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会文献 > d教宗通谕 > 教宗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 >> 正文

教宗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

发表时间:11-04-18 来自: 作者:教宗保禄六世  点击次数:3571

信德的奥迹

论圣体的道理和敬礼

(Mysterium Fidei)

1965年9月3日

 教宗保禄六世

天主教教务协进委员会文化组译

《论圣体的道理和敬礼:教宗保禄六世信德的奥迹通谕》

台中:光启,1965

**********

天主恩旨,教宗保禄六世,致通谕于全球与宗座和平相联的可敬神昆:宗主教、首席主教、总主教、主教与其它首长,以及普世圣职人员和公教信友:“论圣体的道理和敬礼”。

教宗保禄六世致候可敬神昆及可爱子女并赐宗座祝福。

导 言

天主公教恒久像最贵重的珍宝维护这个“信德的奥迹”,这是她的净配基督赐给她的无限恩爱的信物;关于圣体圣事,在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也重新而隆重地发表了一项信德和敬礼的宣言。在研究礼仪革新时,大公会的教长,为了普世教会的利益,首先着重于劝勉信友以纯真的信德和崇高的敬礼,来主动地参与这至圣圣事的盛典;为自己本身和整个世界的救赎,把自己和司祭一起奉献给天主;并且善领圣体当作精神的食粮。

礼仪在教会生活中占有首要的地位,圣体却又是礼仪的中心,因为它是炼净和强化我们的生活之泉,致使我们能忘我而为主生活,能彼此之间以爱德紧紧相系。

为了表明信仰和敬礼的紧凑,大公会的教长遂强力支持教会历代保持、教诲,且由脱利滕大公会议隆重钦定的道理,故此他们在讲解圣体奥迹一篇之前,序有以下的真理纲要:“我们的救主,在被出卖的夜间、最后的晚餐中,为使后世永传十字架的祭礼,直到祂再来,并为给祂的至爱的净配—教会,留下祂死亡复活的纪念,而建立了祂的血肉之祭。这件爱情的圣事、统一的象征、互爱的联系、凯旋的盛筵,以基督为食品,使灵魂充满圣宠,给我们保证了来世的荣福。”(礼仪宪章二章四七条,见宗座公报一九六四年度一一三页。)

这几句话赞扬了作为每日所举行的弥撒要素,和信友藉领圣体而成为分享者的圣事。信友食耶稣的肉,喝祂的血,就得到提前永生的圣宠,和常生不死的灵药。吾主曾经说过:“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若:陆.五四)

因此我们坚信,经过一番重整的礼节,定会在圣体的敬工上产生丰满的果实,致使圣教会高举着这个敬礼的造福信号,日复一日地向着合一的目标迈进(参阅若:拾柒.二三),且借着圣宠的力量,温和地导致所有身为基督徒而引以为荣的人士,达于信仰和爱德的合一。

 

我们似乎已经预见到这些结果,公教子民接受了礼仪宪章及其重整时所表现的欣悦和豪爽,许多有价值的书籍,加强研究和有效地了解有关圣体的道理,尤其是关于圣事和教会奥迹相关的问题陆续出版,更使我们预尝到首批的收成。

这一切都是我们不少慰藉、欣悦的缘由,可敬的神昆,我们愿意和你们分享这份欣悦,俾能和我们一起感谢散布一切美好的天主,祂赖圣神统治教会,使她孕育增长的美德。

牧职上的关怀和虑忧的原因

可是,可敬的神昆,就在我们提到的题材上,也有不少神牧职上的关怀和忧虑的原因。对此,我们迫于宗座职责的所在和天良的驱使,不允我们缄默不言。

我们明晰知道,在谈论和书写有关这个神圣奥迹的人士之中,有人对弥撒、“体变”信条、和圣体敬礼的几方面,散布一些能骚扰人灵、紊乱对信道观念的意见,好像任何人都可以忘却教会钦定的道理,或是自由加以解释,以致文字的原有真谛或思维的公认重量尽漏无遗。

例如:不应赞扬“集团”弥撒,而忽视私人弥撒;不应强调圣事标记,以为大家所确认在圣体内存有的象征寓意能罄尽表达基督实在此圣事内的性质;不应讨论“体变”的奥迹,却对全部面饼的本质转变为基督的肉体,全部酒的本质转变为基督的血液,只字不提。他们忽略了脱利滕大公会议所说的转变,而只限于讲论“转移意义”和“转移目标”;或标新立异的创立新说,主张在成圣之面饼内的吾主耶稣基督不再存留于弥撒圣祭后。

每人都可明察这些或类似的学说有害于对圣体的信仰和敬礼。

本次大公会议,对圣体的敬礼激发了一个充满整个教会的新希望,这个灿烂的希望不应因已经播散的谬论之恶种而枯萎、而化为乌有。为此,可敬的神昆!我们决意和你们谈论这个严重的题材,以宗座的神权,将我们对此问题的思想传达给你们。

