六二,5;参阅迦四,27;宗二一,14

一六 参阅依四○,1;六六,13

一七 参阅路二,10

一八 参阅路一,44

一九 若三,29

二○ 参阅路一○,21

二一 感恩经第四式;参阅希四,15

二二 仝上;参阅路四,18

二三 参阅路一三,17

二四 路三,22

二五 参阅若一六,32

二六 若一○,15

二七 若一七,10

二八 若一四,10

二九 若四,31

三○ 参阅若八,29;四,34

三一 若一○,17

三二 若一七,24

三三 参阅若一七,13

三四 若一七,26

三五 路六,2021

三六 参阅宗二,23

三七 若一七,1

三八 依九,12

三九 復活宣报词。

四○ 圣神降临节。

四一 参阅若一四,23

四二 参阅罗一四,17;迦五,22

四三 参阅若一六,2022;格后一,4;七,46

四四 伯前五,3

四五 玛五,1112

四六 格前二,14

四七 路一,4648

四八 依六一,10

四九 致罗马人书72节;宗徒时代的教父edFUNK1Tubingae 19012p261;参阅若四,10;七,38;一四,12

五○ 证道词八二,圣宗徒伯多禄保禄殉道,6PL54426;参阅若一一,24

五一 参阅路加福音解,证道词15PG18381839

五二 参阅De vita in Christio﹐Ⅶ:PG150703715

五三 灵心小史,Manuscritis autobiographiquesCerf-Desclee de BrouwerParis 1973p227(Ms Bfol5)

五四 圣依肋乃,驳异端卷五,81节:PG71142

五五 希一二,23

五六 宗二,39

五七 参阅谷一○,1415

五八 耶三三,89

五九 谷一,15

六○ 玛一一,2829

六一 路一五,7

六三 弗五,27

五三 格后一一,28

六四 参阅罗马,5

六五 参阅若四,3536

六六 圣依肋乃,驳异端卷四,3410节:PG71083

六七 圣奥斯定,懺悔录卷十,23章:CSEL33P252

六八 若一四,23

六九 参阅保禄六世梵二第二期开幕词一九六三年九月二九日:宗座公报卷五五(一九六三),八四五等页;祂的教会通諭:宗座公报卷五六(一九六四),六一一,六一四—六一八页。

七○ 若望二三世,梵二第一期闭幕词,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八日:宗座公报卷五五(一九六三),三八等页。

七一 参阅阅迦四,26

七二 咏五○,2;四八,3

七三 证道词五,登极週年,4PL54155156

七四 参阅圣依肋乃,驳异端卷三,32节:PG7848849

七五 咏一三三,1

七六 圣依肋乃,驳异端卷一,102节:PG7551

七七 参阅路二二,32

七八 路一一,34

七九 格前一三,67.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