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d教宗通谕 > 《圣教会已往的成续》(De Acris Missionibus Provehendis) >> 正文

《圣教会已往的成续》(De Acris Missionibus Provehendis)

发表时间:11-02-03 来自: 作者:教宗庇护十一世  点击次数:4351

教宗必约十一世祝

诸可敬神昆之无恙, 及宗徒之降福。

凡有人用心迴忆圣教会已往的成绩, 必知自救世以来, 罗马歷代教宗惨澹经营, 格外筹谋的事, 乃在不怕艰难险阻, 给那坐於黑暗死影的民族,广布福音的道理, 和基利斯督慈祥的恩惠。因为圣教会產生於世, 并不是为别的, 只为在普世扩充基利斯督的神国, 使眾人均沾救赎的鸿恩。凡在世代表诸司牧元首耶穌的,他万不祗以保存所接收管理的羊群为已足, 且要尽其全力, 吸收栈外其他羊群, 使归基利斯督, 不然即为旷弃自己的要职。余之歷代前任, 常常的明明的奉行了, 天主命他们,训诲和洗涤万民的严命, 他们遣发有神品的人, 其中多有超凡入圣, 或勇毅致命, 受圣教会今日公然敬礼的, 他们结局虽然不一, 到底都用我们的信德, 耑心致志,光照欧洲, 和才寻获前此不知道的地方。余曰结局不一, 因为有时传教之士, 几乎徒劳无益, 或被杀害, 或遭放逐。他的所开垦的田地, 或仅免荒废, 或既经修治成为锦绣烂的田园,一旦弃置, 又变渐归於荆棘荒芜, 近年以来, 在外教民族中传教会, 也有一种新兴的心火, 经营益力, 效益倍增, 而信友实力援助, 亦偣加慷慨, 与传教士的勤勉,相互响应, 实可庆幸。这事的原因, 多因余芳名不朽的前任, 於一九一九年, 十一月三十日, 所颁於诸司牧的「圣信应普传天下」的通牒中, 教宗一面鼓励他们互相援手的殷勤,一面用极智的教诲, 训諭代牧和监牧, 当如何除去障碍, 当如何使他们属员善尽己职, 为得传教更大的实效。

论到余身, 可敬诸神昆乎, 想都明悉, 余自受任伊始, 即决定施用种种方法, 用宗徒的宣传员, 把福音真道的光明,传布的一天比一天广远, 以期修治救人灵魂的惟一正路。在这件事上, 所需要的特有两件, 这两件不但是一般相宜, 而且是一般重要, 彼此有很密切的关係。就是遣发更多更有知识的传教士,到那还不知恭敬天主的, 极宽广的各远方。同时也使诸信友知晓, 为这神圣有益的工程, 当用多大的热心, 在天主台前当用多么恳切的祈祷, 当多么大方施捨, 同谋进行。余在本宫命陈列各处传教的物品,任公眾展览, 不是为这个目的么。如余所听见的, 已有许多青年, 在这展览会中, 彷彿瞻仰天主的圣宠, 和人类的慷慨英勇, 已经具广传圣教的初志。復有多人参观这样丰富的会汤,不禁惊嘆传教士的工业,期望这种嘆赏, 不能徒然, 不能全无实效。然而为使各处传教物品, 不言而喻的, 关係很重大的证据和教训, 不致一旦消灭, 余已法諭, 想诸位已经知晓, 在余宫中,拉特朗殿旁, 设一博物馆, 把精选的物品, 妥善陈列。圣教得享和平以来, 余之前任歷代宗教, 就是从这地方, 遣发过多少的, 圣德超凡, 热心传教的宗徒伟人,往那「苍然雪白, 已可收穫的地方, 」宣传圣道。传教的领袖, 和他们的属员, 将来参观这博物馆, 必要比较各个传教的法则, 改良增广自己的见解。若论教友, 凡来参观的,被感动的影响, 想不在华諦岗传教展览会以下, 这里可以使信友对於传教, 激发善意, 益急於从事实行。可敬诸神昆, 对於尔眾, 余实大声疾呼, 要求尔眾实行辅助。在别的事上,固曾得尔眾适宜的和相当的辅助, 然而特在这事上, 持久而勤恳的辅助, 乃尔眾职位的责任,与尔眾对余的孝爱, 不容或辞者也。几时天主容余在世, 这一部分的宗徒责任,常令余时时焦心若虑, 余每想及教外之人, 为数尚有十万万之多, 余心神不能寧, 也彷彿有声促余曰, 「呼唤罢, 不要停止, 号筒般的揭起你的声罢。」