我们固然不否认,传扬诸如此类学说的人,都蓄有可嘉的意愿,目的是在乎深究奥迹、尽掘其不竭的珍贵,以示现代人士;我们承认且赞成这个意愿;但我们不能赞成他们播散的学说,并且义不容辞地请你们注意这些学说能给正确的信仰带来严重的危险。

 

至圣圣体是信德的奥迹

首先,我们要提醒你们一项共知的真理,一项为退拒唯理论极需要的真理,不少公教人士曾以自己的鲜血来作证,教会着名的教父和圣师都恒久公认和教授的真理;圣体是一个极崇高的奥迹,礼仪更名符其实的说是一个信德的奥迹:我们所追念的前任教宗良第十三世曾明智地指出:『在这至圣奥迹里以独有的丰富和多方面的灵迹包罗了一总超性的实物。』(“美妙的爱德”通谕,良第十三世言行录,第廿二册,一九○二—一九○三,第一二二页)

所以在接近这个奥迹时,我们尤需谦虚的敬意,不应跟随人性的理论,必须依附神圣的启示。

你们都知道,圣金口若望曾以多么高超的言论和多么光亮的热忱来讲论圣体奥迹,他有一次给信友讲解这端真理时,说了以下极恰当的话:『我们要在天主面前低头屈服,就算祂说的话似乎是相反我们的悟司和理性,也不要反驳祂:因祂的话应较我们的理性更占优胜的。在(圣体)奥迹里,我们的态度亦应如是;不应只顾审量感官所触的事物,而应信赖祂的话,因为祂的话不会欺骗人。』(玛窦训释:八二,四;希腊教父集成:五八,七四三)

士林博士也屡次下了同样的断言,至于在这件圣事内实有基督的圣体和宝血,圣多玛斯说:『是不可以觉官,而只应以凭依天主权威的信仰来领悟』。为此,圣西理禄在批注路加福音第二十二章第十九节:‘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他说:‘不要疑虑是否当真,要以信德接受救主的话,因为祂是真理,绝不欺骗。’(神学纲要第三册.q.七五,a.一)基督信徒为了响应天神博士,屡次这样的向圣体歌唱:

“所见所尝与所触,对你全非真面目;

祗凭我们的所闻,才能坚信非错觉。

出诸天主圣子口,我乃全部来信服;

真理之言最信实,无拘可比其真确。”

可是事实尚不至此:圣文都辣说:“若说基督象征性的在圣事内,并无什么困难;若说祂真的实在圣事内,如在天上似的,不得不有极大的困难了:因此,圣体奥迹不但在诸圣事内,就是在其它信仰的奥迹之中也是『最难于置信的』”。(圣文都辣全集第五册,第四一八页)

其实福音也提到同样的事:不少基督的门徒听到了吃祂的肉和饮祂的血的言论,都掉转头离弃了吾主,他们说:『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因为耶稣问十二宗徒是否也愿离去,伯多禄挺身而出,不加思索又坚定不移地表达了他本人和宗徒们的信德,在其奇妙的回答中说:『主!惟你有永生之言,我们还投奔谁去呢?』(若:陆.六一—六九)

所以我们在探求这端奥迹时,应跟随教会的训导如拱北辰似的,救主把书写和口传的天主圣言都交托给她来保管和诠解。我们应确信,即使没有理智来探求,没有语言来讲解,教会自古以纯真的公教信仰宣讲和坚信的,仍是千真万确的。(圣奥斯定:辨朱丽安:肆.五、十一.拉丁教父集成:四四.三二九)

 

但是这仍有不足,信仰的完整受到保障之后,还应保持表达的正确,免得因着不慎的言语,在我们的脑海里产出错谬学说,以违背崇高奥迹的信仰。圣奥斯定审量哲学士和基督徒的不同语气时所下的警告,在这里正可适用。他写说:“哲学士就是在很难明了的问题上,也是同样信口开河,毫不畏惧开罪心地虔诚的听众;我们应依照一个固定的格律来发言,免得自由不拘的言论,给言语的原意带来不良的意见。”(天主之城:拾.二三;拉丁教父集成:四一.三○○)

教会曾付出经历不少世纪研究的代价,借着圣神的支持,才决定了一个经大公会议确认的用语准绳,这个准绳往往充任了正派信仰的口号和表帜,这个准绳应诚心地受到保护;绝对不应有人以新学识为借口,擅自企图更改这个准绳。谁能容忍大公会议用以表达圣三和降生奥迹的条文,被认为不适现代的人士,而应另求他文以替代?同样,也不应容忍任何一个人,擅自更换脱利滕大公会议对圣体奥迹的信仰所用的条文。因为这些和其它教会用以宣布信道的条文,并不依据某种文化,某段学术进展的过程,和某一个神学学苑,而是代表人类的悟司在普遍和必然的经验中,对某件事物能得到的观念。所以,这些条文可使各时各地的人领悟。这些条文当然可以得到一个更充实、更明晰、更广泛的解释,但是总不能远离原意,为使信仰的真理,在信道研究中能坚立不移。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就对信道有如是的教导:『常应固守慈母教会所宣告的用语意义,不应藉深究的理由为口实来远离原有的意义』。(公教信仰宪章第四章)