在基利斯督栈内的信友, 亳不关心栈外失迷的人, 是如何相反上对天主, 下对眾人的爱德, 谁也知道, 不必多说。我们爱天主的义务,不但要求我们竭力增加, 「以心神, 以真实, 」认识钦崇天主的人数, 而且也令我们使属於至可爱救世主权下的人, 愈多愈好, 为使他「圣血的实益, 」日益增大。也为使我们更悦乐他的圣心,因为什么也不如教人得救, 和认识真道, 更中乐他的心。若基利斯督曾经宣諭, 他徒弟的特别标记, 是彼此相爱, 我们还能比从异端的黑影中, 拯救他们, 用心以基利斯督的真信德报导他们,再表明更大更显明的爱人的爱么。而且这事, 比别的受德的善功, 爱德的证据, 高尚的多多, 如同灵魂贵於肉身, 天高於地, 永远胜於暂时一样。凡人竭力实行这种爱德的善功,将信德极宝贵的恩典, 同一切附属的益处, 施於可怜的外教人, 方发显他真有相当的看重信恩的诚心, 对於天主的仁慈, 也有知恩的心。

若信友中无人能辞却这种义务, 难道鐸曹, 既蒙了特别的拣选, 沾了大恩, 分受了主基利斯督鐸品, 和宗徒的职任,倒能推辞么。可敬诸神昆, 尔眾既得了完全的鐸品, 在尔等本属代天主管理鐸曹信眾, 也能推辞么。圣经纪载, 耶穌 基利斯督, 不单给余所继位的伯多禄, 且也给尔眾所嗣位的眾位宗徒,出了这命, 「汝等其往普世, 传布福音於万民。」从此可知, 传信的经营, 如此归於余躬, 即令尔眾以克尽各人职守, 偕余同劳, 赞助余一人, 亳无疑义。望尔有眾,诸神昆乎, 不可畏难, 以孝子之心, 从余父情之劝誥, 将有一日, 天主必要在这极重要的事体上, 详细审判我们。

最先当用讲劝和文字, 在尔眾辖下提倡, 併渐渐的发展, 为教外祈求的习惯。一面祈求「庄稼大主, 打发工人, 收割他的庄稼,」一面祈求天主赏赐外教人, 天上的神光和圣宠的助佑。余曰习惯, 就是存在的, 永久的成风, 谁也知道, 这比那指定一次或数次的经, 在天主的仁慈台前, 力量大的多多。宣传福音的人,引人奉教, 虽舌敝唇焦, 汗流浹背, 即便捐躯殞命, 不拘用什么本性的殷勤妙术, 然而天主若不用圣宠, 感动外教人的心, 心动后若不引他们入教, 传教的一切用心,都是罔然, 都是徒劳无益, 既然谁也能彀祈祷, 故此谁也能彀供给传教的这个相帮和辅助, 这是极明瞭的。倘若尔眾命在各本堂, 或其他圣堂, 念致捷经, 或别的经时,为传教, 为教外人回头, 加一两端经, 则甚合余心, 也合教眾的心意。可敬诸神昆, 为这个事, 特特的当请小孩们, 及修女们加入, 併点著他们的热心。余深望在各幼稚园,各育婴堂, 各青年会, 各学校, 和各女修会, 各隐修院, 每日作这个祈祷, 求天主的仁慈, 降到那些无福的人身上, 降到那无数的外教群眾身上, 天主圣父, 对於无罪的人,洁净生活的人, 能有什么拒绝不允的事么。而且不用疑惑, 小孩柔美的灵魂, 刚一发生爱德之鲜花, 凡为外教人永远救灵魂的大事, 习惯祈祷的, 天主的圣宠, 能使他们生盼望作传教宗徒的心。这个盼望,若慎重保存, 日后将供给胜任的传教士。

可敬诸神昆, 余将申述十分重要的事件, 望尔眾亲自加以特别的注意。我想无人不知, 传信事业, 因近来大战, 受的损失不小。因为有的教士,由传教处招回, 亡於惨酷的战斗阵上。有的在他们的传教区内纷扰不寧, 以致各离本区, 多日不能治理。这些损失遗害, 不但昔日, 即今日也急须补偿, 併恢復他们的原状,而且当使之进步扩充。除此以外, 余或远望浩浩无垠的地域, 尚未得基利斯督的教化。或见极多的人数, 至今尚未沾救赎的恩惠。或因传教士的缺少, 多少急需困难, 受累太多。故此眾司牧,眾信友, 都当同心合作, 为增多传教士的数目。所以在尔眾辖域内, 若有青年, 或鐸曹, 或司鐸, 看著有天主的圣召, 使他倾向这极高尚的传教职任, 尔眾当以恩惠,权柄, 顺从他们的志愿, 成全他们的愿望, 万不可略施阻力。尔眾固宜平心试验, 他们的志意, 是否是从天主来的。且渐已成熟, 万不可藉口鐸曹缺乏, 或教区的急需,令尔眾灰心, 不予同意。因为尔眾的信友, 跟前有救灵魂的方法, 可以说较外教人救灵魂, 容易的多多, 特是比那在没有开化野蛮地方的人民更容易。遇有这种机会, 当为爱基利基督,爱灵魂的缘故, 若能说牺性, 就由鐸曹中慷慨牺性一二罢。创立圣教会的天主, 必要用更丰盛的圣宠, 施於教区, 或另召服圣务的初学, 补尔等所牺性的助手的遗缺。

然而为使这种大事, 同尔眾司牧的他种职务併行, 当命在尔眾之测, 成立鐸曹 传教会。已成立的当以尔眾的主意, 劝勉,权柄, 策励鼓吹, 使之日加奋勉。这个会在八年前已经成立, 经余之最近前任, 颁赐了许多大赦恩宠, 并令直隶传信部。而近年来, 此会已传布於普世极多的主教区内,余亦一再表明宗座对於此会的嘉许, 以昭重视。凡在传教会的司鐸, 和攻读圣学而按处境入会的诸生, 各宜按照会规, 为无数的外教人, 特在弥撒中, 祈求信德的恩典,且当劝导别人祈求。为提倡归化外教人的事业, 须将酌时地所宜, 或对信友宣讲, 或定期开会, 公同作有利进行的讨论, 或散布关於此事的刊物。多咱理会谁有传教的圣召,当为他们开造就栽培的门路。凡在自己教区内的传教会, 和那辅助他的两种善工, 当用各样法子保护。若鐸曹传教会, 至今为这善工已经募集了吘多捐款, 自今以后, 信友的慷慨与年俱增,善款增多, 更有盼望。可敬诸神昆, 不能不知, 尔眾多有在个人辖域中, 自任这会的促进人, 和保护者, 然而尤当盼望, 无一鐸曹, 不燃著这爱德的神火的。