 

圣体奥迹在弥撒圣祭中实现

可敬的神昆:现在我们为了大家的感化和欣慰,想重温公教会历代所保持和一致所宣讲的道理。

首先我们应提醒的是,在圣体奥迹内美妙地重演加尔瓦略山上的十字架圣祭,此乃这端道理的纲领和最高峰。这个圣祭使我们铭心不忘,并使我们获得其中赦免每日罪过的神力。(脱利滕大公会议,论弥撒圣祭第一章)。吾主耶稣基督建立了圣体奥迹,就是以自己的血立了新的盟约,祂本人便是这新盟约的中保,如同梅瑟曾以犊牛的血定了旧的盟约一样。(出:贰肆?八)圣史们记载说:“在最后晚餐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宗徒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你们应行此礼,为纪念我』。晚餐以后,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路,贰贰.一九—二○;参阅玛:贰陆.二六—二八;谷:拾肆.二二—二四)。耶稣命宗徒们举行此礼来纪念祂,就是想把这个祭献恒久地重演。

新兴的教会忠守了这个命令,依照宗徒的教训聚集一处来举行圣体圣祭。圣路加谨慎的声明:『他们对宗徒的训诲和彼此的团结,对擘饼和祈祷的事都恒心专一』。(宗:贰.四二)。他们因此而得到无数奇宠神恩,达到『众信徒一心一意』(宗:肆.三二)的佳境。

保禄宗徒从主所领受的,都尽忠尽信地传授给我们(格前:拾壹.二三),他在指明信友正因为参与了吾主圣餐而不能参加外教祭礼时,毫不隐讳地谈论到圣体圣祭:『我们所祝福的那祝福杯,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共结合于基督的身体吗?……你们不能渴主的杯,又渴邪魔的杯;你们不能共享主的筵席,又共享邪魔的筵席』。(格前:拾.一六)

 

基督和宗徒们所教导的教会,永久不息地奉献了这个玛拉基亚(壹.一一)预言过的新的祭品,不只为了在世信友的罪过、痛苦、补赎和其它的需要,同时也为帮助在基督内安息,但仍未全部炼净的已亡信友。(脱利滕大公会议;论弥撒圣祭通令,第二章)

我们姑且不提到其它的见证,只须回念耶路撒冷圣西理禄在训导新信友时,所说的一席话:『我们在那赎罪的祭饼上完成了不流血祭礼的神祭之后,现在为全教会的和平,世界的治安、为皇帝、军队和友邦,为害病和忧苦的人祈求上主,我们广泛地为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祈祷,和奉献这个祭品……我们也为已亡圣父们、主教们、和所有在我们之间逝世的人祈祷,我们确信在这圣而令人生畏的祭品面前所奉献的祈祷,为这些灵魂尤能奏效』。这位圣师举了编织皇冠以求皇帝赦免充军之恩的实例,做为结论说:『我们同样向天主为善恶的亡者奉上至诚的祈祷,我们不给祂编织皇冠,但奉上以自我牺牲为祭品的基督,做为我们罪过的补偿,恳求天主对我们和他们大发慈悲之心。』(要理、二三『奥迹第五』.八.十八;希腊教父集成:三三,一一一五—一一一八)。圣奥斯定证明为亡者奉献我们救赎圣祭的惯例,已风行于罗马教会。(参阅忏悔录九章,十二.三二;拉丁教父集成,三二.七七七;或九章.十一.二七;拉丁教父集成:三二.七七五)。同时也说这个从教父传下来的惯例风行于整个教会(参阅讲词,一七二.二;拉丁教父集成:三八.九三六;眷顾亡者论:十三;拉丁教父集成:四十、五九三)。

此外,仍有一点有助于阐明教会奥迹,所以我们愿意加诸于此:就是教会和耶稣结合在一起,其本身是司祭亦是祭品,奉献弥撒圣祭,同时也自我奉献。教父们早已教过这篇美妙的道理(参阅圣奥斯定的天主之城:十?六;拉丁教父集成:四一?二八四),近来也曾由我们可追念的前任教宗比约第十二世详解过,(参阅『天主与人类间的中保』通谕,教廷公报:三九.一九四七、五五二),最后,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教会宪章,也在讲论天主的子民时提及(参阅教会宪章第二章第十一条;教廷公报:五七.一九六五、第十五页)。我们切愿信友们能心领神会这端道理,自然我们必须保留信友的司祭职和圣统制的司祭职,不祗在等级上,而且在实质上所有的区别。(同上第二章、第十条;教廷公报:五七,一九六五、第十四页)。这端道理非常适于滋养圣体敬礼,发扬众信友的地位,并且还能激发人心,以达圣德的高峰;因为所谓圣德,就是把自己慷慨地奉献出来为天主服务。

此外,还须提醒从这端道理所产生的结论,就是每台弥撒的公开性和社会性(礼仪宪章:第一章第二七条;教廷公报:五六、一九六四、第一○七页)。的确,每台弥撒虽由一位司祭个别所举行的,并不是一件个别的私事,却是基督和教会的行为,教会奉献这个圣祭,也学得把自己奉献出来做为大众的祭祀,她并为整个世界的得救应用十字架圣祭的唯一和无限的救赎神力;既然每一台弥撒都不祗为几个人的得救,而是为整个世界的得救而奉献,所以举行弥撒圣祭时,最好有多人主动地参加礼仪;可是并不应贬斥,而亦应称许一位司祭和一位辅祭,依照教会的规例和传习个别举行的弥撒;因为这样的弥撒也会带来特别丰富的圣宠,这些圣宠不只是为司祭本人,而是为所有的信友,整个的教会和世界,并且是只靠领圣体所得不到的那样丰富。

 

为此,我们以慈父的关怀来劝告在主内充当我们的喜悦和荣冠的司铎们,请他们记得从主礼祝圣主教所得到的权力,就是因主名为生者亡者在奉献圣祭给天主,举行弥撒(参阅罗马主教礼书),请他们天天热心和称职地举行弥撒,为使他们本人和其它的信友能获享十字架圣祭的丰富神益。这样他们对人类的得救也有很大的贡献。

基督在弥撒大祭里,以圣事方式临在

方才谈的弥撒大祭的几件事,使我振奋,也愿把圣体圣事同时讲解一下:既然祭祀和圣事属于同一奥迹,不可分离。在弥撒大祭里、主子作无血牺牲、重演十字架大祭而施散其救世功能的时刻,也就是主子由于祝圣语文而开始以圣事方式临在,以在饼和酒的形像之下,作为信徒精神食粮的时刻。

我们都晓得:基督之临在祂教会的方式,不止一种。在这儿、我们值得把“礼仪宪章”简单介绍的妙理,稍为引申地复习一下。教会祈祷时、基督临在:因为是祂(基督)“为我们祈祷、在我们中祈祷、也接受我们的祈祷。为我们祈祷,是以司祭的名分;在我们中祈祷,是以我们首领的名分;接受我们的祈祷,是以我们天主的名分。”(圣奥斯定:圣咏八十五.一。拉丁教父集成:三十七.一○八一)。并且祂曾许给我们:“凡有两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而聚会的地方,我便在他们中间”。(玛:拾捌.二○)

教会作慈善事业,基督也临在。这不仅是说:不拘我们对我们最小弟兄作什么善事,就是对基督作。(参阅玛:贰伍.四○)而且由于:正是基督,通过教会在作这些事业:祂是不断地以祂的神爱,协助世人的。

在教会为达到永生之港而奋斗的过程中,基督也临在。因为即是祂(基督),通过信仰而住在我们心里(参阅弗:参.一七);且借着祂赋予我们的圣神,把祂的爱,灌入我们心里。(参阅罗:伍.五)

还有一种方式,同样地真实:就是教会讲道时,基督也临在。因为教会宣扬的福音,是天主的话,而这天主的话,惟有因降生成人的天主圣言—基督—的名义、以基督的权力,由基督的协助来宣扬,方能实现“信赖惟一牧人的惟一羊群”。(圣奥斯定:白蒂凉书信辨三.十.十一;拉丁教父集成:四三.三五三)。

教会统治天主子民的时候,基督也临在。因为教会的神圣权力,来自基督;又因为基督—牧中之牧—鉴临于施用这个权力的(小)牧人之中,正如祂曾许给宗徒们:“看!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末日”。

此外、在一种尤为卓越的方式下,当教会因着基督的名义奉献弥撒大祭时,基督临在;当教会施行圣事时,基督也临在。金口圣若望、慑伏于一种敬畏意识,描述奉献弥撒大祭时,基督临在的俊语,我们回忆起来,深感欣慰:“余愿作一壮语,请勿惊奇,请勿颠迷!此一大祭,勿论伯多禄、保禄,即任何人奉献之,仍为同一大祭。基督与圣徒昔日之祭,亦即今日司铎奉献之祭:此祭毫不逊乎彼祭也。盖今日之祭,实非人得祝圣;祝圣之者,仍为基督。正如昔日吾主(所用)语言、与今日司铎所用者尽同,祭献亦尽同。”(释致弟茂德第二书信宣道:贰.四;希腊教父集成:六二.六一二)

 

谁都晓得:圣事是基督的行动—是基督通过人而施行圣事。那么,圣事本身是神圣的,而因基督的德能,(圣事)一接触人身,便给人灵灌输圣宠。这些临在的方式,使人的理智诧异不止,而给教会一个沉思的奥理。

然而、还有一种超乎其它方式的方式,基督临在祂的教会之中:那就是在圣体圣事中了。亦即因此,这件圣事,敬礼起来最为甘甜,瞻仰起来最为鲜艳,而其内容,也最为神圣。盖(圣体圣事),有基督本体,且是“精神生命的终极、和一切圣事的目的”。(圣多玛斯:神学纲要三.q.73.a.3c)