余曾把这传信会重新整理, 迁到此间, 彷彿赐他享有罗马的公权, 保存那创立这会的, 极热心的夫人的光荣, 和利雍城的光荣,不使失坠。信友都该用大方的心情, 帮助这传教事业里最著名的传信会, 供给那些现有的传教区, 和将来增添的传教区的急需。这个急需有多少, 有多么大, 传福音的是如何困难,由华缔冈展览会可以看出。然而恐怕有许多人, 因为陈列的物品, 又丰富, 又新奇, 又体面, 眼晴先已迷了, 连这个急需, 竟未看见。可敬诸神昆, 为基利斯督,和救灵魂的缘故, 自成乞丐, 尔眾不得视为羞耻。用文字, 用肺腹中出来的言语, 敦促尔眾的信友, 使传信会年年的收穫, 因他们的慷慨大方, 日增月盛, 尔眾不得视为烦琐,情因谁也不如, 未蒙圣宠不认识天主的人们, 那么穷若, 那么赤贫, 那么软弱, 那么飢渴。且谁也知道, 凡待极穷困的仁慈的, 不能不受天主的仁慈赏报。

传信会以外, 如余所言, 还有两种附属的善工, 一名圣婴会, 一名圣伯多禄宗徒会, 这两种善工, 既经宗座收为己有,盼望诸信友, 在其他有特别宗旨的善功以先, 不惜捐集款项, 扶助维持。头一样是人所共知的, 就是会集我们的儿童, 使他们习惯积存零钱, 以备遇有外教人的婴孩,被拋弃或要害死, 使将他们收买, 而按圣教规矩, 养导他们。第二样, 是一面祈祷, 一面集款, 为使传教区本地的被选青年, 在修道院内得受相当的教育, 而登受神品,以便来日, 他们的本国同胞, 更容易被化, 皈依基利斯督, 而於信德更加坚固。

如尔眾所共知, 为这伯多禄会, 亲近定了圣女婴孩德肋撒, 作他天上的主保。因这位圣女, 在世隐修时, 即曾格外援助某某传教士,直将享用自己神功的权利, 给了他们, 无论祈祷, 与会规所命或另外自行的若工, 特是他当日常患的病痛, 全为他们献於净配耶穌。托赖这个童贞圣女的庇佑, 余自期许将收更多更大的效果。为这个事,余非常快乐, 因为有许多位主教, 情甘作这会的永久会友, 也有修道院, 和其他公教青年会, 用他们自己的公款, 担任某某本地鐸曹的学膳费。

首要传信会的两种附属会, 经余芳名不朽的前任本篤十五世, 用余提及的宗座通牒, 已经托付於诸司牧的勤恳, 余也依然不輟的付託於尔有眾。因尔眾的劝导,余确知信眾决不在慷慨乐施上, 对那大方补助, 宣传邪说的非公教徒, 甘拜下风。

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余今要与尔眾谈话, 尔眾因在外教人中, 殷勤明智的传青年, 至於堪受宗座任命,擢陞代牧与监牧,要与尔眾所谈的, 就是先热烈的恭贺尔眾, 和尔眾所节制的宣传福音之士。因为近年来, 因尔眾的热爱和勤恳, 传教事业, 在各处很有进步。为尔眾所负的重要责任, 为尽责任当避免的险阻,业经余之最近前任, 周详训諭, 无以復加。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然而在几种事体上, 余心中所具的衷情, 余犹愿晓諭尔眾。

诸事之先, 余欲使尔眾注意, 还本地人入鐸曹, 关係如何重要。若不竭力注意此事, 余即谓尔眾之传教事业, 不单大有缺点,而且使尔眾之所在地, 教会的创立组织, 进步迟缓。余固然承认, 也知道有些地方, 为供给这个需要, 开始创辨修道院。在内栽培造就本地有盼望的青年, 为登司鐸之位。将来可以用基利斯督的信德,化导他们的本族之民。然而我们离著满足的地步, 实在尚远。想尔眾都能记忆, 余之芳名不朽的前任, 本篤十五世, 对于这事, 有过什么样的责言。「惜乎尚有多处, 迄今已数百年,为公教信光所朗照, 而求本籍之鐸曹, 非名次较低者不可得也。且问有数国人民, 早被福音之光化, 步趋人道而乘獠俗, 驯致各种文明之艺术, 皆有超眾之人材, 又有阅多世纪,为福音与教会超生之道力之所薰陶者, 然尚不能乡贡司牧等, 而受其统治。或司鐸等, 其典型足以感格乡人者也。」