这种临在称为“真实的”—并非把其它“临在”抛开,彷佛其它临在不是真实的;而是说:这一临在是卓越地真实,因为这是实体的临在—由之,天主而人的基督,全然完然地临在。那么,如果杜撰基督光荣之体的所谓“精气”性,来讲这种临在方式,或若将之纳入象征境界,似乎说这件圣事非他,祗不过是基督的精神临在,和基督与基督妙体中信徒间的有用象征而已,便都错了。(教宗比约十二世“人类”通谕:教廷公报:四二.一九五○.五七八页)

当然,教父们和经院学者,曾对圣体的象征性,特是(圣体)象征教会一体,谈过很多。脱利滕大公会议,便是依随着他们的讲解,而宣称:救主把圣体留给教会,“作统一和爱德的象征,藉之,愿一切基督徒、彼此结合不离”;并且这样也作“妙体的象征—而妙体的头颅,正是基督”。(圣体训令序文及第二章)

在基督徒早期着作中、有书名“十二位宗徒训诲录”的无名作家,曾对本问题,写出以下数语:“关于圣体,应这样感激……犹如我们分食的饼,原是分散着遍布山野的,然后收割起来,合成一饼;同样,愿你的教会,起于万方,组成你的国家”。

又:圣西彼廉强调教会一体,以防裂教时,也说:“最后,吾主的大祭,也在指示基督徒的一心一德,由坚强而不可分离的爱德联在一起。因为,当吾主把由好多种粒聚汇而成的饼,称为自己的体的时候,祂是在指示:祂所领导的教民是共成一体的;当祂把由好多葡萄和浆果压到一处的酒,称为自己的体的时候,祂是在指示,我们这群羊,是汇集好多人,结合为一的”。(致马克奴书六;拉丁教父集成:参.一一八九)

且远在他人之先,保禄宗徒曾给格林多人说:“因为饼是一个:我们人虽多,祗是一个身体;我们大家都共享这一个饼”。(格前:拾.一七)

但是,圣体的象征性,虽能微妙地引人了解圣体圣事的一种本然“效果”—妙体的合一;却不能划清也不能讲明:这件圣事所以别于其它圣事的“真性”。关于“真性”一点,我们有着教会一向讲授给望教人士的道理,有着基督信徒的舆情,有着脱利滕大公会议所决定的信条,也有基督在建立至圣圣体时所用的原来句子:都叫我们不得不承认:“圣体乃是我们救主耶稣的体,乃是为了我们的罪过殉难,又因大父的慈悲而复活了的体”。(圣依纳爵致司密尔书柒.一;希腊教父集成:伍.七一四)

在圣依纳爵这些话上,我们可以再加上德多禄—他在这一点信仰上是教会的忠实证道人士—对教友所讲的话:“主子并不曾说:这是我体的象征,和这是我血的象征;祂却说:这是我的体和我的血。祂教我们不要研究那摆在我们感官之前又感觉得到的物体之性!因那物体,已经由于感恩和祝圣语,化为血和肉了。”(玛窦福音诠释.二六章;希腊教父集成:六.七一四)

 

便是依据教会的这种信仰,脱利滕公会议,“公开地、简赅地、宣称:饼酒祝圣之后,吾主耶稣基督真天主而又真人—在(面酒的)外在形相之下是真地、实地、本体地临在圣体圣事内。”这样,我们的救主,就其人性而言,不独依其本然存在方式,坐在天主圣父之右;祂同时也依另一种存在方式,临在圣体圣事内:这种存在方式,尽管我们难以言喻,但用有信仰照耀的头脑,我们可以想象,也该坚信不渝”。(圣体训令第一章)

由于“本体变换”,主—基督临在圣体圣事内

为避免人对这种超乎自然律而实是所有奇迹中的最大奇迹的存在方式,有所误会,我们该驯良地听从训导中和祈祷中的教会之声。这个不断地反映基督之声的声音,叫我们确知:基督不以其它方式临在这件圣事内,而祗由于将饼的整个本体变为祂的体,并将酒的整个本体变为祂的血;且这个绝妙而又独特的变换,很恰当地,被公教会称为“体变”。(脱利滕公议会.圣体训言第一章、第二条)

由于体变,无疑地,饼和酒的形相便有了新的意义和新的目的;因为再不是通常的饼和通常的酒,而已成为圣物的征记和精神食粮的征记;但其所以有新意义和新目的的理由,正是由于有新的“实在”,有我们很公允地呼为本体的实在。在那些形相下,并无以前所有,而是另一(实在)。不仅是由于教会信仰说是如此,而在客观实在是如此;因为在饼和酒的本体或实质变为基督的体和血后,除了饼酒的形相外,饼酒一无所留了:在此饼酒形相之下,完完整整的基督依其客观实在,具体地临在,纵然不像物体之在某一地方。

正为了这个理由,教父们曾郑重劝告信友:思量这个至尊圣事不该凭依祗知饼酒性质的感官,而该凭依基督的话,它确有力量使饼和酒变质,变化、变换、成为祂的体血。正如那些教父再三说过,完成此事的力量,便是全能天主在天地之初由乌有中造成万物的力量。

圣西理禄讲“信仰奥义”结论说:“(教友)学习了,又灌输了坚定信德:看来像饼的并不是饼,虽然尝着像饼,却是基督的体;看来像酒的并不是酒,虽然尝着像酒,却是基督的血……领受(圣)饼当作精神食粮,把你的心灵坚强起来,而把你心灵之颜展开吧!”

金口若望强调说:“并非人,使供奉的(饼酒)成为基督体血;乃是为我们钉死的基督。司祭说话是站在基督的立场,而力量和圣宠都来自天主。司祭说:“这是我的体”,这话便把供奉之物体变了。

 

亚历山大城主教西利禄着书注释圣玛窦福音,也和公斯当定城主教(金口)若望完全同意。“基督指示式地说:这是我的体、这是我的血,是要我们不把眼见的想作纯粹象征物而已;相反地、供奉之物,在一种神秘方式下,由全能的天主确变成基督的体血,而我们分享(体血)时,也确领受基督生活圣化和活人的德能。”

米朗城主教盎博肋削精论圣体的变换时说:“我们该弄清楚:这并非自然之功,乃是祝福所祝圣的;祝福之力大于自然,因为自然因祝福而变换。”他为了证实这个奥迹的真实性,讲了圣经上记述的好多奇迹,包括基督生于童贞玛利亚在内,最后回到创造的工化作一结论说:“那么,基督一语,既能从乌有中创造前所未有的,反不能将已有的变为以前不是的吗?给物以新的本体,较比变换物的本体,并不更为容易。”

但,不必多搜集证据了;最好还是回忆一下教会同心同意地反对培伦加(Berengar﹒)时的坚定信心;培氏向人理解力的困难投降了,而成为大胆否认圣体变换之第一人;教会曾多次警告他:除非悔改、将遭绝罚。这样,圣教宗额我略七世曾命他宣读以下誓词:“我心中相信,口中也承认:供奉在祭坛上的饼酒,由于祝圣经的奥迹,和我们救主的语言,变为吾主耶稣基督的肉和血;真实的,本然的,而又活人的(肉和血);在祝圣之后,基督成为实在的体——成为那生自贞女的,悬在苦架而为拯救世界奉献了的,且坐在天主圣父之右的基督之体;成为基督实在的血——成为那由祂肋旁流出的圣血,而并不仅因圣事的象征和德能(这样讲),却是因为本体本是如此,实体实是如此”。

以上这些话完全与各大公会议论及圣体变换奥迹时,阐述教会道理或惩罚谬论而一贯讲授的吻合。诸如拉特朗,公斯当定,佛罗棱斯,及脱利滕大公会议。

脱利滕大公会议后,教宗必约六世,适逢比斯多会议出了谬论,遂严重地劝告本堂神父:在满全讲道职责时,不可对列为信条的“体变”,讳而不谈。

同样,教宗必约十二世,将检讨体变奥义的人士所不应越过的界限,重新提出。(教廷公报四八、一九五六.七二○页):我个人,在最近比萨的意大利全国圣体大会中,也曾在尽我宗座职责名分下给这个教会信仰,公开地、郑重地证过道。

此外,天主教会对“基督体血临在圣体”这个信仰,拳拳服膺,不仅在讲道方面如此,即在生活方面,也是如此:教会自古至今,总是向这件大圣事,施以祗给天主保留的崇拜之礼。正如圣奥斯定所说:“祂(基督)带着身体,居我人间;祂也把那身体给我们作蒙救食粮;然而,不先崇拜便无人可领祂……我们崇拜祂并没有罪过;且不仅如此—如果我们不崇拜祂,还有罪过呢”。

 

论有关圣体圣事应有之钦崇的敬礼

天主公教会一向所宣讲的,不只在弥撒中,应当钦崇圣体圣事,即在举行弥撒以外也是一样;教会对保存圣体极其慎重,也使教友们隆重地敬礼圣体,而教友们也真是怀着快乐的心情参加圣体游行。

在教会许多古代的文件中给我们证明了这种敬礼。古时的灵牧们一再的劝导教友,对于他们带回家去的圣体,当十分谨慎小心的保存。圣依玻理郑重的劝告教友们说:“教友们领受的确实是基督的圣体,岂可轻视”。(Trad﹒Apost﹒ed﹒Botte,La Tradition Apostolique de St﹒Hippolyte,Munster,1963,p﹒84﹒圣依玻理着宗徒之圣传)。

我们根据欧里日Origenes知道当时的教友们,如果家里保存圣体,虽然,他们谨慎恭敬地保存圣体,可是万一不小心,使圣体落在地上,他们认为这是有过失的,实在也是如此。(Jn Hex﹒fragm﹒Migne P﹒G﹒12,391)