福音在各国开始传佈, 教会开始成立, 所经由的路径, 所用过的方法, 恐怕注意的总是不足。传教展览会闭会的时候,余曾略略的提过这个问题。当时余曾说过, 由圣教古来文学的遗跡看来, 明显任何新兴的教会, 宗徒所派的鐸曹首领, 非由外来, 都是由本籍召选的。至论罗马宗教, 将给外教人宣传圣道的宗徒责任,托付於尔眾, 和尔眾的助手, 不要因此就想本地司鐸, 祇可在那无关係的小事务上, 辅佐传教士, 略事补助。请问传教的用意何在。不是为在偌大的地方上, 成立基利斯督的教会,使之久存么。有什么法子, 使教会今日在外教人中, 卓立不衰呢。不是得用昔日在我们这里所由成立的, 那一总的方法么。就是用各个人国内的民人, 鐸曹, 男女修士。为什么不容本籍鐸曹,治理个人本来固有田园。就是为什么不容他们管治自己的民族呢, 为使尔眾, 日易脱身, 前往归化其他外教人民, 把已成立的教区, 留於本籍的鐸曹接收, 益加治理,不是大有裨益么。而且为广传基利斯督的神国, 这本籍鐸曹, 必要出人意表的, 大奏奇效。今余再说余之最近前任的话。「因本地司鐸, 与本地人民, 皆自相投合。则其能以信德渐摩本地人心,当如何惊奇呢。且较其他一切人等, 稔知何法可令输诚服教。加以地方上又可随便进出, 往往为外国司鐸, 欲置足而不能者矣。」论到外国的传教士, 因其方学言语, 有时连自己的心思,尚不能说明, 至於他传道的力量, 效果很微, 我们可说什么呢。除此以外, 一定还有别的困难的原因, 虽然看著不常遇见, 也容易易避免, 然而也得公平的计算。

比方因战争, 或其他政变, 在传教区域内, 一旦政体改革, 要求成决定, 令某国的外籍教士出境。再如, 虽然是不常有的,本国人因文明程度增高, 达到成熟之境。为自立起见, 愿意驱逐辖制自己的外国吏, 军队, 教士出境, 不听则用武力。请问那时, 在那些地方, 圣教会当受多大的害呢。必须有许多本地司鐸,分布全区, 归服基利斯督的民眾, 才能有备无患, 预防这个困难。除此以外, 以现势而论, 基利斯督的话, 还是很对的, 其言曰, 「庄稼固多, 工人却少。」连出发多数传教士的欧洲,现今也是缺乏鐸曹。因天主的相帮, 恢復离弃圣教的弟兄, 使归圣教的至一, 和拔除非公教人的误谬, 越觉要紧, 教士越觉缺乏。而且谁也知道, 升司鐸, 入修会的圣召,虽然不比从前少,然而随从圣召的人数, 实实的减少的多了。

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由余上面所论, 可知当陶成本地司鐸数目, 以不计外国鐸曹, 他们自己足彀分布於各处的教区,也足彀管理本国信友的人眾为标準。固然有几处, 如余方才说过, 已经起头开办了修道院, 为造就本地的修道生。这种修道院, 大约都设立在同一修会掌管的传教区中央,各宗座代牧和监牧, 往那里打发他们选择了的青年, 他们的宿膳费, 由各司牧自己担任, 为陞司鐸后, 令他们尽相当的圣职。所以这已有数处创办的事, 余不但盼望,而且发命, 命各掌管传教区的长上, 一体遵办。凡本地有好盼望的青年, 既被天主感动召叫, 都当使之任司鐸宗徒的职任。一定尔眾妥善栽培的修道生, 还择了的愈多,且当多多选择, 所需的经费, 自然愈大。然而不要灰心失望, 须倚靠极爱人类的救世主, 赖他的照顾, 普世教友的慷慨, 必要增加, 相帮

宗座, 使宗座可以愈益援助尔眾, 叫这极有益的谋画, 克生效果。

然而尔眾的本地修道生, 既当各有极大的人数, 更要用心, 陶成他们鐸品适宜的圣德, 也叫他们有救同胞灵魂的专诚,和宗徒传教的精神, 至於甘心为其本国同胞, 连性命也可牺性。然而同时要叫他们於俗学圣学, 均有清晰的, 合法的知识。叫他们求学不要太速, 太简单, 却当按部就班的,饱受实学。既然在修道院内陶成的他们品格圣德出眾, 为尽圣职, 绰有餘裕, 在天主的法律上, 亦成明师。将来他们不单在本国的縉绅先生前, 要备受尊崇, 而且可以擢升他们掌管本堂。一旦天主圣意到来,还可掌管新创立的教区, 顺利无阻。

凡有人说本地人的品格卑下, 天资迟钝, 这个见解, 实在误谬。因为经过长久的试验, 知道居於远东和南方的人民, 往往亳不亚於我们的人民,而且也能与我们的人民的智力抗衡。若那生长在极不开化地方的人, 看著明悟迟钝, 这是出於不得已的, 因为他们知识的用处, 只限於日用简单的急需的缘故。可敬诸神昆,可爱诸神子关於这事;如若可以为尔眾明証, 余亦可以作証。因为即在眼前, 多少原籍远方传教区的学生, 在罗马各大学内, 攻读各种学问, 论学业的成绩, 论天资的敏捷,不但同别的学生可以比肩, 併目屡次名列前茅, 超人一等。除此以外, 还有别的理由, 不容尔眾列本地同鐸, 於卑下之位, 居卑下之职。彷彿他们同你们的传教士, 领的不是一样的鐸品,或是分受的不是一样的宗徒传教之职。而且尔眾当重视他们, 为将来有一日当掌管尔眾用汗劳创立的教会。和信眾。故此欧洲和本地的传教士, 不得有一些分别, 不得有一些隔膜,惟当以恭敬友爱互相联络。

如余在上面说过, 为在各民族中, 组织基利斯督的教会, 须用天主圣旨所命藉以成立那些要素。所以在尔眾职务的重要部分中,还有一种要务, 就是创立本地人的男女修会。天主既用圣宠感动了基利斯督的新徒, 引他们企望高尚的事功, 为什么他们不遵守福音的劝諭呢。关於这事, 在尔眾田园内劳力的传教士,和修女, 不要因各爱本会, 这个然是很正当的, 过於受他的牵制, 而不能有更大的作为。倘有本地之士, 欲入旧有的修会, 只要他能吸收本会的精神, 不使本会在那地方生出恶劣不肖的分子,就不许劝他们改变主意, 禁止他们入会。且宜在主前平心审量, 可否另立适合本地人的天资心思和地方事势情景的新会。

还有一事, 为宜传福音, 有很大关係, 也不可不提。就是增添讲道员的数目, 益处实在不小。或由外国人内, 或更好由本国人内选择均可。使他们帮助传教士,特特的是教训保守奉教的, 和预备他们领洗。使他们以言语, 以表样, 引外教人归服基利斯督, 这讲道员当是何如的人, 也就不言而喻了。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然而尔眾却当细心栽培他们, 使他们精通公教的道理。多咱讲解的时候, 知道就合听者的聪明, 体贴听者的心理。越透彻本地人的性情, 越能办理的妥善。