诺瓦先Novatien给我们做证(我们认为可信)写道:古时灵牧们很严厉的责备对圣体有欠恭敬的人们:“按当时的习惯在主日圣祭后,教友们可以带圣体回家……,可是如果他们不立刻带圣体回家”,而去戏院,这种行为是要受到申斥的。(De SpectaculisCSELIII p8)

有人以为前一天晚上弥撒中祝圣的圣体,第二天已经没有圣化我们的效力,对这种意见,亚历山城之圣西理禄Cyrille,斥之为胡涂想法。圣西理禄说:“基督是不会改变的,祂的圣体也是不变的;力量、权能和宠爱常保留在圣体内”。(Epistad CalosyriumPG761075)

并且我们也不可忘记,古时教友们,在教难中,或在旷野度隐修生活时,他们习惯每天领圣体,假使没有神父或六品给他们送圣体,他们就亲手自己送圣体。(St﹒Basilie,Epist﹒93;P﹒G﹒32,484—486)

我们提到这件史实,并不意味着要改变教会现行的保存与领圣体的方式,而只是提醒大家:教会始终保存着同一的信德,这实在值得使我们高兴。

也是由于同样唯一的信德,才产生了圣体瞻礼;特别由于真福犹里叶(B﹒Julienne de Mont Cornillon)的影响,在里叶日Liege举行了第一次圣体瞻礼;而我们的前任教宗吴巴诺第四世Urbain IV将其推广到全圣教会。也是由于同样的信德,在天主圣宠的默示下,产生了许多特别敬礼圣体的修会,并且日益增加,天主教会借着这些修会,尽心竭力的,相竞光荣基督,或感谢祂赐给吾人如此重大的恩惠,或恳求祂的仁慈。

 

劝谕推行对圣体之敬礼

可敬的神昆们:我们请求你们,在委托给你们照顾与监督的教众中,对于圣体圣事保持同样的信德,纯洁与完整的信德,忠于基督与宗教圣训的信德,而铲除一切错误与有害的意见。希望你们以言语、以行动,不辞辛劳的去推行对圣体的敬礼、因为所有其它的敬礼,最后都得以敬礼圣体为中心。

希望在你们的推动之下,教友日益明了和体验到圣奥斯定说的:“若要生活,就该有处所,有东西,赖以生活;必须接近,相信,合而为一,以期能够生存。总之,不可脱离其它肢体,也不可成为一个必须砍掉的坏肢体,也不可做一个走了样而丢人的肢体;必须做一个美丽、精巧、而健康的肢体;必须与全身联合一起,因天主,为天主而生活;必须在世界上工作,以期能在天国为王”。(St. Augustin, Jn 1  Joannem, Tract. 26, 13; P.L.35, 1613)

希望每天有大多数的教友们主动去参加弥撒圣祭,怀着纯洁而圣善的心情去领受神粮,并感谢吾主基督赐给我们如此之大恩。

希望教友们常常记住我们的前任教宗庇护第十世的话:“耶稣基督与祂的教会希望所有的教友,每天都领圣体,特别是因着圣体圣事,每位教友与天主联合在一齐,才能由此汲取战胜肉欲的力量,洗净每天的小罪,躲避由于人性之软弱而易陷入的大罪”。(Decr﹒S﹒Congr﹒Concil﹒,20 dec﹒1905;A﹒A﹒S﹒vol﹒37,1905—6,p﹒401)

在每天的过程中,希望教友们不要忽略朝拜圣体的善功,圣堂里保存圣体的地方,宜按礼仪之规定,选定显贵之部分,以期使圣体尽可能的受到光荣。朝拜圣体乃表示感激的标志,表现爱情的行动,并对确在此地的吾主耶稣,表示知恩感恩的心情。

我们都知道圣体圣事赐与教众无可比拟的尊严。不只在奉献祭品与成圣体的时刻,耶稣与我们同在,即是以后在大小圣堂内供奉的圣体,也真是基督本人—厄玛努尔—“天主与我们在一齐”。因为基督日夜都在我们当中,与我们住在一齐,满溢恩宠和真理。(若:壹.一四)。祂移风易俗,抚育圣德,安慰忧苦,坚固弱者,并且一再促请吾人亲近祂,效法祂的良善心谦,洞悉追寻天主的利益,而非自己的利益。凡怀着特别热诚去亲近至可敬的圣体圣事,并努力以慷慨之心情去爱基督者—其实基督对我们的爱是无限的—他便会体验到而且深切的了解,偕同耶稣生活于天主,这种隐形的生活是多么有价值,并且会觉得身心愉快,充满硕果(哥:参.三),同时他也会感到在这世界上,没有比和耶稣在一起更甜蜜的,也没有比和耶稣在一起,更适合于修德前进的。

 