到如今余所论到的, 都是关於尔眾的已有的和将有的助手。还有一宗, 当使尔眾勤恳的心思, 加以注意, 这事若果施於实行,余想为迅速的传佈圣信, 很有大益。余如何看重静修, 有那前二年批准加尔都会会规, 宗座的制誥, 足以作证。加尔督修会的会规, 本是早经教宗准定的, 及经按照法典上的规律修改之后,余復忻然予以宗座的准定。尔眾当设法把那静修严厉的会规, 创立静修院, 传入传教区中, 也在那里推广扩充。余曾恳切劝勉了这种修会的总长。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尔眾也要用尽各法, 向他们请求。这静修的修士们, 能使尔眾和尔眾的苦劳, 得天上奇多的圣宠。也不用犹豫, 怕这隐修士们, 在尔之处, 得不著相宜的地址。因为另外的在几处,居民虽然大多数是外教, 却生来的好隐居好祈祷, 好静修。论这事, 余心中想起苦修会在北京宗座代牧区内, 创立的那大静院。在那里大约有一百修士, 内中大多数是中华人,修练极成全的德行, 不断的祈祷, 克苦耐劳。为自己为外教人得天主的恩宠和矜怜。用善表的效验, 好把那外教人引归於耶穌。故此明愈皎日的, 可见我们的隐修士, 完全遵守他们会祖的规矩和精神,虽然与外间断绝往来, 却天天大有益於传教的事业。若掌管这种修会的长上, 允了尔眾的请求, 也把他们的会院, 分立於会议所定的处所, 这想不到为外教人多么有益,也多么悦乐余心。

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今对管理教区的事, 余再嘱託一二。谓这类的事, 虽经余之最近前任, 业已训諭, 余仍欲重復申说。因这类事,理应视为大能援助传教事业实行收效的。

所以既然在外教人中传扬圣教的结果, 大半係於尔眾, 余欲尔眾妥善安置。务使传佈圣道的径途, 日益便利, 也使圣道忻然照临的人数,日益增多。所以尔眾当用心把传道人员, 如此分佈, 务要不使区中的一部, 不受福音的宣传, 推諉于异日再传。当使传教士的住所, 扩展广远, 传教士处於中央, 四週各设多数小住所,至少派一位讲道员管理。内中建一小堂, 传教士自其中央住所, 屡屡的按时到处巡视, 为赋圣事。

盼望宣传福音之士切记, 当如天上的神师当日在世时, 对待民眾, 传教士亦当如北对待本地之人。他教训民眾以前, 常医治他们的病人,「医好一切有病之人。」有许多人跟随他, 「耶穌将他们中的病人, 都医好了。」恤怜他们, 医好他们中间的病人。併且给了宗徒们权柄, 命他们照办。「无论进了那一座城,当医治城里的病人,也向他们说, 天主的国离你们近了。他们出去, 週游各乡, 到处宣讲福音, 医治疾病」。传教士也别忘记, 耶穌对待婴儿幼童, 是如何仁慈可爱。几时门徒吓呼他们,耶穌命他们不要禁止孩童来自己跟前。请再把旧话重提一句。教外教人认识天主的传教士, 当深知用爱德的恩情也容易得人的心。凡照管公眾卫生的, 和治疗疾病的, 凡看护婴儿幼童的,必定在那些地方, 也必受人的爱戴。

如今还归前题, 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若在那些地方, 既己设立了尔眾的位置驻所, 若因人数太多, 在大住所内,要紧扩展天主的圣殿, 和别的传教屋宇, 不要起盖需费昂贵的宫殿, 彷彿预备将来的主教大堂, 主教公署似的, 这些事后来再办更好。难道尔眾不知, 有数处主教区,早已正式成立, 而这种圣殿公署, 或刚才修成, 或尚在建筑之中。若把一切学校, 一切保护神形利益的事业, 都集於一个主要之处, 或尔眾所居之所, 似乎团聚, 其实不合,有失周详。因为若是关係重要, 就能如此需要尔眾, 或传教士之亲临, 和关顾, 致使周行全域宣传福音之举, 由渐次减少而停止。既然论到事功, 所以除了医院, 施医所,小学校, 这些机关, 固然随在都当设备。尚有重要者, 即是当为那弱冠的青年, 除非已经从事田亩, 当予以便利, 使入尔眾创办的学校, 以求高深的学问, 或研究专门的艺术。这里余亦切劝尔眾,不可忽视地方上的縉绅, 和他们的子弟。

固然民间的谦卑人, 容易承受天主的圣言, 和他的传道者, 耶穌 基利斯督固然亲自说过, 「主之圣神, 遣余传福音於贫穷者」。然而除了我们当常记忆的圣保禄「对於贵人和平民,我都负责」的话以外。还有习惯和经验教训我们知道, 城中的领袖人物, 一旦入了圣教, 其他民眾, 自然容易步他们的后尘。

可敬诸神昆, 可爱诸神子, 还有最后的一种训諭。既然关係很重, 因素知尔眾的传教救人的热切之德, 望尔眾以孝心,和速迅的顺命之心, 承受这训諭吧。宗座托付於尔眾殷勤照管的地域, 为使尔眾把他归化於主基利斯督, 大约都很宽广。有时尔眾本会的传教士人数太少, 不能应需, 所以如同在那正式成立的主教区内,或有神品, 或无神品的修会的修士, 或其他在会的修女, 惯有相帮司牧的。尔眾为宣传圣信, 为教育本地的青年, 为促进其他种种利益, 亦不要犹豫邀请别的会的修士,或有神品或无神品, 使与尔眾同劳。各修会, 或因奉命传教於外教的民族。或因至今为基利斯督神国开疆闢土, 固然常想一种神乐荣誉。然而犹须切记, 自己併非以一种本有的和永久的名分,承领了那些地方, 却是蒙宗座的允许而有的。故此督促那些地方妥善周备的治理, 是宗座的名分和责任。若是单把或大或小的地方, 给这会那会的分开, 罗马教宗也不算尽了他的宗徒职责。还有更重要的,就是还当常常竭尽心力的 使各该修会, 往寄托於己的各教区, 分发传教士, 其人数, 特是其资格, 以能绰有餘裕的, 把圣道的真光, 满佈於那广大的区域, 而使传教工作收效为準。因为天上的司牧,将要自余手中, 索他群羊的账目, 几时看著为扩展圣教会的疆界, 有必要, 或是更适宜, 或是更有益, 余即亳不犹豫的, 把传教的区域, 或自这一会移於那一会,或是一再的分配, 而把新划分的代牧区和监牧区, 托付於本地鐸曹, 或别的修会。

可敬诸神昆, 尔眾凡分居普世, 偕余一人, 在司牧之职务上, 同忧同乐者, 余已别无他嘱, 祇重新切劝尔眾, 以余所指示的各种方法,各种助力, 赞襄这神圣传教的事业。俾其精神, 宛如经一度振刷, 行见得有更丰盛的收获。伏望至圣宗徒之后玛利亚, 以慈母的心肠, 忻悦保佑我们大家的工作。因为圣母玛利亚,既然在加尔瓦略山上, 以他慈母之怀, 承受了一切付托於他的人类。他爱护那尚未知晓自己受了耶穌 基利斯督救赎的人, 不亚於那幸得享有救赎鸿恩的人。

可敬诸神昆, 今余大发感受, 颁给汝眾及所属鐸曹与教眾, 以宗徒之降福用作天上恩宠之特徵, 和余慈爱之左証。

一千九百二十六年二月廿八日, 余即位之第五年, 罗马圣伯多禄堂颁发, 教宗必约十一世。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