可敬的神昆们:你们知道的很清楚,在大堂或小堂里所保存的圣体,是修会与教众们精神的中心,全教会的中心,全人类的中心;因为在面酒形下所隐藏着的是基督,肉眼看不到的教会领袖,人类之救主,众心之中心,“万物藉祂存在,我们也藉祂而存在”。(格前:捌.六)

因此,对圣体之敬礼能强烈的推进人类社会性的博爱(St﹒Angustin,De Gen﹒ad litt﹒XI,15,20 Migne P﹒L﹒34,437)。借着这种博爱,我们能先公益而后私利,视团体、堂区、全教会之事为我个人之事,并将这种博爱推至全球,推至凡有基督妙身肢体存在的世间每一个角落。

可敬的神昆们:圣体圣事是基督妙身的标志和原因,凡特别恭敬圣体的,基督便使他有活泼的团结精神。你们要不断的劝服你们的教友,使他们早日接近圣体奥迹,以教会之事视为自己之事,不断祈求天主,将自己做为上主所喜悦的祭品,奉献给祂,以求世界和平,教会统一。这样才能希望:教会的子女们合成一体,精诚一致;团结而不分裂,具同一之精神,同一之思想,一如圣保禄宗徒所企望者。(格前:壹.十)切望因着天主的宠,所有信基督却与祂的教会分离,且尚未完全与之沟通者,早日与我们分享同一信德,同一的圣体,一如基督切愿其门徒者:以合一为基督徒之特征。

尤其是修士修女们,因着他们的誓愿,他们更会热心的去朝拜敬礼圣体,祈祷并自献于主,以期教会之合一。所有基督徒的合一,是圣教会最神圣,最热衷的一件心事。我们愿将脱利滕大公会议有关圣体圣事训令的结语,在此引用出来,以表我们对此特别强调:“大公会议仅以慈父之心情,借着天主的仁慈,提醒,邀请,并恳求凡名为基督徒者,所有的基督徒,每一位基督徒都基于一心一德,在合一、仁爱、和睦之中,能够心合意投,联合一致;切望大家牢记吾主耶稣基督的至大威严和祂无比的爱,因祂曾为拯救我们,而舍去祂珍贵的生命,并以祂的圣体养育吾人。(若:陆.四八)。但愿教友们以坚定不移的信德,十二万分的热诚去坚信,去朝拜基督圣体宝血的奥迹,并能常领圣礼神粮。(玛:陆.一一)切愿圣体成为教友灵魂之生命,精神之食粮,以期因着领受圣体得以坚强壮大,(列王传上:拾玖.八)—能够完成现世痛苦之旅途而跻于天乡,并能于彼天乡得食毫无隐避的天神之粮(咏:柒柒.二五),因在现世只能领受面酒形下之圣体神粮。

 

吁!至仁爱之救主,其于临终时,曾祈求圣父,使他们合而为一,有如圣父与祂为一,(若:拾柒.廿—廿一),现在也会俯听我们和全圣教会之企望:使所有的基督徒都能早日,同声同信地举行圣体奥迹,结成基督之妙身,并按基督之愿望,借着信爱之德,联合为一,共成一身。(格:拾.一七)

我们现向东方礼仪之教会谨以父爱表示致意;在东方礼仪之教会内有许多杰出的教父,对于他们有关圣体道理之着作,我们非常怀念。我们知道你们有同我们一样的信德去敬礼圣体:当我们听到你们举行圣祭所诵的经文,见到你们对圣体之敬礼,诵读你们的神学家对于圣体道理阐明与辩护的着作,我们内心实在充满喜乐。

但愿童贞荣福玛利亚,(吾主耶稣曾由之取了肉躯,在圣体圣事中,隐藏在面酒形内,作为祭品,作为神粮的是同一肉躯),诸位圣人圣女,尤其是在世特别敬礼圣体圣事的圣人圣女们,为我们转求仁慈的天主,抚育并加强所有的基督徒对圣体有同一的信德和敬礼,而能联合为一。现在我们的脑海里漾溢着殉教圣人依纳爵的话,他劝导当时非拉德尔非之教友,勿陷于歧途与分裂,而指出圣体圣事是唯一的方法,他说:“你们要努力享用唯一的圣体圣事:因为吾主耶稣的圣体是唯一的;在圣爵里盛的是耶稣唯一的宝血,由同一的主教,在同一的祭台上祝圣的……”(S﹒Ignatius,Epist﹒ad Philad﹒4,Migne P﹒G﹒5,700)

我们乐观的希望,因着敬礼圣体运动的进展,使圣教会和全世界获得很多的益处。可敬的神昆们,最后我们因天主圣宠,怀着慈父的心情,赐与你们,神父,修士修女们,所有协助你们和委托给你们的教友们,宗座之遐福。


教宗保禄六世

1965年9月3日圣庇护第十瞻礼

于就任教宗职第三年发自罗马圣伯多禄大殿

校对:林毓贞

第1页

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20号 邮编:200030 电话:021-64412211 传真 021-64276221
E-mail:guangqishe@163.com